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挪威屠杀事件凸显欧洲极右势力


图为主要嫌疑人布雷维克称成为导师的英国人保罗·雷(Paul Ray)

图为主要嫌疑人布雷维克称成为导师的英国人保罗·雷(Paul Ray)

挪威首相表示,欧洲的情报部门目前已经在和挪威方面一道,调查上个星期在挪威发生至少76人死亡的恐怖袭击事件。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说,这次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挪威的核心价值只会进一步加深。身为挪威公民的极右人士安德斯·布雷维克是上个星期恐怖袭击事件的主要嫌疑人,他并且已经对发动袭击供认不讳。事发前,布雷维克据说在网络上发表的一些观点和言论,使得人们不得不将目光转向欧洲当前的极右派。

*挪威人或许会更加关心政治*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7月27日(星期三)发表讲话说,挪威政府将就国家安全问题进行审议,这其中将包括警方部门的重组以及执法人员是否人手充足等问题。他说,上个星期五发生的袭击事件迫使挪威人更多地参与到政治过程中来。

他说:“这次暴力事件之后,挪威人的反应是:我们需要更多的民主、更多的开放、更大程度上的政治参与。”

上个星期五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的具体细节,日益被披露出来,其中包括主要嫌疑人布雷维克的背景,等等。布雷维克的辩护律师说,从布雷维克的行动中或许可以看出,他精神有问题。

不过,政治分析人士指出,布雷维克公开陈述的那些观点,实际上和欧洲很多极右派人士的观点,如出一辙;布雷维克正是在这些观点的驱使下,做出屠杀行动的。

*布雷维克宣言与右派的关联*

事发前,布雷维克据说曾经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了一份长达一千五百页的“宣言”,他在“宣言”中大肆反对马克思主义、文化上的多元化、以及经济上的全球一体化;布雷维克在这份“宣言”里还警告读者,有必要防止伊斯兰方面通过移民、希望以人口居多而取胜的战术。布雷维克呼吁人们行动起来,捍卫他心目中的欧洲。

安德丽亚·玛蒙是位于英国伦敦的金斯顿大学专门研究欧洲极右派的一位专家。她说,布雷维克发布的言论,和欧洲很多极右派公开发布的言论,可以说是一致的。

玛蒙女士说:“像布雷维克所说的那种纯粹的、全部是白人的欧洲这种概念和想法,在欧洲的那些极右派人士当中,其实是相当普遍的。外来移民、以及伊斯兰教等等,都是他们极力反对的。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完全没有外来移民的欧洲,这一点,其实非常明显。”

在政治圈内,这种观点现在也似乎越来越流行。就拿挪威来说,右派的“进步党”就是挪威议会里面第二大党派;布雷维克一度就是这个党的一个成员,后来,他觉得这个党太温和了,随即退出。

*欧洲各地出现排外情结*

在另一个北欧国家瑞典,“民主党”去年加盟议会的口号是,“让瑞典保留为瑞典人的国家。”在芬兰,每五个选民当中,就有一个是国粹派“纯芬兰人党”的成员。

而且这种情况不仅仅局限在北欧。荷兰第三大政党的领袖吉尔特·威尔德斯就曾经表示,和“不憎恨穆斯林,只是憎恨伊斯兰教。”

比斯瓦斯是“新国际主义者”杂志编辑部的一员。他说,过去这十年里,欧洲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他说:“无论是在意大利、还是在丹麦、荷兰,都可以看到在常规保守派以外形成的党派,而这些党派的影响力现在又恰恰有增无减。无论是从移民政策来看,还是从主流政治人物的选词用句来看,这些党派都已经具有一定的影响。”

*右派不赞同布雷维克暴力行为*

不过,在欧洲各地,极右派也已经站出来,对布雷维克的作法,表示极不赞成。挪威右翼党派“进步党”的领导人詹森表示,布雷维克的作法“令人作呕”。

极右派人士或许在观点上和布雷维克没有太大的出入,但是,很多极右派人士都纷纷表示,对布雷维克所采取的方式和手段,他们是非常不赞同的。

英国金斯顿大学的欧洲极右派问题专家比斯瓦斯说,将普通的极右派人士和布雷维克的个人行为区分开来,是十分重要的。他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些观点现在已经不是所谓的‘边缘’观点了,这些观点已经进入到了主流社会。但是把对伊斯兰教的恐惧和反精英的观点同暴力行为联在一起,那是不对的。”

极端的政治观点有可能是一个危险的起点,但是,这位分析人士说,持有某些观点不见得就一定会导致极端的暴力行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