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郭美美的看点


2005年中国红十字会人员点算人们的捐款

2005年中国红十字会人员点算人们的捐款

郭美玲,微博昵称“郭美美baby,” 凭炫富而一夜成名,成就了臭名,臭了自己,臭了中国红十字会,臭了中国,也牵连了绝对跟郭美美事件毫无瓜葛的美国《时代》杂志,弄得《时代》杂志哭笑不得。

为了诉说《时代》的冤屈,解说该杂志的新闻报导理念,该杂志驻北京记者汉娜·比奇7月12日发出一篇报导说,在郭美美成名之后,“一个有心的匿名设计师把时代杂志的封面跟郭美美的图片搭配在一起,在网上张贴出来。这封面立即在中国火起来。封面上的英语‘I am not the hero, I am a fool‘(我不是英雄,是傻子),并不是时代杂志的好编辑会写得出来的。那张图片的电脑加工很差。尽管如此,一些中国网民为此严厉谴责《时代》杂志居然宣扬中国的一个浪荡女。当然,把一个人放上《时代》杂志的封面,并不意味着杂志赞同那些上封面的人。希特勒和本拉登都上过封面。但郭美美的《时代》杂志封面是假的。”

*腐败的中国特色*

20岁的郭美美通过新浪微博炫富,并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使本来就十分怀疑官办慈善机构的中国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更加怀疑。官办机构贪污腐败乃至政府机构贪腐,就像问题食品、有毒食品一样并非中国特色,可以说世界各国难免发生。但中国毕竟是中国,中国特色就是要比其他国家更特一些。

印度的主要报纸《印度教徒报》驻北京记者阿南斯·克里什南在7月4日发出的一篇报导中,以寥寥数语,为印度读者活灵活现地呈现出中国特色:

“(郭美美事件成为中国公众热烈谈论的话题。)在很有人气的门户网站天涯,一位用户提出,在政府官员贪污腐败得到广泛认可的情况下,人们对这个20岁的女孩大发怒气是发错了地方。

“几个小时之后,这一评论,连同几十条类似的评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国慈善事业困境*

显然没有什么过人的绝技的郭美美炫耀财富,并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令公众自然而然地怀疑中国红十字会资金有大量的浪费和滥用。尽管郭美美后来声明她的总经理头衔属于子虚乌有,但中国公众对官办慈善机构的怀疑早已冰冻三尺,不会被她的声明和解释所融化。

《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爱德华·黄7月3日发表一篇报导,题目是“网上丑闻凸显中国人不信任管办慈善机构。”报导在解说中国慈善事业的困境的时候这样说:

“一直有人提出中国的富人是否太吝啬。在(美国著名的投资家和慈善家)沃伦·巴菲特和(慈善家)比尔·盖茨去年到北京宣扬慈善事业的时候,也有人提出这个话题。一些人说,很多中国人不愿意把自己的财富捐出来,因为他们担心钱财会流入一个贪污腐败的组织。”

*官办慈善机构可疑*

不幸的是,中国官办的慈善机构,尤其是中国红十字会,被广泛认为贪污腐败,不可信。中国红十字会收取大量的手续费,其慈善捐款的去向和用途缺乏透明,强化了公众对它的贪污腐败的印象。中国公众普遍抱怨,每一次发生灾害,红十字会收取大量捐款,都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不当收入,等于是发国难财。

用谷歌搜索引擎搜索“红十字会,国难财,”可以得到大约87300搜索结果,其中有些是谈中国红十字会发国难财,有的是谈红十字会内的贪污腐败分子发国难财。不管是谁发国难财,中国红十字会本身受到质疑。

7月12日,中国《南方周末》发表一篇长篇分析性报导,题目是“‘中国特色’的红十字会:官办的‘民间慈善组织。’”该报导指出,中国红十字会的官办垄断地位,是导致问题、导致公众难以信任的根本原因。报导说,“在中国红会现有机制中,捐款人在红会官网上的捐款查询系统只能查询善款是否到账,而没有善款流向、使用情况的告知。”

中国官办的垄断性慈善机构受到公众的批评可以说由来已久。例如,在2005年4月28日,中国的《燕赵都市报》就发表文章,题目是“垄断阻碍中国慈善事业成长。”文章说:

“‘中国不缺少善良慷慨的人,但慈善事业领域中的垄断,无法吸引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公益精神的人士进入慈善领域。’对此,不少专家学者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仔细掂量专家所言,看一看国外慈善事业的发展模式,就会发现:慈善领域的垄断,已成为行善的重大障碍。”

*中国公众的无奈*

然而,中国的报纸都属于一党制下的官方报纸。中国的报纸可以详尽地分析中国官办慈善机构的许多问题,但不能触及最根本的问题,这就是垄断导致浪费,导致滥用,而中国官办的垄断性慈善机构是中国执政党权力垄断一部分。

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因为坚持呼吁结束中国执政党的权力垄断而被官方消失在监狱中。而将郭美美所显示的中国红十字会问题跟官方贪污腐败联系起来的网络言论,也被官方消失在网络空间中。

署名“单士兵”的一位时事评论员在中国《华商报》上发表评论,表现出公众在一党垄断权力的中国的无奈:

“中国红十字会始终不愿意以足够的坦诚与公开来回应民意,其公信力也在民意炮轰中慢慢消减。既然无法自证清白,就应该让司法来还原真相。悲哀的是,现在司法力量的指向只是郭美美,而不是红十字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