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山东律师为民维权,黑白两道联手打压


山东冠县农民抗议暴力征地

山东冠县农民抗议暴力征地

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主任舒向新因代理农民维权案遭到当地政府的打压、搜查和审讯,甚至遭到黑社会的人身攻击和死亡威胁。

舒向新作为山东聊城市冠县农民在征地拆迁案件中的代理律师,代理农民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和行政复议,意图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但此后受到黑白两道的威胁和打压。

山东聊城市冠县农民曾多次进京举报县委书记洪玉振,指称他违法征地,但上访没有解决问题,2011年3月冠县农民得知并委托舒向新为他们代理征地拆迁案件。

*舒向新农民办案,官员贿赂打压*

在舒律师接受委托后,冠县官员多次找他谈话,让他担任冠县企业法律顾问并承诺给丰厚的报酬。舒向新律师对美国之音说,由于这些官员不打算解决农民的赔偿问题,他没有同意官员的条件,谈判破裂。

他说:“连续四五次,政府的一个姓李的主任,还有法制办的一位官员,以及国税局的邢局长先后很多次到我这里来,约我谈,要求我不要为老百姓代理,并许诺以其它方式对我进行补偿,当时我就明确表明不同意这种做法,‘老百姓的问题不解决,我不会拿你们政府一分钱的’。”

美国之音记者中午打电话到冠县县委找负责人核实,值班人员得知是美国之音的来电后,要求下午三点钟以后再打电话。“你三点以后在打来吧,三点以后他们来上班。”

*黑道出动,打人还电话威胁*

舒向新律师说,政府官员见收买不成,就利用四名黑道上的人到律师楼进行干扰和威胁,还动手扇了在场一名律师耳光。由于当时舒律师不在场,此后近两周内,黑道多次打电话发短信给舒律师进行威胁。他说,“这些人在电话中报出孩子名字,让我看好孩子,并表示要在15天里让我失去吃饭的家伙,让我体会提心吊胆!”

他说:“ 黑社会到律师楼扇律师耳光,对我进行威胁是4月1号的事,到我报警以后,截至到现在,济南市公安局没有对黑社会做出任何处理。致使黑社会在7月14号再次对我进行恐吓威胁,要求我到公安机关撤销对他们的指控,否则就要‘自找难堪’。 ”

舒向新通过网络曝光官员动用黑社会打压的事件后,冠县官员在网络上发表了反击的帖子,指说舒向新“敲诈政府”。此外,跟帖中出现了“让舒向新律师全家都一个个出车祸撞死!”等内容。当局还封锁了他的律师事务所网站。

*警方拘传律师,阻挠维权官司*

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6月8号,舒向新以家长身份为其侄女主办婚事时,济南市刑警支队刑警到济阳他的老家,当着亲友将他拘传,拘禁了19个小时后才放人。

与此同时,另一批刑警到舒律师单位没收了他所代理的冠县20多个案件的全部卷宗,拿走了该单位的公章、财务章、名章、发票、支票及全部电脑主机等物品。

舒向新说,公安将他放出来后,他曾给中央省市领导写信,表示:“如果我犯了“敲诈政府罪”请求对我收押并请求重判”!但是各级领导都没有回音。济南刑警支队六中队队长楚永进等刑警既不再审问舒律师也未将他关押,却扣押着卷宗等物品,让他无法为农民代理办案。

山东冠县失地农民跪请政府公开审批手续

山东冠县失地农民跪请政府公开审批手续

*法律程序不通,上访无济于事*

舒律师说,维权的道路太坎坷了:“不论我本人也好,农民也好,要求都非常低,并且都是按中国法律程序走的。 我们要求政府的信息公开,或者是申请的行政复议,按这种法律规定的程序,打官司的方式。农民只是要求按国家规定给予补偿。就连这种国家明文规定的数额,当地政府也不给。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对老百姓打压,对律师进行整治。”

他说,“现在老百姓想解决问题太难了,走法律程序办不到,到北京上访,也无济于事,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怎么活呀!人们怎么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呢,当局把老百姓维权的路都堵死了。”

美国之音打电话给济南刑警支队六中队进行核实,但接电话者得知是媒体访问后表示,号码不对,随后不再答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