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中国与朝鲜·世袭与太子党


2011年5月韩国电视台报道金正日访华

2011年5月韩国电视台报道金正日访华

中国和朝鲜举行《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50周年的庆祝活动。这样的官样文章常常是良好的催眠材料。然而,中国和朝鲜这两个东亚共产党政权的官样文章有时也能让外界观察家来神。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和朝鲜官方的报导。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12日从平壤发出一则电讯,报导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当日在平壤会见并宴请在朝鲜参加纪念活动的中国友好代表团团长、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

“张德江表示,去年以来,金正日总书记三次访华,与胡锦涛总书记举行重要会晤,为双边关系发展注入了强大动力。中方愿同朝方一道,不断深化双方在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推动双边关系持续深入向前发展。”

*朝鲜的另类官样文章*

新华网的报导是标准的官话。有趣的是,在领导人活动新闻报导方面,平壤的官方通讯社朝鲜中央通讯社通常跟新华社一样语言僵硬、刻版、俗套、乏味、让读者观众哈欠连天、叫苦不迭。但朝中社这一次的报导语言居然相对明显地生动活泼。

朝中社
设在日本东京的官方英语网站的报导说:

“在欢迎来访的中国友好代表团的时候,金正日说,在朝中友好条约签订的半个多世纪里,朝中两党和两国政府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其他领域本着条约精神相互支持,密切合作,有力地向全世界显示,不管有多少水从桥下流过,不管世代交替多少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中国的友谊拥有巨大的活力。”

“不管有多少水从桥下流过,不管世代交替多少次”的说法显然是欲言又止,话中有话,犹抱琵琶半遮面。

*日本报纸一语破的*

《日本经济新闻》驻北京记者岛田学在13日发出报导,一语道破了金正日的遮遮掩掩:

“北朝鲜的(执政党)金正日总书记12日与访朝的中国张德将副总理举行了会谈。据北朝鲜的朝鲜中央通讯社报导,金总书记说,“应当认真落实双方最高领导人获得的重要共识,世世代代继承中朝友谊。...他强调了他的想法,这就是着眼于把权力平稳地转移给三子金正恩,从而把中朝友好关系延续到下一代。”

多年来,许多中外观察家常常表示难以理解北京当局为什么要支持行为反复无常、实行闭关锁国、导致经济凋敝、大批国民饿死的金正日政权。在中朝当局纪念双方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签订50周年之际,日本《每日新闻》驻北京记者米村耕一12日发出报导说,中国方面对北朝鲜并非是死心塌地支持:

“实际上,两国关系是复杂的。虽然合作互助条约带有军事同盟的色彩,但中国方面的北朝鲜问题专家的看法是,‘中国实际上不会拘泥于条约的约束。’中国政府的智库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张崔立如也表示,‘中国最重视的是朝鲜半岛的稳定,并不考虑会出现条约所预想的事态。’”

*敏感话题:世袭与太子党*

北京和平壤的关系是一种特殊的关系。两国关系当前最明显的特殊性是,这两个号称谋求走向共产主义的政权,一个在公开地实行权力世袭,并要求另一个支持这种江山社稷父子相传的做法;而另一个则面临国民对所谓的“太子党”即高干子弟垄断政权和国家财富的强烈反感和憎恨。

在过去的1年里,金正日三次访问中国,三次都受到中国当局的热烈欢迎,三次都被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咒骂。中国网民通过言论自由环境相对宽松的互联网痛斥金正日家族祸国殃民,寡廉鲜耻,实行暴政,在朝鲜实行暴政统治还不算,还频频乘铁路专列出游中国,走到哪里,扰民到哪里。

尽管国际媒体广泛认为,金正日去年频繁访问中国主要是为了争取北京支持他的权力世袭安排,也就是把权力移交给三子金正恩,但中国官方及其媒体对此讳莫如深,没有任何报导或提及。与此同时,北京明里暗里支持、或不反对朝鲜的权力世袭的做法,也使中国国民更加痛感中国的太子党问题。

用不受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控制的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搜索“太子党,” 可以得到大约1,330,000个搜索结果。其中头五条的标题分别是:

上海帮与太子党成功破坏李克强访澳计划
太子党刘源磨刀霍霍
后江泽民时代 团派与太子党权斗台面化
江怕被胡与太子党联手治死
中共太子党主导中国私募行业_

用接受中共宣传部门控制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搜索“太子党,”则可得到大约2,050,000个搜索结果。单纯从数量上看,好像百度的“太子党 ”搜索比谷歌更灵敏,搜索所获更多。但阅读百度提供的搜索结果,会让人不禁吃惊。百度的“太子党”搜索结果头五条的标题分别是:

日政界激辩“太子党”存废
瓦希德为何斗不过印尼太子党
台"太子党"当起"少爷兵" 单位随便挑还能喝花酒
十大“太子党”靠关系进NBA
成败之间话裙带──亚当-贝娄谈美国“太子党”

主要用户是中国大陆民众的百度就这样凌空塑造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跟现实世界平行的世界。在百度创造的亦幻亦真、真假莫辨的世界中,日本有太子党问题,印尼有太子党问题,台湾有太子党问题,美国有太子党问题,但中国没有太子党问题,至少是现在没有,而只是在古代,在汉朝有(在百度搜索结果的第二页)。

尽管中国当局对“太子党”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在禁止纸媒体和广播媒体报导“太子党”之外还觉得不够,还要把禁令推行到中国民众所能看到的互联网上,但外国媒体对这个话题并没有禁忌。

在当今中国,最引人注目的“太子党”是被安排在明年接掌中国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习近平。在上个星期报导中国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去世谣传的时候,世界媒体,尤其是中国邻国的媒体也有许多从这个角度进行报导。

例如,韩国的主要报纸《中央日报》7月7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张世政的报导,题目是“支持习近平的江泽民缺位……‘上海帮’面临挑战?” 报导就江泽民去世对中国政局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了如此这般的分析:

“江前主席把权力移交给了胡锦涛主席。但据了解,依据即使退位之后也能在幕后发挥不亚于在任时的影响力的中国的传统,直到最近,江泽民前主席仍然发挥着凌驾于胡主席之上的影响力。

“这样的前国家主席的影响突然消失,意味着权力格局将有可能产生相当大的变动。最重要的是,在将于2012年年底召开的第18届党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也很难排除党内派系之间发生权力斗争的可能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