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反对派为后卡扎菲利比亚进行规划


利比亚后卡扎菲时代正在规划中。图为利比亚的汽车司机在的黎波里排长队等待加油时互相交谈。

利比亚后卡扎菲时代正在规划中。图为利比亚的汽车司机在的黎波里排长队等待加油时互相交谈。

利比亚反对派推翻卡扎菲的战斗停滞不前,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们规划一个没有卡扎菲的利比亚。

反对派的工作似乎有些杂乱无章。 首先是他们的反对派政府名称。他们在“全国过渡委员会”这几个字的形容词顺序上举棋不定,但是重点在于,他们希望强调的是这个组织既是全国性的,也是过渡性的,有点临时性质,而且包含了所有的利比亚。

*有人担心东部势力驾驭新政府*

基地在东部的“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开始就说,它要的是一个团结国家,以的里波里为首都。利比亚西部和海外的一些人士曾经表示,他们担心东部势力会主导任何一个新的政府。利比亚有地理上的分隔,那就是,广大的沙漠把北部沿海的城市区隔开来。

更明显的分隔或许是政治分歧。长期以来,东部人觉得,他们受到卡扎菲政府和他在西部的盟友的轻视。

*东部致力于和西部的反对派合作*

但是,即使战斗切断了反对派和西部反政府力量的联系,在班加西的反对派官员说,他们正在尽力和西部的反政府力量通力合作。反对派的内政部长达拉特是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执行委员。

达拉特说,他认为一些在西部的反对派已经能建立他们自己的委员会,并且和在班加西的反对派官员一起协调运作。他相信这将确保卡扎菲下台后的顺利过渡。

*东部反对派为卡扎菲下台后作准备*

在东部的反对派现在正在为卡扎菲下台这个日子进行筹划,他们在草拟一部临时宪法,尽管细节还不确定。他们想扩大委员会规模,以便能确使委员会代表整个国家,这个做法是为了表明他们无意垄断权力。他们还希望在一年内,先后举行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为了显示委员会的中立立场,一些委员会成员还保证不会参加选举。

*过渡委员会还无法应付所有需要*

过渡委员会成立至今究竟发挥了多大效力呢?答案是效力不均,委员会还没有办法应付一些基本的服务。

在班加西的一个银行,当地人塔利克站在柜台前,他感到很挫折,因为银行又短缺现款了。塔利克说, 这些日子以来,用钱很困难,因为银行限制个人的提款数目。他觉得,即使国外注入了现金,但情况更加恶化。

还有电力短缺的问题。当地委员会规划了限电措施,一天限电时间达8小时。但是在反对派展开的战斗情况下,情势或许可能更加恶劣。东部的城镇遭到围困,这让军事保护成为当务之急。

与此同时,反对派开始组织管理当地事务,很多事情--从行政管理到打扫街道都有义务工作者帮忙。 这对那些几乎一辈子都在卡扎菲指令下生活的人而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全国过渡委员会发言人贾拉勒指出,利比亚人将继续克服缺乏政治基础架构,以及没有民主决策传统等问题。他说,随之而来的是人们与生俱来的自由感和责任感。

贾拉勒说:“这跟正义是一样的。我们都有正义感。所以虽然40年里我们没有这个制度,但是人们有正义的概念。人们了解宽容和自由的概念。我认为,民主体制的指导原则一旦设立了,就会很容易被接受。”

这是个有希望的开始,但利比亚反对派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是起义成功,比如在埃及,也很难建立一个更有代表性的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