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香港人权活动人士运用电台传播使命


香港

香港

即使在这个以互联网为基础的通讯和社交媒介时代,亚洲一些活动人士仍然把无线电广播视为传达信息的一个重要工具。但是,亚洲社区电台的成长也面临很多挑战,其中最主要的挑战是技术困难和新闻审查。这些广播工作者正致力克服技术和政治的限制,希望将信息传递给他们的听众。

每年的7月1号,成千上万的香港人都会走上街头,表达他们对在中国统治下的生活的关切。但是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能够透过无线电广播发出他们的诉求。

郑经翰是一名政治评论家,同时也是前香港立法会的议员。2004年时,他工作的广播电台突然取消了他很受欢迎的广播脱口秀节目。

郑经翰说:“我想那是电台的自我审查,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节目也许冒犯了亲中国的团体。”

郑经翰希望通过推动香港政府采用数位化广播来增加香港有限的广播频道。数位化技术可以让同一个频率容纳多个广播台,而目前的一个频率里只容许一个广播台。

郑经翰说:“我们有技术上的困难,因为香港四面环山。由于地理因素和7座发射台的位置,我们目前的7家调频广播电台占用了49个频道。”

*设置更多频道*

香港政府表示,他们预期将设置更多的频道以满足对数位化的需求。但是有些人表示,香港广播频道的限制不仅仅是因为技术上的问题。

这些香港人权活动人士说,香港政府将这些广播频道分配给那些拥有大笔资金的大企业,以此来控制广播的内容。香港人权活动人士

霍伟邦说:“他们会要求你做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的广播。或者他们限定最低的广播时数,而这就只有那些拥有资金的人才负担得起。这种规定就使得他们能够控制谁才能够使用广播频道。”

霍伟邦从一间位于九龙的废弃工厂里,经营他的“调频101广播电台”。这是一家所谓的海盗电台,它用架设在屋顶上的一根小型天线,利用另外一家电台使用的频道,向周围的社区发送广播节目。

*公民和平抗争*

人权活动人士霍伟邦说:“坦白说,按照香港的法令规章,这是非法的。我们没有申请执照,而且也不想申请执照。这是一个公民和平抗争的行动。”

这家小型电台有一个小播音室,义务广播工作者在那里录制有关香港和中国的政治和社会问题的节目。

虽然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的香港拥有新闻自由,但是中国大陆却有一套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封锁所有非官方批准的广播,其中包括美国之音的广播。

除了调频101电台以外,没有其他媒体报导这个消息。这家电台还透过其他互联网网站,绕过封堵网路广播的中国“长城防火墙”,向中国境内广播。

*专注劳工权益*

人权活动人士霍伟邦说:“我们专注于大陆事务,特别是劳工权益问题,和富人同时掌控政治和经济的问题,因为我担心,如果在中国大陆没有人说真话,我们就永远不知道在中国大陆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也就不知道这里将发生什么。”

前脱口秀主持人郑经翰表示,大部分主流媒体不关注这些人和这些事,因为主流媒体的老板希望保护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商业利益。

郑经翰说:“香港所有的媒体机构都是大企业或大财团所拥有。他们全都在中国大陆有生意。很显然,他们不希望批评中国当局,因为这可能影响他们的生意。”

郑经翰的数字广播计划是,要求当局开放几个频道给社区听众,其中包括一个给外来劳工的频道。不过,尽管他有这些计划,但是他也承认,他不知道是否能够维持电台的独立性。

郑经翰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变得更为独立。我也有其他股东。我的股东也都是大商人。我希望他们放手让我经营。但愿我的希望能实现。这些还都需要经过考验。目前还都不清楚,一无所知。”

郑经翰的广播电台预计将在2012年开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