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老人·谣言·政治·热闹


日本“产经新闻”错误报导江泽民已去世

日本“产经新闻”错误报导江泽民已去世

在一般情况下,在一般国家,一位即将85岁的老人,即使是一位退休国家元首,行将85岁,身体不适,病重,已经去世,或没有去世,这样的消息或传闻不会成为非同一般的大新闻。

然而,中国的情况非同一般。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可能病重或已经去世的传闻7月5日半夜时分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流传开来之后,中国当局全面开动新闻出版检查以及网络信息封锁机器,对有关的消息实行全面的封锁。

在当局的封锁措施之下,中国的长江也从中国的互联网网络空间消失(参看美国之音7月6日的详细中文报导:“世界媒体看中国:江泽民‘被失踪;’”“当局急阻涉江帖 平添多少敏感词”)。这种比人咬狗还离奇的新闻,显然使世界各国的记者兴奋异常。

*外国记者的娱乐*

报导这样的离奇新闻使外国记者得以把工作和娱乐结合起来,使工作变成娱乐,娱乐变成工作,让他们好像返回了童年,让他们得以充分展示自己的正经、假正经、幽默、冷峻、深邃、博学、认真、风趣、欢快......他们甚至借此机会相互逗趣打闹。

法国的《巴黎竞赛》画报网站发表的一篇报导,可以说是一个很显眼的例子。

尽管中国官方媒体7月7日星期三正式否认江泽民已死,《巴黎竞赛》画报发表的亚尼克·维里的报导依然是洋溢着调侃。这篇报导的题目是:“江泽民的真假死,” 副标题是:“中国前国家元首(1993-2003)依然活着么?官方媒体要人放心,但谣传依然在网络间流传。”

维里报导的正文依然是这种欢快兴奋的口吻,而且在欢快中还不忘揶揄一下日本的新闻界同行:

“国家机密。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将作为镇压1989年天安门示威抗议的人之一载入史册。自星期三他死亡的传闻传出之后,中国的网络信息审查机构超忙碌起来。应当说,这一次北京的传播机构被弄了个猝不及防。......网民立即通过社交网络把消息传开来,尽管很多关键词......立即被封杀,其中包括江泽民的‘江’字。星期四,日本的《产经新闻》还发出报导,证实中国这位前强人死亡,从而再添一份乱。”

*《产经新闻》受揶揄*

不幸的《产经新闻》被揶揄也只能暗自苦笑。7月7日,在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发出正式否认之前的几个小时,跟日本其他主要报纸一样向以严肃持重著称的《产经新闻》为江泽民去世发出一份网络版号外。

《产经新闻》号外的通栏大标题是:“江泽民(84岁)死去”。副标题是:“(江的去世)影响中国的权力格局 /(江乃)习近平的后盾 / 前国家主席。”

《产经新闻》的这个大错不但被远在法国的《巴黎竞赛》画报揶揄,在日本国内,总部设在东京的网络新闻网站J-CAST新闻网也拿它来当笑柄。7月7日,J-CAST新闻网发表一条新闻,标题是:“江泽民是死是活?《产经新闻》对新华社、对面决斗。”

*日本报纸的严肃持重*

与此同时,日本其他主要报纸则依然遵循严肃持重的路线,进行一本正经的报导。例如,《日本经济新闻》7月7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岛田学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否认江泽民死去 / 消息来源说他‘健康状况恶化。’”报导说:

“好几个中国消息来源7日表示,传说中健康不佳的江泽民前国家主席‘虽然没有死去,但状况不妙。’这些消息来源证实江的状况在恶化。但是,对于江泽民已经去世的报导,中国国营的新华社7日援引多位政府官员的话说,‘有关的报导纯属谣言。’”

*英语报纸的活泼调皮*

与几乎总是一本正经的日本报纸报导相比,英语世界的报导就显得明显活泼,甚至非常活泼。澳大利亚主要报纸之一《悉尼先驱晨报》7月8日发表一篇报导,其标题干脆玩起了文字游戏:

Beijing rules: don't speak ill of Jiang

这种文字游戏让翻译绝望,因为它一语双关,既可以表示“北京裁定:不准说江坏话,”也可以表示“北京裁定:不准说江有病。”翻译只能是一次选择一种,难以同时包含两种的意思。

《悉尼先驱晨报》在那文字游戏的标题下,转载的是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基斯·里奇伯格6日发表、7日更新的一篇报导。

华盛顿邮报里奇伯格报导的原文,其标题一本正经,一点也不调皮:“中国封锁互联网有关江泽民的搜索结果;否认有关他死亡的报导。”

里奇伯格报导的内容也中规中矩,十分稳健严肃:

“中国的媒体审查机构星期三开始封杀一些词的互联网搜索结果,试图扑灭有关患病的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健康状况的传闻猜测。星期四,官方的新闻通讯社否认他已死报导,说那都是‘纯属谣言。’

“上个星期五江泽民没有同其他高级领导人一道出席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活动。自那时以来,有关84岁的江泽民濒临死亡或已经死亡的传闻在微博网站满天飞。多年来一直有谣传说,江泽民患病。”

*主戏是互联网封锁*

在过去两天有关中国的报导中,中国当局互联网信息审查机构的封锁和中国网民斗智斗勇、突破当局信息封锁是世界媒体报导的重点。

与里奇伯格相比,路透社7月7日发表的驻北京记者本·布兰查德和魏遂礼(译音)的报导,又显得轻松愉快了很多。该报导的题目是:“富有创造性的中国人绕过网络审查机关搜索‘江大伯。’” 报导说:

“这是中国互联网上最热门的一个话题,但是当局不准许任何人谈论。

“在海外媒体报导了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死去之后,中国内行的互联网用户就不断找到富有创造性的途径翻越互联网国家防火墙。所谓的防火墙是中国保安当局设立的互联网屏障,用来干扰或阻断人们从网上获取当局认为是过于敏感的信息。

“在中国的微博或搜索引擎搜索栏中键入‘江泽民,’人们所能得到的只是被屏蔽的网页或慢腾腾的连接。在博客里写‘江泽民’这个名字,人们就会受到信息审查机关的格外关注。敏感的言论常常一上网就消失。

“但中国人使用‘江大伯,’‘超级垂帘听政者,’‘前皇帝’之类的词语,来进行跟这个问题相关的活泼的辩论,虽然这种辩论让局外人不摸头脑。”

*滑稽又深沉*

英国伦敦《电讯报》同日发表的报导标题,则让读者不禁觉得它话里有话:“中国坚持说,有关江泽民死亡的谣传是假的。”

《电讯报》报导的重点也在中国当局的网络封锁和中国网民的突破封锁,报导既滑稽又深沉:

“网民搜索中文的‘江泽民’或搜索江河的‘江’字,会得到新浪网微搏网站的警告,说这种搜索是非法的。”

“于是,新浪微博那里就开始出现一些有关这位前领导人的帖子,他的姓氏用英语‘River’来代表。”

“互联网上围绕着中国一位前领导人是否死去这一话题的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凸显出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依然多么神神秘秘,以及在互联网普及的一个社会维持这种神秘多么困难。”

*中国特殊的政治*

对外部世界来说,一个84岁的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成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一个不能公开报导或谈论的话题,成为千百万互联网用户跟当局斗智斗勇的由头,这种奇异的政治现象让人很难理解。

华尔街日报记者杰里米·佩奇及时写出一篇报导,给人们解惑。佩奇报导的题目是:“为什么中国试图封锁屏蔽有关江泽民的议论?”报导说:

“在外部世界看来,中国试图封锁屏蔽人们谈论前国家主席显然是生病的事情,这或许显得不必要,也是徒劳,毕竟在过去的几天里有关的言传已经在互联网上迅速传开了。

“但是,中国共产党非常清楚,现任和前任领导人的死亡在过去常常会引起政治动荡。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在1989年,(胡耀邦之死)引起要求民主的抗议示威。

“因此,公开讨论党的领袖的健康一直被严格禁止。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这些领导人年龄一般比外国领导人大,但他们依然试图给人一种富有青春活力的印象。”

印度的主要报纸《印度教徒报》驻北京记者安南思·克里什南在7月7日发出的报导中,则对有关江泽民生死的谣传所显露出来的独特中国政治做出了这样的一番介绍:

“本星期有关(江泽民生死的)谣传起因于他没有出席7月1日(中共庆祝成立90年)庆祝活动。前总理李鹏和朱熔基都参加了那些活动。”

“在200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活动中,江泽民被给予突出的报导。很多中国分析人士认为,这反映出他退休多年之后依然可以继续在幕后发挥相当大的影响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