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欣喜与悲愤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2010年在技术创新会议上)讲话。据报道他说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推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动力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2010年在技术创新会议上)讲话。据报道他说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推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动力

在其描写苏联共产党暴政的长篇纪实作品《古拉格群岛》中,苏联异议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写道,在苏共暴政之下,安全感缺乏导致的焦虑如此之严重,以至于有一个担心自己会被抓走的人在秘密警察真的是上门来抓他的时候,居然感到了一种欣慰和解放感,因为最坏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可以放心了。

当然,中国不是苏共统治下的俄罗斯,王克勤也不是那个为秘密警察来敲门而感到欢欣的俄罗斯人。但王克勤显然现在也没能感到欣慰。

王克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和他领导下的该报调查报导部近年来频繁发表揭丑的报导,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受到众多读者的瞩目和敬佩,被誉为中国打黑记者第一人。

*担心最坏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发表揭丑报导的《中国经济时报》先前曾经遭受过整肃。星期一,7月18日,王克勤领导的调查报导部受到整肃的消息传来,在他本人下场如何尚不得而知之际,王通过他的网易和新浪微博转发一位网友的话,表达他眼下的心情:

“...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

显然,王克勤在担心,最坏的事情还在后边。

*中国是个坏榜样*

过去30年来,中国是全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全世界贫富悬殊、财富集中速度最快的国家,全世界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全世界唯一一个监禁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国家。

中国的发展模式,被中国国内和国际间一些评论家、媒体达人称作“中国模式”或“北京共识。”其公认的主要特色是经济相当自由+政治非常专制。

而中国专制的最明显特征之一是实行舆论控制。其手法包括控制、封杀政府所不喜欢的互联网网站和言论,雇佣所谓的“五毛党”在网上为政府和执政党说话,对记者进行威胁、殴打、逮捕、判刑。

中国这些做法成为国际一景或国际笑柄。

但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宣传和推销“北京共识,”并试图让中国公众相信,中国的发展模式对发展中国家具有强劲的吸引力。然而,在现实世界中,中共的宣传效果似乎不是那么很美妙。

印度尼西亚英文报纸《雅加达环球报》在7月16日发表的一篇有关印尼互联网发展方向的社论中,专门把中国作为一个非常有害的反面典型提出来:

“就像阿拉伯之春所显示的那样,互联网是传播社会不满信息的一种有力工具。通过脸谱网,好几个国家的阿拉伯年轻人找到了相互交流和表达感情的途径,而这一过程使国家权力机构无法阻止原本是根深蒂固的领导人倒台。

“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试图控制互联网,但没有取得多少成功。因此,令人感到欣慰的是,人们听到通讯部长蒂法图尔·森比作出澄清说,他无意屏蔽网站,或过滤审查印尼人应当在网上读什么,看什么。屏蔽互联网将是一种不会有(好)结果的行动,只是会把异议打入地下,最后导致异议总爆发。”

*一幅画面抵得上万语千言*

中国巨大的信息产业市场,对世界上许多信息产业公司构成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然而,已经在中国市场营业或试图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则面临一种独特的竞争。

7月11日,在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大本营、加利福尼亚州硅谷地区圣何塞出版的报纸《圣何塞信使报》记者约翰·布德罗这样绘声绘色描绘了一种情况,这就是不能按照中国官方定的调子唱歌的外国公司处于不利地位:

“在脸谱网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苦心思考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之际,强加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的条件最近被凸显出来。中国主要的网络公司的主管人最近聚集起来,高唱革命歌曲,挥舞红旗,庆祝中国共产党创建90周年。”

“据报导,硅谷的前技术专家、中国用户最多的搜索引擎百度的共同创始人李彦宏声言,‘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推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动力。’在上海举行的那场唱红歌活动是由管辖互联网内容的中国政府机构组织的,活动的主要节目是听讲中共历史。新闻报导说,活动的参加者(即那些中国网络公司主管人---译注)在摄影机面前显得难为情。”

“常驻北京的中国互联网市场独立分析家比尔·毕晓普说,在6月8日举行的那次活动凸显出为什么外国公司在中国处于不利地位。那个场面是‘一幅画面胜过千言万语的时刻。’”

*游泳健将遭遇新挑战*

在中国,不但外国公司处于不利地位,据美联社体育记者安德鲁·丹普夫7月17日从上海发出的报导说,举世闻名的游泳超级好手迈克尔·菲尔普斯也要遭遇一种不利:

“迈克尔·费尔普斯最近从美国队在澳大利亚的训练营地给母亲发推特短信。这位14次获得奥林匹克冠军的好手本星期抵达中国、参加世界游泳锦标赛的时候,或许要不得不采用更常规的方式跟母亲保持联络沟通。在中国,推特和脸谱网被中国政府屏蔽。”

“中国政府在2009年上半年开始屏蔽外国的互联网社交网站,一些中国的社交网站被关闭。在此之前,穆斯林聚居的中国西北边疆地区新疆发生民族骚乱。”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费尔普斯破记录地拿下8块金牌。当时,脸谱网在中国依然可以使用。费尔普斯最近开始在推特上发帖,并很快获得多达56,000个追随者。”

*中国互联网现状*

中国的互联网现状如何?法国的经济工商新闻报纸《论坛报》7月1日发表西尔文·罗兰的评论,题目是“中国的宣传机器如何控制互联网。”评论说,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让异议不能发出声音、塑造制造舆论、阻止不讨喜的信息流通,这都是可能的吗?中国共产党目前面临一个挑战,这就是在不得不应付13亿4000万人民(其中包括五亿网民、三十万博客写手)的同时,推行自己的宣传。”

罗兰的评论接着列举了中国当局控制互联网的主要手段,其中包括雇佣大约四万名网警,不间断地监视各个互联网网站、媒体或博客,看它们是否散播‘有害’信息或批评政府,并在必要的时候当机立断实行屏蔽;很多西方在全球取得成功的网站,比如脸谱网,YouTube或推特,到了中国便不灵了;中国人无法通过互联网获取外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一些韩国媒体的新闻报导。一些非政府组织的网站,如记者无国界,或支持西藏独立的网站和博客也被完全屏蔽......中国当局还雇佣所谓的‘五毛党’在网上发帖,为当局说话,发一贴奖赏五毛钱。

罗兰的评论最后说:“一位在中国生活了四年的法国学生说,‘假如一个人真的想究根问底获取信息,他是可以找到信息的,但相当困难。’此外,那些懂外语的人,比如懂英语或法语的人,可以比较容易地绕过当局的信息封锁,从而可以进入穷于应付的当局很难控制的那些网页。中国的年轻人、教育程度更高的人是政府更难以对其施行信息限制的人。但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中国的互联网和新闻界一样被罩上了笼嘴。(Mais pour l'immense majorite des Chinois, Internet est, comme la presse, musele.)

*被罩笼嘴的感觉*

畜牲被罩上笼嘴会明显地不高兴。人的情绪比畜牲要更多样化一些。人或由人组成的新闻界被罩上了笼嘴,有人就会忍不住表示悲愤。在王克勤及其同事被罩上笼嘴的消息传来之际,一位网名“黑色的眼睛小屋”的网友这样向王克勤,向中共当局表达了他/她的悲愤:

“先是打压对敢为民发声的律师,后就是对勇于报导真相的记者入手,让律师和记者不敢再发声,把司法权和新闻报导(话语权)牢牢控制在他们手中。最后就是对网络下手了。支持您,保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