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三峡大坝功罪之辩 好大喜功被指误民


2003年6月3日的三峡大坝

2003年6月3日的三峡大坝

中国已经兴建许多大坝,并计画在未来继续兴建更多世界级水坝。不过有研究人员担忧,盲目的兴建加上商业利益的驱使,这些大坝对于中国生态环境以及人民生活将造成负面影响。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7月26号举办一场“中国水坝与可持续发展”的座谈会,讨论中国水资源与未来兴建水坝的计画。
王浩认为中国兴建大坝成效斐然

王浩认为中国兴建大坝成效斐然

*商业利益操纵大坝*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博士举出五个中国水坝为例,说明中国在水库工程方面不但很成功,并且在世界上数一数二。如长江三峡水库拥有世界上最重要的防洪功能,黄河的小浪底工程能够恢复河流生态,四川雅龙江的二滩水电站则拥有世界第三的坝高。

王浩博士并指出三峡大坝提供丰富的水力发电:“三峡电站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发电功能,水电装机达到2万2千五百兆瓦,同时,相当于累积减少使用3千4百万吨标准煤,和减少排放7千480万吨的二氧化碳,和68万吨的二氧化硫。”

刘素是香港思汇政策研究所的中国协调及研究专员,她也参与本次研讨会。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中国过去几十年来对于“水”以及“水坝”的态度,其实是一种“掠夺性”的思考,不但对大自然造成破坏,更有纠葛的商业利益。她认为这从王浩博士的说法当中可看出端倪:“水坝被当作是一种万灵的药,但是他(王浩)的弦外之音,在我听来,全都是水电。他们不管水利也好,水坝也好,什么东西也好,最后后面的驱动利益是水电。”

*盲目争第一,掠夺大自然*

刘素质疑,中国的水资源就只有那么多,一直兴建水坝,但是水要从哪里来。来自美国国务院的多伊尔(Randall Doyle)也质疑,中国计画在2030年到2040年之间,要达到60%以上的人口城市化,这将需要巨大的水资源,但在目前全球水资源普遍匮乏的情况之 下,这或许不是个明智的政策。

王浩博士认为,北京地区每人一年用水只有120方,“也过的很好”。而中国70%的水量在雨季,30%的水量在旱季,所以才要兴建水库:“需要50%到60%的水量,才能支撑社会经济发展,可是枯水季只有30%的水量,因此要修很多的水库,把洪水转化成有效的水资源。”

刘素认为,就是这样对于大自然采取掠夺性的态度,再加上样样都要争世界第一的心态,导致中国拼命兴建大坝:“在那个阶段毛泽东号召超英赶美,就盲目的往前冲,到现在,这个指导思想在这一代的人当中,还是根深蒂固。他就觉得他的民族自豪感,他的价值,他对国家的忠诚、爱,等等等等,就在这种指标,就是我们是Number 1,要成为世界第一,然后他就很满意。他不问你要这个Number 1来干什么。”
刘素担忧盲目兴建大坝,将有负面影响

刘素担忧盲目兴建大坝,将有负面影响

刘素强调,把雨水全部用水库装起来的掠夺性发展观,是无法长久持续的:“我们说要看菜下锅,看米吃饭,你都没有这个资源,你凭空的要去建这些,要去争Number 1,争来干什么?完全没有想到,老天爷降在你这片土地上的水,落在你的地上就是你的吗?这个对水的认识才叫肤浅。水是流动的资产,水在流动的过程当中,它有更多的、更大的目的,所以不流动,整个地球就死掉了。”

刘素并指出中国政府在大坝的技术问题上,也有诸多疑点。她质疑当年三峡大坝在兴建时,说能抵抗千年一遇的洪灾,之后改口百年一遇,而现在又说是十年一遇。她举战国时代李冰父子建的“都江堰”为例,因为那是顺应自然,而非掠夺自然的设计,所以两千年来都还能运作。

*中国大坝起了反作用*

刘素说,由于技术问题,加上商业利益,中国的大坝非但没达到王浩所说的用途,反而起了负面作用:“现在我们是倒过来的,洪水来之前,就大量的放水,洪水来的很快,放水就更多,要保证大坝的安全,然后枯水的时候,我们反而要蓄水,因为蓄水才能发电。下游的人总觉得,涝的时候更涝,有雨水,还有它上头泄洪排下来的。旱的时候下面就更旱,因为我已经没水了,你还要蓄水,我就更没水。”

刘素认为,今年中国南方的大旱,虽然有部分原因是由于气候变化,但三峡大坝的确有所影响。她认为,其实中国官方今年的态度已经渐渐转变,不再以发展GDP为首先要务,但各地方以及某些学者的心态还没转变,导致中国各地仍旧为追求经济成长而兴建水坝,发展水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