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利比亚反对派密切关注谁在帮助他们


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左)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人加里尔交换礼物

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左)与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负责人加里尔交换礼物

利比亚反对派在推翻领导人卡扎菲的运动中非常仰赖国际的援助。一些国家,例如法国和英国,很早就开始支持反对派,土耳其刚刚宣布要提供支持,其他国家则还没有作出决定。

加拿大外长约翰.贝尔德大步走上讲台,他穿的棉质西装很适合班加西下午的窒热天气,这跟他为这个场合佩戴反对派标志的别针一样合适。贝尔德说:“我很高兴来到这里,为你们以及你们国民经历的艰苦革命,提供我们坚定的支持。加拿大是最初响应联合国制裁的国家。”

最近有许多外国使节来到反对派实际上的首都班加西,贝尔德是其中之一。他藉这次访问来强调渥太华拥护反卡扎菲的使命。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发言人贾拉勒很感谢加拿大的支持。加拿大的查里斯.布沙尔将军领导着联合国支持的保护利比亚平民的北约任务。

*12个国家外交上承认反对派政府*

贾拉勒也感谢给予全国过渡委员会外交承认的12个国家。不过,感激有其限制。贾拉勒说:“外交承认具有非常好的象征意义,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把这种象征转化为具体的东西。卡扎菲在玩弄时间,现在他希望在获得自由的地区出现不满情势。如果我们已经出现的财政困乏继续下去的话,这种局面就会发生。”

*反对派需要更多财务支持*

反对派需要钱来支付薪水,支付所需的训练以便能确保和平过渡。反对派官员说,现在他们需要更多的财务支持。内政部长艾哈迈德.达拉特说:很多特使,尤其是美国、英国和法国的特使承诺为他所督导的警力提供训练和设备,不幸的是,至今什么也没有得到。他希望法国的援助很快来到。

*西方国家慎重考虑支持力度*

外国支持反对派出于很多动机。阿拉伯觉醒运动初期对反对派的支持缓慢开始之后,很多西方国家觉得,他们想要在他们认为正确的历史时刻才加入;而且如果卡扎菲真的下台,他们可不想重蹈美国进军伊拉克的覆辙,美国进军伊拉克之后的混乱情势被广泛归因为缺乏计划。期待北非地区出现一个稳定,友善和产油的友邦本身就具有说服力。

然而,对一些反对派而言,外国介入的原因几乎无关紧要。反对派发言人贾拉勒点出了第一个承认反对派的阿拉伯国家卡塔尔。这个波斯湾国家支持北约的利比亚使命,资助反对派的媒体,最近给了全国过渡委员会一亿美元的现款。贾拉勒说:“卡塔尔有最好的取向,也就是领先今天。他们的做法赢得了民心,日后就会得到回报。这种哲学正在发挥作用,这是很聪明的做法。”

*中俄尚未准备放弃卡扎菲*

但是,并非所有的国家以准备好放弃支持利比亚长期领导人,至少还没有做到。俄罗斯和中国有其自身原因,他们反对外国介入利比亚问题,说这是干预其他国家的事务,但是中国也接待了利比亚政府和反对派运动的成员。

莫斯科和北京与阿拉伯联盟一样,在其他方面有所保留,特别是他们认为北约的任务变了调,从保护平民的任务变成了要政权更替。

如此保留式的途径遭到反对派阵营一些人的鄙视。北约成员国德国对联合国提出盟军介入的决议投了弃权票,反对派军方发言人艾哈迈德.奥马尔.巴尼上校认为,德国的做法令人感到羞耻。巴尼说:“解放之后,北非会出现一个天堂。这个天堂就是利比亚。如果现在不支持我们,就不可能进入天堂。就是这样。”

这种计算方式并没有得到反对派的一致支持,因为这或许只是反映了少数人的挫折感。但是,这可能正是一种过激政策的迹象,很多人希望未来的利比亚能避免出现这样没有节制的政策,也希望现在提供的支持能避免发生这种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