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贪官何其多 一信抖出29


因为揭露腐败和社会不公而被判刑12年的山东记者齐崇淮,据报导发出一封信,揭露当年不少官员行贿要求不要报导负面新闻。但是,被举报的一位前宣传部官员说,此案公安机关已有调查,具体细节他不记得。

互联网上7月9日了出现一封揭露地方官员向记者行贿的举报信。这封信的举报人据称是北京《法制早报》前驻山东记者、现在枣庄监狱服刑的齐崇淮。信中举报了包括地方新闻官员、党政干部、执法人员、医院、烟草专卖局等机关工作人员共29人。举报信中列举了这些人的姓名、职务、家庭住址、电话等信息。

举报信说,齐崇淮在地方公安局对他所做的笔录中说,被举报人为阻止媒体曝光负面新闻,曾向他和其他记者行贿,数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维权记者齐崇淮早年因揭露山东滕州市委豪华办公楼事件于2007年被判刑四年。今年6月,当地法院在他即将刑满之际又以敲诈勒索罪与职务侵占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3年,合计执行12年。扣除已经服刑的4年,齐崇淮还要再坐八年监牢。

*昝爱宗:举报信可信度高*

浙江独立作家昝爱宗认为,这封举报信很可能就是齐崇淮所发,且举报内容的可信度比较高。他对美国之音说:“本来他可以到期出狱的,但现在又不能出狱。他可能以前对这些官员的腐败有保留,不愿意得罪更多的人,怕得到更多的打压。这一次他一看打压已经超过他的预期了,他有可能就把他所有掌握的一些官员腐败的秘密举报出来。”

昝爱宗说,这封举报信能够被带出监狱肯定是费了很多周折,因为地方势力非常强大,而以实名制在网上揭露腐败内幕,对于惩治腐败分子会起到一定影响。 他说:“中国官方对腐败分子的查处主要是看互联网的影响大不大,如果这些材料都上了互联网了,那官方的压力非常大,所以会根据这个情况进行处理的。”

*山东原宣传部官员:行贿细节记不清*

被举报人之一是滕州市原宣传部副部长朱瑞国。举报信说,2006年滕州市辛绪淀粉厂发生玉米罐砸死九人事件。当时朱瑞国曾给了齐崇淮4000元,叫他不要报导这件事。

几年前调离滕州市委宣传部的朱瑞国对美国之音说,他知道齐崇淮被抓了,但是对于齐崇淮在狱中举报自己的事情并不知情。朱瑞国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对于是否给了齐崇淮钱,他没有正面回答。

朱瑞国说:“当时搞过调查也搞过笔录,可以问一下宣传部,或者是公安部门。调查结果就是有这个事情,具体的详细细节真的记不清楚了。”

*高瑜:新闻界行业腐败 舆论监督缺失*

浙江独立作家昝爱宗说,中国的记者圈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记者要为报社完成创收任务。记者如果拉不来广告,一般有两种方式可以弄来钱:一是出了负面新闻管地方要封口费;二是叫官员和企业出宣传费,在报纸上为其歌功颂德,传扬美名。

北京的新闻工作者高瑜说,这种现象在地方尤为严重。官方为了保乌纱帽而封杀新闻;记者拿了钱而瞒报新闻。她说:“它是进行这种利益交换,这也是整个行业腐败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情况。”

高瑜说,新闻界的腐败使其无法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损害了百姓的知情权。高瑜说,这其实是目前全社会整体道德败坏的一个侧面。她说,唯有进行政治改革才可能从根本上铲除腐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