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新媒体好神奇,一进中国就失灵


奥巴马总统特助暨数码策略主任菲利浦斯

奥巴马总统特助暨数码策略主任菲利浦斯

在华盛顿一个智库最近举行的座谈会上,白宫官员以及媒体、政治专家们指出,新媒体如互联网、智能手机、Facebook、推特等,在美国起到了促进民主与公民参与的作用。不过他们指出,那是因为美国是民主政体,新媒体到了中国不但失灵,更可能被政府利用。

由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社交网络如何促进美国民主与公民参与”座谈会,邀请了一批重量级媒体和政治专家讨论新媒体对于民主以及公民社会的影响,其中包括奥巴马总统的特别助理暨数码策略主任梅肯.菲利浦斯(Macon Philips)、曾在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总统竞选小组中任职的明迪.芬恩(Mindy Finn)、乔治城大学政治学教授黛安娜.欧文(Diana Owen),以及皮尤研究中心互联网与美国生活项目主任李.雷尼(Lee Rainie)等人。

*新媒体与传统媒体需混合使用*

奥巴马总统在2008年成功运用社交媒体,让各方开始重视新媒体的力量。奥巴马总统特别助理菲利浦斯说,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组合运用,是成功的关键:“对我而言,这是个新的传播模式,那就是融合传统媒体以及社交媒体,来接触关注这些议题的人们。并不只是告诉他们我们的想法,同时也了解他们的回应,并且有机会与他们对话。”

乔治城大学的欧文教授认为,民主与人有关,而社交媒体也是与人有关。不过他指出,社交媒体以及新媒体让人们更容易在虚拟世界中参与,而不是充满热情地参与真实世界当中的运动。
芬恩认为新媒体在民主社会中能影响政治

芬恩认为新媒体在民主社会中能影响政治

*社交媒体在影响美国政治*

与会的专家们发现,近年来社交媒体能够影响,甚至改变政治人物的决定。当纽约州州议会于6月底讨论同性婚姻法案的时候,共和党州参议员格雷.波尔(Greg Ball)上推特询问选民,是否该对同性婚姻法案投下赞成票。在他收到的回应当中,有位名叫渥肯(Glen Allen Walken),主张小政府的保守派选民留言说“婚姻平等关乎于个人自由、自由权利,以及政府只管好自己。这是纯粹的保守派议题”。波尔参议员最后投下了赞成票。

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竞选小组的明迪.芬恩则举出另一个例子:“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金达尔,我想在2009或2008年,当时州议会的议员们要投票表决,给自己加薪。金达尔州长原本说他不会否决加薪案,但在社交媒体上,包括Facebook、推特等,还有电邮、信件等等,各种沟通管道上,都有很大的反对声浪。最后金达尔州长改变了立场。有的时候,公众的声音与官员所说的互相抵触,而官员们必须就此做出决定,这就是为何我们是代议民主制度。”
皮尤研究中心的雷尼认为新媒体在中国起不了作用

皮尤研究中心的雷尼认为新媒体在中国起不了作用

*新媒体一进中国就失灵*

“茉莉花革命”从突尼斯、埃及等地传播开来,促成政权的更替,但这风潮进到中国就消失了。皮尤研究中心的互联网与美国生活项目主任李.雷尼(Lee Rainie)认为,新媒体不但在中国会失灵,更会成为政府用来打击异议人士的工具,他向美国之音分析说:“新媒体在不同文化中可能就失灵。这样的工具是能够被监视的,如果是个独裁政权,是个极权国家,监视着社交媒体空间,并且监视电话网络,知道谁在网上贴了什么文,谁又是哪个团体的领导人,谁又在互联网上有影响力。在这样的文化当中,会利用这样的监测,来找出并且击破反对该政权的人。”

雷尼强调,过度信任新媒体能够在极权国家中起到作用,可能达不到原先预料的效果:“并不是拥抱科技,就一定能够推翻你不喜欢的政府,就一定能够在你认为应该进行社会改变的地方,影响导致社会改变。非常不同的文化就会有非常不同的反应,不同的政权有不同的能力,来关闭互联网。”

中国不仅有能力对于本国互联网进行严密审查,对于其他有威胁性的社交媒体,如Facebook、推特等,除了封锁其在中国境内的服务,更直接展开金钱攻势。根据美国科技博客“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报导,中国的国有企业“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有意收购Facebook的股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