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遭打案被拒立案


中国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资料照片)

中国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资料照片)

中国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4月初被地方干部打昏。常坤启动法律程序状告责任人,但是,安徽省阜阳市下属县级法院,以建立“和谐社会”为由拒绝立案。

*仍未立案*

中国知名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4月初在家乡安徽临泉县参加公益活动时被当地干部打伤。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名与会者现场目睹了打人经过。中国的《南方都市报》、香港《南华早报》和台湾、日本、美国等国际媒体报导了这一事件。

常坤5月份启动民事诉讼程序,追究当事者刑事责任,并要求被告赔偿。不过,案件管辖地阜阳临泉县人民法院拒绝立案,并一直拖到现在。常坤今天对美国之音说:“没有进展,法院不受理。”



*法院说法*

常坤说,法院不受理的原因是,法院要和公安机关协调。他说:“院长对我的律师说,这个事情公安机关正在处理,(法院)要和公安部门商量商量,要和城关镇的书记商量商量。”

美国之音找到临泉县人民法院院长窦灿辉。他说:“我在外地学习,现在不在临泉,我要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法院庭长王素勤的办公电话,案件被告的电话等均拨叫不通。

*律师解析*

常坤的律师姬来松认为,常坤案反映出中国司法制度执行时显然受到地方势力影响。他说,常坤提出的民事赔偿和公安机关的刑事侦察本来并不冲突:“两个并不冲突啊,公安机关是公安机关的,要求法院处理的是民事方面的赔偿,我们(现在)又没有说,追究他的刑事责任。两个不冲突。他们的理由就是要建设‘和谐社会’。”

姬来松说,司法当局把国家的法制建设和所谓“和谐社会”对立起来,无视常坤这样的艾滋病维权活动人士遭受刁难和打压。

报导说,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常坤及其家人,不断受到地方政府和黑社会势力的骚扰和打压。除其本人被人大打出手外,1999年临泉镇以修路为名,强制拆毁常坤父亲的商业设施而没有赔偿。

*继续维权*

常坤对美国之音说,凭他本人的知名度,还受到如此打压,更何况无名百姓。他说,要推动新的维权活动:“对施暴者提起民事诉讼这是一定的。其次,如果公安机关如此没有作为的话,我们对公安部门也要提起刑事诉讼。”

常坤还说,他要在下个月召开的全国爱滋病工作者会议上,提出共同检讨艾滋病维权人士的人身安全议题,并且研究防范措施,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声援中国艾滋病防治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