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流产、上访、自杀 上海女子以血抗强拆


李佳妮生前相片

李佳妮生前相片

一名上海市公民最近因抗议政府强行拆迁而自杀。李佳妮在遗书中表达,希望能用这种方式引起政府对像她一样可怜的老百姓的关注。

*遭遇强拆 政府通知书是否足够*

李佳妮家人提供 李佳妮遗书(第一页)

李佳妮家人提供 李佳妮遗书(第一页)

上海市民计斌7月2号突然接到广州警方的电话,告知他的妻子李佳妮在广州一家旅馆里自杀。计斌和妻子李佳妮原是上海市虹口区宝安路的居民,2008年4月10日,两夫妇的住房被上海市虹口区政府强行拆迁。

计斌说:“虹口区人民政府如果按照法规,应该有强拆决定书,它没有的,它只有一个通知书,就是强拆通知书。在行政上,通知只能是通知,并不能执行,它照样执行了。法规规定是要有决定书,才可以通知强拆。决定是强拆的法定要件,它没有的。”

计斌说,强拆发生时,他并不在现场,因为他当时被一辆车上跳下来的4、5个人强行带到浦东,直到次日凌晨1点才被放回家中。

*强拆压力导致流产 计家走上上访路*

强拆发生一周后,快有9个月身孕的李佳妮早产,孩子不幸夭折。李佳妮在遗书中控诉,强拆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使她“几乎崩溃”,“可怜的孩子也因此掉了”。

强拆发生后,计斌一家不断上访,光进京上访就有40多次。

李佳妮遗书(第二页)

李佳妮遗书(第二页)

*听证好似一言堂 没有任何书面结果*

今年6月24日,上海虹口区政府为计斌家召开强拆听证会,但计斌认为那次听证会只是政府的一言堂:

计斌说:“(听证会)不许代理人参加,不许一个人旁听。”

李佳妮的姐姐李君也参加了听证会,她说:“它这个听证会是属于终结听证会,就给他(计斌)只有4天的时间准备。去的当天就是这个不准,那个不准,你进来就不准出去,出去了就不准进来。不给我们录音,也不给我们拍照,他们一人弄台摄像机,就像审判会。”

计斌说,听证会口头宣布终结该强拆案件,他们家没有获得任何安置补偿,并被规定不得再去上访,但计家没有收到任何听证会的书面决定。

*自杀醒世 乞求关注*

听证会结束后几天,李佳妮告诉家人要去广州散散心,谁知一去无回。李佳妮6月29日在广州的一家旅馆里用木炭烟熏房间,结束了28岁的生命。

李佳妮在遗书中乞求亲人的原谅,说她承受的精神压力“实在太大太大”。之所以选择在广州自杀,是为了把“上海的丑事扩大”,好让“政府能快点解决”。

李佳妮死亡证明

李佳妮死亡证明

*个案不详 政府通过强拆新规定*

上海市虹口区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没有听说过李佳妮为反抗强拆而自杀一事。

但在另一方面,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如果事情属实,强拆是在2008年发生的,当时计斌夫妇收到的强拆令的确有可能是政府下达的,但国务院今年下达一项新规定,强拆命令必须由法院下达。

工作人员说:“(强迁决定)现在必须通过法院,法院如果通过了,要求强拆,那你必须要。当时国务院有个条例规定,就可以(强拆)。现在,国务院取消了这方面的(条例),全国都发生了很多有关强迁的问题,然后就全归纳到法院这处理,所以政府就不参与强迁、动迁这个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