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 恶性事故怪异处理


掘土机搬动事故车厢

掘土机搬动事故车厢

中国浙江温州发生的高速列车追尾相撞导致车毁人亡的恶性事故,以及中国当局对事故的处理,招致中国网民几乎是众口一词的谴责。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在事故发生后,对中国媒体下达指令,严令国内媒体“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并禁止国内媒体进行独立事故调查。

在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奉命缩小报道的同时,世界媒体纷纷批评中国当局好大喜功,草菅人命,忽视安全,销毁证据,限制新闻报道,匆匆恢复通车,把恢复通车看得比杜绝类似事故发生、保护公众安全更重要。

在世界媒体当中,来自日本的报导和评论特别密集。

*将真相埋葬在黑暗中*

日本《东京新闻》7月26日发表在温州的今村太郎和在北京的记者渡部圭联署的报导,题目是“中国高速铁路事故 / 再次抛弃真相。”报导说:

“中国浙江温州市发生的火车追尾相撞、导致200多人死伤的高速铁路在25日匆匆恢复通车。对这个涉及国家威望的大工程出现的大败笔,中国铁道部只是说,原因是‘雷击。’在现场,确定事故原因所需的关键线索即事故车辆被重型机械捣坏,然后被掩埋。每当大事故、大灾难发生时当局就推出的新闻报导管制又开始实行起来。中国再次采取具有中国特色的名副其实的将真相埋葬在黑暗中的做法。”

导致几十人死亡的高速列车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国千百万网民通过网友上传到互联网上的视频录像惊讶万分地看到,在现场的掘土机迅速捣毁并掩埋事故车辆。有中国网民在网上张贴出中国有关交通事故调查的法规。法规明文规定,要严格保护事故现场展开调查。

*官方说法被普遍质疑*

当局看似蓄意毁坏事故现场、销毁调查物证的做法,在中国互联网上引起网民的愤怒反应。面对来自国内外的强烈质疑,中国铁道部发言人含糊其辞地表示,掩埋被毁坏的车辆,是为了方便现场的抢救和抢修作业。但是,官方发言人的这种说法受到普遍的质疑。

面对公众的质疑,中国当局又采取了新的行动,这就是将被掩埋的毁坏车辆再挖掘出来。

《日本经济新闻》7月26日发表记者菅原透从上海发出的报道,题目是“中国高速铁路 / 挖掘掩埋车辆 / 意在抵挡批评吗?” 报导说:

“新华社电子版26日报道,中国浙江省温州市发生高速铁路事故。中国政府的调查团队决定把现场的(被毁)车辆运到温州西站进行调查。来自现场的报道说,一度埋入土中的机车也被挖掘出来。事故发生之后,撞毁车辆被部分掩埋,在互联网上招致一片批评。当局的新做法似乎是为了抵挡这种批评。

“尽管可以从车辆仪器上探究事故发生原因,但当局依然将列车机车掩埋土中。有人将现场作业情况发表在视频投稿网页上,招致众多人怀疑当局在销毁证据。25日人们所看到的掘土机捣毁车辆的作业不再进行,车辆掩埋地点附近,人们看到掘土机开始挖掘作业。”

*销毁证据受批评*

日本时事社
26日从北京发出报导说:

“在中国浙江省温州市发生的高速铁路事故中,撞上先行列车、从高架路上坠落、然后被掩埋的后续列车机车在26日被挖掘出来。”

“机车被掩埋地下,公众提出强烈批评,并质疑‘这是否是销毁证据。’铁道部发言人24日晚上在记者会上解释说,‘那是为了回避危险作业而采取的紧急措施。’据信当局挖掘被掩埋车辆是为了抵挡批评,展示正在调查事故发生原因。”

26日,日本《朝日新闻》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报导说,题目是“被批评销毁证据 / 掘出被掩埋的列车驾驶室 / 转而调查脱轨车辆。” 报导说:

“中国浙江省温州发生高速铁路事故。中国政府的事故调查小组决定详细调查遗留在现场的事故车辆,并在26日上午开始运出。另外,被丢弃在现场附近的土坑中的机车驾驶室部分残骸也被挖掘出来。当局对事故的处理受到批判,有可能改换行动方针。”

“23日夜发生列车脱轨。第二天上午,当局就把高速碰撞先行列车的‘和谐号’CRH2型机车的驾驶室丢弃在现场旁边菜地里掘出的一个坑中,并用掘土机的机械臂予以破坏。脱轨的另外五辆车厢也有一些在25日被捣毁之后放在现场。”

“关于驾驶室被挖坑掩埋的问题,铁道部迄今为止的说明是,‘为了确保作业现场的场所安全。’掩埋被认为是事故原因的列车驾驶室,招致互联网上的强烈批评,被认为是‘销毁证据。’”

*当局对民众摆调查姿态乎*

日本《产经新闻》26日发表记者河崎真澄发自上海的报导,题目是“事故车辆调查、向国民作姿态?在要拆卸挪走的车辆中救出婴儿招致‘轻视人命’的批判。”报导说:

“中国当局开始搬运在浙江省温州市高速铁路事故中从高架路上翻落的五节车厢,据认为是为了进行调查。包含追尾车辆驾驶室的车头依然埋地里。不少人怀疑当局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进行认真的调查。”

“在另外一方面,对当局事故善后应对抱有不信任感的死者家属和亲友在25日夜到事故现场附近的温州市政府前静坐抗议。”

“在国民中间,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也就是24日,当局断定‘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于是进行车辆拆卸搬运,但在车辆中却救出一个幼儿。非难当局‘轻视人命’的做法的呼声也高涨起来。”

“新华社在25日深夜报道事故死者达到40人,后来修正为39人。由于中国当局禁止中国媒体自行报道这次事故,中国的媒体报道格局大幅度缩小。”

*国威与安全孰重孰轻*

许多日本报纸就中国的铁路事故发表社论,强烈批评中国当局的高速铁路发展战略,以及不惜忽视国民安全争国威的中国政治。

日本《每日新闻》26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铁路事故 / 国威发扬优先于安全。”

《产经新闻》同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高速铁路事故 / 抛弃安全的国威发扬。”

《西日本新闻》26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铁道事故 / 安全应当比‘国威’优先。”社论指出中国当局政治挂帅,好大喜功,忽视安全,限制新闻报道,毁坏调查物证。社论说:

“中国政府把高速铁路置于发扬国威的象征地位,并加以政治利用。去年12月在成功试验最高行驶时速486.1公里之后,中国夸耀自己已经拥有‘超过(日本)新干线’的技术能力。北京和上海之间的高速铁路工事日程提前,让开始运营的日子赶上7月1日共产党创立90周年。”

“中国的高速铁路技术,实际上是以日本和德国等国的技术转让为基础的,但中国声称进行了‘独自的技术革新。’然而,在高速铁路网急剧规模扩大和速度提升的背后,是强行施工导致的忽视安全和对系统缺乏熟悉,从而令人感到强烈担忧。”

“事故发生后,中国当局的举措令人不解之处甚多。当局在25日用重型机械捣毁坠落的追尾列车车头,在现场附近掩埋。......据报道,中国共产党宣传部发出通知,要求国内媒体不得独自进行报道。这令人不得不怀疑当局是否有意进行认真的事故原因调查。”

“可以看到,此次事故生动地反映出中国的政治和社会扭曲,即一味追求国威发扬和经济发展而不顾国民安全。”

“假如不能保证国民的安全,‘国威’就要坠落。这是严重损毁的车辆所诉说的教训。”

*事故应对匪夷所思*

《日本经济新闻》26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对高速铁路事故的应对难以理解。”

社论指出中国官方有关这次事故的说法令人难以置信,中国当局匆忙恢复通车,破坏事故现场物证,也令人难以理解。社论说:

“中国浙江省发生的高速铁路脱轨事故,造成死伤200人以上的大惨案。胡锦涛国家主席和温家宝总理发出指示,要求将救援受害者作为第一优先,这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当局对事故的原因和现场的处理应对措施则令人不得不摇头。”

“中国铁道部表示,事故的原因是雷击导致设备故障,从而导致事故。然而,在导致事故的重大问题出现时,不是所有的列车像设计的那样停止运行,后续的列车继续奔驰,导致撞车。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铁道部没有正当说明。”

“中国高速铁路车辆是根据从日本、德国、加拿大引进的技术制造的。各种技术混杂,缺乏安全运行所必需的先进控制系统。控制系统是中国独自研发的技术,而这次事故看来也显示了这种系统在运行中令人不安。”

“事故发生一天半之后,在控制系统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那条铁路重新通车,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应当是在实施了国民和乘客可以理解的防止事故再发生的措施之后再重新通车。”

“将追尾的列车车头捣毁,在现场附近掩埋事故车辆,这些做法进一步导致不信任。中国铁道部解释说,这是为了救援活动顺利展开,这种说法缺乏说服力。...”

“中宣部指令禁止国内媒体部的独自报道这次事故。但是,这难以减轻要求查明原因的舆论压力,难以掩盖铁路当局的问题。”

“这是全世界关心的事故,信息应当尽可能地公开。”

*限制报道·国际关注*

中国共产党宣传部下令国内媒体不得擅自报道这次高速铁路恶性事故,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事故应对措施,受到国际媒体的普遍注意。

英国《卫报》25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塔尼亚·布兰尼根报道,题目是“中国当局被控掩盖列车撞车事故。”报导说:

“中国发生高速铁路列车相撞,导致至少38人死亡,192人受伤。捣毁事故车辆以及试图控制事故新闻报导,这些做法导致掩盖真相的说法不胫而走。中国当局为此面临越来越高涨的公众愤怒。

“中国铁道部对东部的浙江省发生的撞车事故表示道歉,并宣布进行调查。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接著说,‘中国的高速铁路技术是先进的,符合标准的,我们依然对此有信心。’

“事故发生后,当局限制新闻报道,敦促记者把报到集中于抢救作业。中国网民对政府的灾难应对措施提出强烈批评。”

*外国技术肇祸乎*

在高速铁路研发的过程中,尽管中国大量引进外国技术,但中国一直强调有关的技术是自己的独立创新,并甚至在国际上提出专利申请。

日本《产经新闻》发表社论,表示中国拼凑各国技术强行推进高铁建设,缺乏自己的基础研究,认为这次中国高速铁路恶性事故可说是技术生硬拼凑的结果。

与此同时,《产经新闻》也对中国的不顾日本等国的反对而申请国际专利提出批评说,“中国这种无视知识产权规则的姿态,正在招致全世界皱眉。”

日本《每日新闻》的社论也指出,“在这次发生的事故中,停止的车辆是根据加拿大、追尾的车辆是根据日本的技术制造的。控制装置则是中国独自开发的技术。于是,就有了各种技术难以衔接的问题。”

在温州高铁恶性事故发生后,法国《费加罗报》记者优莉·德斯尼注意到,亲中国政府媒体和研究者改换了口风,强调出事列车上的引进的外国技术成分。

德斯尼报导的题目是,“中国高速铁路的可靠性。” 报导说:

“接近政府的中国媒体和研究者在拼命保面子。在北京和上海之间高铁投入运营的时候,‘百分之百中国制造’的标签被高调提出。然而,突然之间,他们想起了中国高速铁路的部分关键基础成分是进口的。成都的西南交通大学的一位王姓教授指出,'出事的列车控制系统和机车的关键技术是外国进口的。那些技术或许不安全。'西南交通大学以其(自主研发的磁悬浮)特别列车而闻名。”

相关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