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太子党与中国前途


2007年10月习近平在中共17大上

2007年10月习近平在中共17大上

中国公众多年来议论纷纷的“太子党”在当今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不同寻常地敏感的问题。这个问题,中国报纸不能报道,互联网搜索引擎难以搜索。(有关在中国难以搜索“太子党”的问题,可参看美国之音的报导,“世界媒体看中国:中国与朝鲜·世袭与太子党。”)

禁止报纸报道“太子党”也许只需一个上级指示,但要在互连网上对浩如烟海的相关信息进行筛选,既不要显示出与中国当今政治相关的“太子党”页面,也不要全部屏蔽,就不那么简单了。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似乎就做到了这一点。百度的搜索结果中,至少头两页不显示中国“太子党”的实质性信息。

“百度”究竟根据什么标准或原则对有关的信息进行屏蔽或删除?其标准是谁定的?谁发布的?何时发布的?随著时间的推移,有关的屏蔽或删除的标准是否有删减增添?

这一切问题都包裹在中国晦暗不明的重重黑幕之中,外界不得而知。但外界可以确定的是,“太子党”问题在中国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政治问题。于是,“太子党”也成为世界媒体报道中国的一个热题。

跟中国公众一样,世界媒体对中国的“太子党”问题有长期的兴趣,因此也积累了大量的文献。以下摘要介绍的只是最近一个月来世界媒体的报道和评论。

*太子党与权力斗争*

在一个星期前,中国执政党前最高领导人、国家主席江泽民是死是活扑朔迷离的时候,世界媒体和中国国内关心政治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江泽民的生死对当今中国政治权力格局的影响。

日本主要的财经报纸之一《产经新闻》7月7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江泽民去世)有可能导致帮派斗争激化...中国领导层权力斗争、胡锦涛和习近平直接对决。”评论说:

“可算是‘历史人物’之一的江泽民前国家主席‘不在’如今受到瞩目是有理由的。这是因为其影响力的有无牵涉来年秋天中共第十八大最高领导层的人事安排,关乎今后的中国共产党的权力格局。

“共产党内部有相互抗衡的三大派。一派是胡锦涛国家主席领导下的共产党组织,以及来自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共青团派,’再一派是以被认为是下届领导人的习近平国家副主席为中心的原高干子弟组成的‘太子党派。’然后,是以江泽民为精神支柱的所谓的‘上海帮。’”

*保守派·太子党派*

在另外一方面,日本《每日新闻》在7月7日发表其特别编辑委员金子秀敏的新闻分析,认为中共内部是两大派相互争斗:

“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人事安排争斗将持续到来年秋天的中共党代会。胡主席的共青团派与江泽民旗下的保守派·太子党派正在激烈斗争。卸任之后的江泽民依然是拥有跟胡主席并驾齐驱的影响力的幕后实权者。习近平国家副主席之所以能获得下任中共总书记的地位,也是得益于江泽民的影响力。

“截至目前,保守派·太子党派发动赞颂毛泽东的歌唱运动,展示出压倒共青团派的势头。但是,假如其后盾江泽民倒下,他们就会失去前途。中国毕竟还是一个人治的国家。”

*太子党·利益集团*

西日本新闻》7月3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共产党90年 成为利益集团脱离国民。”社论说:

“按照预定,来年秋天,下一代(接班人)的习近平国家副主席将取代胡主席,就任中共总书记,成为最高领导人。这位习先生代表被称作‘太子党’的中共高干二世。‘太子党’这种说法本身象征著共产党已经变质为既得利益集团。中共党员数量激增,也是因为年轻人谋求‘有利于就业和出人头地’的实利,从而希望入党。

“党干部的孩子是党干部,有钱人的孩子有钱,穷人的孩子是穷人,这种阶级固定化就是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中国现状。随著中国经济现代化,中国成为世界领先的经济大国,然而政治改革被推迟。导致这种情况的社会矛盾正在达到极限。”

与此同时,日本的《中日新闻》则在7月4日发表社论,题目是“胡锦涛在中共90周年庆祝会上的演说没有展示通向‘和谐社会’之路。”社论说,

“胡锦涛总书记在来年的党十八大上将卸任,因此其领导力貌似正在减弱。而内定为下一任总书记的习近平国家副主席是革命元老的儿子,被称为‘太子党,’与许多执掌国有大企业的太子党关系亲密,他恐怕是难以遏制干部特权。没有多少新意的胡锦涛演说由此也令人对中国社会的前途感到些许不安。”

*太子党来了*

薄熙来

薄熙来

6月23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出特别报道,题目是“中国的新领导人:太子党来了 / 明年的领导层变更将带来有特权的新一代政治继承人。”《经济学人》如此分析了在当今中国最受人瞩目的两位太子党薄熙来和习近平:“(薄熙来)似乎并不想争当第一把手。胡锦涛的党政军第一把手的交椅几乎肯定会交给现在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温家宝的总理职位也可能被他的高级助手李克强接掌。但薄熙来很可能接掌国内安全总管的职位。目前这个职位的在位者是周永康。据认为,薄熙来跟周永康关系密切。这让他在新的权力格局安排中获得巨大的影响力。中国政府的通讯社新华社在去年12月把(薄熙来掌管的)重庆称作中国‘最幸福的’城市,暗示薄熙来要得到重用。

“薄熙来和习近平都属于中国新起的政治势力,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太子党。’这些人都是高干子弟。...他们的父亲都在邓小平手下担任过高级职务。在1990年代,中共党内很多人以怀疑的眼光看太子党。他们不服气太子党凭借血缘获得高升。但近年来,中共领导人看来已经转而拥护他们。他们的算盘大概是,薄熙来和习近平这样的人最有可能维护党的传统,这对保持权力垄断至关重要。”

*现状难以维持*

7月6日,法国《费加罗报》驻北京记者阿诺·德拉格朗日发表一篇博文,题目是“中国与社会主义3.0版。”该文说:

“中国的现状明显难以维持。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僵死变得越来越令人难以忍受。中国领导人意识到,不断加剧的巨大贫富悬殊正在接近其体制的极限,现在急需‘道德重新武装。’但对如何做到这一点,他们意见不一。一些人如薄熙来主张加强党的领导。中国中部大城市重庆的这位总管是‘红色’运动的发起人。一些中国分析家希望看到‘重庆模式’会给中国带来一条新途径,能把毛泽东的极端平均主义跟邓小平的经济开放结合起来,构成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所说的社会主义3.0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