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新疆和田上周骚乱仍然真相未明


中国救护人员7月18日在新疆和田警察局外面救助伤员

中国救护人员7月18日在新疆和田警察局外面救助伤员

中国西北新疆一年多来最严重的骚乱事件发生在一个多星期之前。但有关这次骚乱的细节仍然模糊不清。中国官方媒体的说法是,武装团伙袭击新疆南部城市和田,造成至少18人死亡。中国官员表示,其中14人被袭击者打死。但是,目前对于袭击者的身份以及是什么原因导致骚乱,仍然不清楚。

从7月18号事件发生的第一天起,中国政府就将袭击者和相关细节定了调。首先,这些人被定位为“流氓”,接着,国家媒体又称这起事件是“严重的恐怖份子袭击事件”。但是,当警方将死亡人数从4人增加到18人时,又称这些肇事者为“暴乱份子”。

海外维吾尔人团体拒绝接受官方媒体的说法,他们表示,至少有20人在事件中丧生,70人被捕。他们表示,双方的冲突是在警察向示威人群开枪后才开始的。

人权观察驻香港的亚洲研究员贝奎林说:“最初的报告是4人死亡,现在上升到多达20人。最初的报告谴责绑架和使用炸弹袭击,现在则是称恐怖份子的训练导致这项袭击。这很令人困惑,而且坦白来说,政府方面的说法不是很令人信服。”

贝奎林表示,尽管有不明之处,但他不是说暴乱没有发生。贝奎林说:“如果忽视新疆,特别是南部新疆暴力和反政府的历史,那就太大意了。但是同样的,看待这起事件也应该同时考虑到大气候,即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广泛的严厉政治镇压,以及维吾尔人对未来前途越来越感到不安。”

新疆占了中国土地面积的大约六分之一,而且由于那里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蕴藏以及临近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中亚,因此在战略上极为重要。新疆同时也是许多讲突厥语系语言、在人口上占少数的维吾尔人的故乡。中国谴责某些维吾尔人想通过暴力寻求独立。

*追溯到十八世纪*

罗伯茨是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发展研究计划”主任。他表示,中国汉族和新疆少数的穆斯林维吾尔族之间的紧张,至少可以追溯到18世纪。罗伯茨说:“但是在最近几年,有几个问题变得格外重要。其中之一是全球反恐,而中国的有些作法是,以反恐为名镇压维吾尔人的政治活动。其二是,中国现在正以飞快的速度来开发新疆。”

中国官方的说法铺天盖地地把这个月的骚乱解释为有预谋、宗教极端分子策划的攻击事件。

官方的报导说,这些袭击者操外地口音,来到当地后才购买武器,以免引起注意。据称,这些袭击者和警方对峙时,曾经在警察局屋顶上升起“穆斯林圣战者旗帜”。

还有的说法暗示,这项袭击是由境外指挥操纵。一些中国的恐怖主义问题分析人士还谈到来自邻国巴基斯坦境内恐怖主义团体的影响。

中国的国家反恐办派出一个工作小组前往新疆去调查这次事件,但是还没有对这起袭击做出评论。

沙漠城市和田位于新疆西南部,靠近中国和巴基斯坦及阿富汗边界地带。

分析人士指出,在过去的确有些和新疆以外恐怖主义团体有些联系的事实,其中包括去年在巴基斯坦被美国无人侦察机击毙的维吾尔极端分子,有时会发布录像,而且在因为9/11恐怖攻击被捕而被关押在关塔那摩湾的人当中,也有维吾尔人。

*恐怖嫌疑被夸大*

贝奎林表示,虽然这些联系不是不可能存在,但中国过去对这些联系加以夸大。贝奎林说:“每次中国警方逮捕到他们所声称的恐怖份子团体,当他们详细描述他们所发现的武器和炸弹时,通常都显示这些都和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无关。因为很明显,这些武器和爆炸装置是自制而不是进口的,不是从中亚或巴基斯坦或阿富汗走私来的,而那些地方的武器唾手可得。”

在上个星期的袭击事件发生后,中国警方表示,他们收缴了大约30件武器,包括匕首、短刀、长刀、斧头、以及三件尚未使用的自制燃烧弹,48块石头,和一个弹弓。

国王学院“国际激进主义问题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潘图希表示,最近的这起暴乱显然更像是当地愤怒情绪的爆发。

潘图希说:“就我们目前看到的证据,很难想象这是有组织的恐怖份子网络在巴基斯坦受训后,被派遣回中国进行这项攻击的。我的意思是,我们所看到的这项攻击的质量和攻击力相当低下,很难想象这是他们想要做的目的。”

除了泛指分离主义的目标和刻意攻击当地政法部门外,中国国家媒体的报导还没有指明这次攻击的任何动机。他们否认海外维吾尔团体所声称,攻击事件是在当地居民抗议后发生的。

那些被打死或者被关押的袭击者名字迄今还没有公布。中国的报导说,参与这次事件的人,年龄在20岁到40岁之间。

但是无论如何,中国国家媒体的报导也提到,并不是所有受伤和被打死的人都是汉族人,其中若干人是少数民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