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或因地方债务“崩盘”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可能殃及整体经济而导致“崩盘”。图为消费者4月15日在北京一个鞋市场挑便宜货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可能殃及整体经济而导致“崩盘”。图为消费者4月15日在北京一个鞋市场挑便宜货

中国地方政府积欠的庞大债务到底有多糟糕?在一些人看来,它已经令政府陷入无可作为的两难境地;而这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引爆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7月6日由中国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了多年形成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存在的风险隐患。尽管政府列举出几条措施,要求就此做出整改工作,但是许多分析对此并不看好。

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对美国之音谈及他的看法时直言,他对这个问题的前景并不乐观。

他说:“现在地方政府大规模的举债,实际上已经到了要破产的地步。我觉得从中央来讲已经管不了它们了。它们现在的自主权也很大。但是,最后这个后果会是要全民来背,如果说一旦产生‘崩盘’这样的事情。”

根据日前国家统计署发布的数字,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已经超过10.7万亿元人民币。而评级机构穆迪的估算数字比中国官方数字更高出3.5万亿元。

在纽约时报刊载的一个关于中国地方债务问题的论坛上,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政治经济学教授黄亚生说,西方许多经济学家在为中国积极果断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叫好的时候,其实根本不明白中国政府如何积极果断。他说,地方政府一拥而上地搞出自己的计划,而这些地方投资平台却导致其债台高筑。

黄亚生说,投资热潮中相当大一部分可能根本是浪费,并必然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形成坏帐。

他将中文的“危机”一词拆分为“危险”和“机会”两个词,并如此加以解释:腐败的地方政府官员看到的是大量为自己敛财的机会;而中央政府却完全忽视了潜在的危险。

北京学者章立凡看到的也是同一番景象。

他说:“现在各级政府都是在无限地扩张。无限地扩张自己的权力;无限地扩张自己在财政上的用度、开支。所以说,不靠举债,实际上有很多事情是难以为继的。而各种的政绩工程,什么‘钓鱼工程’等等,目的其实都是要从中给自己捞取好处。”

章立凡将地方政府自我扩张的现象比作癌细胞的克隆。他认为中央政府说要解决,但是除了他称之为“昏招”的提高准备金率的作法,也没有什么有效办法。

许多经济学家,其中包括中国官方学术机构的经济学家,都对央行提高准备金率的负面效果发出警告。他们认为,这样的作法伤害到的其实是中国经济中最活跃的成分,也就是中国的私营中小企业;因为银行在紧缩政策下不会给“央企”断奶,没奶喝的只有那些私企。

章立凡提到这样一个现象:眼下民间贷款相当活跃,而中小企业只能通过这种高利贷方式筹集资金。他说,照这样的趋势,如果再不对这样的政策加以调整,可能在接下来几个月看到大量中小企业破产。

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经济社会学教授宋丽娜在纽约时报的论坛上也谈及中国私营企业因中国抑制通胀收紧银行信贷而遭受的冲击。她说,因此倒闭的公司已经开始激增,而其后果令人堪忧。

面对这样的境况,政府该如何作为?章立凡说,国内经济界对于当前的地方债务状况,以及政府的经济政策持两种极端看法,要么过于悲观,要么过于乐观。他则认为,中央的经济政策多为“昏招”,没有一个真正奏效的。

章立凡认为,当前的这些问题如果无法得以有效解决,将会引发社会动荡。

他说:“因为如果中小企业大量倒闭的话,首先失业问题就会出来,那么就会引发社会动荡。那么再加上原有的地方的维权事件、群体事件等交错在一起,也就是说政治、经济、社会这几条曲线同时到了某个临界点的话,有一个总的爆发,那是非常危险的。”

章立凡认为,造成这个“怪圈”的是体制,因此靠技术手段是无法解决的。他说,政府在这些问题上有危机感,但是在作法上却依靠的是打压手段。章立凡说,他现在还看不出政府在这方面有改变的迹象。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