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VOA专访:达赖喇嘛深信世界将更加民主化


达赖喇嘛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达赖喇嘛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达赖喇嘛说,时代变了,西藏的制度也在变。他放弃政治领袖的职务就是为了改变西藏政教合一的制度,使之走向民主化,让西藏成为一个自由的地方。中国属于中国人民,治理国家的最佳办法就是建立民主制度。专制是没有前途的。

达赖喇嘛7月12日星期二下午在华盛顿接受了美国之音中文部记者宁馨的专访,谈他为什么辞去西藏流亡政府首脑职务,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的谈判,藏人和中国民众的精神追求,藏文化的未来以及对中国人民的希望。

采访视频:



宁馨:自从四个月前辞去西藏流亡政府首脑职务以来,您的生活有了什么变化?

达赖喇嘛: 没有多大变化。因为从2001年到现在的10年里,我们都是通过选举产生政治领导人。所以自那以来,我的地位没有什么变化。主要的工作和主要的决定由选举出来的官员来做,而不是由我来做。所以,我的生活并没有多大变化。当然,从心理上,我们说是退位了,我卸下了这些政治责任,感到轻松多了。我可以拿出精力、时间去从事对于我作为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此而言,我认为,这对生活幸福是很重要的。人的终极资源存在于我们自身。大多数人表示,他们并不这样看。他们认为只有金钱或者其它物质的东西才是幸福的根本来源。这是不对的。所以,我的道德承诺是教育民众,至于他们是不是有宗教信仰,那都无关紧要。我要做的第二件事是宗教和谐。现在我可以在这两件事上面多花一些时间了。

宁馨:您退休对西藏流亡政府与中国政府间的谈判会有什么影响?您将完全置身于这个过程之外吗?

达赖喇嘛:是的,肯定是不参与了。我不再担负那方面的责任了。但如果新的领导人需要我的帮助,我随时都可以。

宁馨:您和中国政府打了六十年交道。您从这60年的经验中学到了什么?

达赖喇嘛:是的,有60年了。第一个教训是,我对马克思主义曾经非常痴迷。那时,我非常希望能够加入中国共产党。哈哈,就经济理论上来说,我现在仍然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这是一个影响。后来呢,到50年代中期,情况变化了。很明显,我非常厌恶虚伪。他们嘴上说的漂亮,但做的却是另一套。过去50年中,压制太沉重了。所以,我真正地尊重和羡慕民主跟自由。

宁馨:您和从毛泽东到胡锦涛在内的四代中国领导人都打过交道。我们知道,习近平很快就会成为中共新一代最高领导人。您对他的印象是什么?对他有什么希望?

达赖喇嘛:我对习近平了解的不多。当然,我对他父亲习仲勋非常熟悉。他人非常好,性格活泼。我没有见过习近平。有人说,习近平就是年轻时的习仲勋,他的思想更开放。不过,我不了解他。

宁馨:很多中国民众认为,政府动用了大量资源发展西藏,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中国内外的藏人有那么多不满。 您认为西藏人民是不知感恩吗?

达赖喇嘛:不,我们都是人。中国人自己也是一样,仅仅有饭吃、有房住的是不够的。我们是人。我们热爱其它的一些价值。印度总理在访问华盛顿的时候说过,在经济上,印度落后于中国,但是印度有中国缺乏的一些基本价值,这就是民主、自由、法制、透明、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等。这些是人类的基本价值。中国总理温家宝自己在好几个场合也说过,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展,现在需要政治改革。他是公开这样说的。和他一样,中国国内现在有很多有关自由的类似讨论。

所以,说到藏人,首先,藏人和其他人一样。我们热爱自由。但现在有太多的限制,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我们藏人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字。我们的语言和文字承载着非常丰富的宗教传统和宗教哲学。而西藏当局对这些东西施加了很多限制。他们企图封锁宗教和文化,这对藏人是极大的伤害。粮食和房子是必要的,但主要的东西是我们的文化,我们有着1000年历史的精神。如果有人不在乎这些东西,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呢?

宁馨:您刚才提到,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作为一位精神领袖,你如何评价今天中国民众的心态和精神状态?

达赖喇嘛:从我了解的一些信息看,一些中国人,包括许多党员,都对精神的东西越来越有兴趣。最近几年,有越来越多从中国来的人、汉族的兄弟姊妹来看我。他们见到我的时候禁不住都哭了。他们对佛教表示了真诚的兴趣。据了解,中国大陆的佛教徒接近3亿人。不管怎么说,中国从历史上说就是一个佛教国家。我1954年到55年年间在中国时候,中国有很多寺庙。世界上很多国家是物质至上的,人们什么都有,百万富翁、亿万富翁,但他们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他们中有些人逐步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东西。所以,中国的经济是上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但人们还是觉得缺少点什么。只有金钱是不够的。人们现在腐败问题严重。腐败说明,人们没有了原则,没有了道德原则。

宁馨:中国的年轻一代有很多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他们应该关心西藏?

达赖喇嘛:是的,有很多中国人不关心西藏。所以,中国政府必须关心西藏。我觉得,对那些对佛教感兴趣的中国人来说,藏传佛教和西藏文化可能会对千百万汉族兄弟姊妹都是有用的。

宁馨:我们来谈谈世界局势。您如何看待今年以来中东发生的民主化浪潮?您认为这一浪潮对于中国和西藏人民有什么启示?

达赖喇嘛:自从柏林墙倒了以后,我们看到专制制度是没有未来的。毕竟,世界属于人民,每个国家都属于人民,而不属于一个政党,一个国王,或者精神领袖。同样的,中国属于中国人民。所以,治理国家、管理民众的最佳办法是在民主制度下让人民自己管理自己。这是最好的办法。将来,全世界都必须变得更加开放,更加民主化。

宁馨:您对于西方国家干预中东地区(如利比亚)有何看法?

达赖喇嘛:首先,情况相当复杂。我们要逐一进行研究和判断。比如干预伊拉克和阿富汗,动机很好。我认识美国前总统布什,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知道,他的动机很好。不过,干预的方式产生了不少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就具体情况做出判断。

宁馨:您此次到华盛顿还剩下四天时间,目前还没有白宫邀请您会晤奥巴马总统的消息。你对此怎么看?

达赖喇嘛:我这次来的主要的目的是弘扬佛法。我跟美国总统很熟。如果有机会见个面,我自然非常高兴。

宁馨:您的代表跟北京举行过多轮对话,您认为和中国领导保持接触的意义何在?

达赖喇嘛:无论中国政府承认不承认,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很多的问题。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也知道有问题。他们必须解决问题。如果只是知道而不解决,或者只会使用武力,这是很愚蠢的。中央政府迟早必须找到合理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央政府总会务实地对待这个问题。

宁馨:您宣布退休了,那您的继任者呢?您的继任者会以任何方式参与政治事务吗?

达赖喇嘛:不会。我的退休实际上结束了长达近四个世纪的由达赖喇嘛担负政教领袖的制度。这个传统持续了四个世纪。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西藏只属于藏人。西藏政府或者帮助西藏和藏人的各种组织都应该遵循民主的方式。我是有意地和自愿地结束这个400年的传统的。如果人们希望保留这个制度,这个制度会保留下去。不过,现在,未来的达赖喇嘛无疑不再会参与政治领导。

宁馨:您为什么选择现在,而不是更早或者更晚来结束这个制度呢?

达赖喇嘛:我已经说过,需要这个位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应当做的事情就是选举,让西藏成了一个自由的地方。选举是民主制度的核心。所以,我在想,为什么要等呢?我要改革这个制度的愿望是从小就有了。我知道西藏的制度是有些落伍了,必须改变。现在我感到很高兴。

宁馨:世界许多古老文化和原住民文化都在市场经济、全球化和城市化浪潮的冲击下衰落甚至消失了。您对西藏的文化和传统是否也存在这种担心?

达赖喇嘛:西藏文化,也就是我所说的佛教文化,存在于藏人之中。佛教作为一种宗教主要存在于个人。我通常把藏文化界定为非暴力文化,和平文化,慈悲文化。所以,西藏文化不只是西藏人的兴趣,而是任何民族的兴趣。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厌倦了暴力、欺骗和剥削。而西藏文化富于情感、诚实、真实。我觉得这种文化是一种有用的东西。如果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年轻人能够多关注西藏文化,他们肯定会从中受益。

另外,藏传佛教并不只是一种宗教、一种信仰,它还是对人类心灵、人类情感的一种阐释。一些西方顶尖的科学家对对藏传佛教传统里面包含的情感信息和心灵信息表现出实实在在的、相当认真的兴趣。所以,科学在发展,藏传佛教的也越来越有吸引力。

过去30年来,我和科学家们有着很深入的交往。现代科学对心灵、对情感仍然存在很多的问题。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藏人的传统中包含了对许多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也还缺少一些东西。就物质方面说,佛教文化还需要科学提供更多的信息。藏人的传统和现代科学结合起来,就会很完整了。

宁馨:您希望向中国人民传达什么信息?

达赖喇嘛:中国人民有着近5000年的文化传统。中国人民勤劳肯干,总的来讲,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我们尊敬和钦佩他们。中国人民在追赶物质价值的同时,不应该忘记自己数千年的传统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