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舆论呼吁中国铁道部停止“大跃进”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

7月23日发生在中国温州附近的严重动车追尾事故,引起人们对中国铁路--特别是高速铁路--发展的反思。一些人呼吁调整高铁产业的发展节奏,还有人发出了“中国,请你慢些走”的呼声。

中国国务院组织的一个联合调查组正在事发地展开调查。与此同时,许多人开始就事故的深层次原因进行反思。

*悲剧源于追赶第一*

反思之一认为,这次事故是一味追求“世界第一”而酿成的悲剧。批评人士指责中国官员好大喜功、急功近利,为追求政绩而不惜以安全为代价。

全国政协委员、作家梁晓声说:“在中国有这种现象,比如说要建广场一定是最大的。我们要求世界最大的,最好的,最气派的,最快的。而这些都折射出一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的浮躁心理。”

由于严重违纪而落马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就很为中国高铁总里程居世界第一而自豪。他得意地说,中国高铁技术最完备,速度最快,目前在建里程最长。
中国的高铁列车(资料照片)

中国的高铁列车(资料照片)

中国从2004年开始发展高铁,短短几年就在试运行中把最高时速提高到近400公里,而1964年建的日本新干线达到这个速度却用了几十年时间。为此,刘志军表示,中国高铁技术已经“由追赶者变为引领者”。

*“大干快上”惹的祸*

反思之二认为,此次事故是“大干快上”惹的祸。有论者指出,“我们正在为追求过快的发展速度付出代价”。以京沪高铁为例,五年的工期,三年就完成,然而开通不到一个月,就有5起故障被曝光。

资深媒体人李大同认为,这些都是急功近利的结果。他说:“根本没有通过严格的检验,试运行,以及各种复杂恶劣情况下的可能性的设计。我觉得都没有。因为它不是偶然出一次事故,是连续出事故。哪有那么脆弱呢,不可能的事情。”

《经济参考报》援引中华铁道网首席执行官于丁的话说,近几年的高铁建设速度过快、工期太紧,因此在质量控制方面存在很大的难度,并且在招标上有最低价中标的现象,这容易使个别企业为中标不择手段。

甚至在司机培训上也图快。《新京报》记者发现,中国动车司机培训时间明显短于其他国家,存在“速成”现象,中国首批高铁司机培训仅用了10天。
北京南站的铁路线(资料照片)

北京南站的铁路线(资料照片)

*政协委员:调整心态 扎实前进*

中国过去很落后,因此总想尽快赶上发达国家。毛泽东时代曾经提出15年超英赶美的计划,可是“大跃进”的结果恰恰适得其反。

梁晓声说:“它是不可能的,就是现在我们和欧美在许多方面的差距少则二三十年,多则也还有半个世纪。因此这都要慢慢地、从容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扎实地去缩短距离。我认为,中国从总体上要调整的一个发展心态。”

一些专家认为,中国高铁的建设速度应该放缓。时事评论家童大焕则发出这样的呼声:“中国啊,请你慢些走,......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
北京南站的铁路线(资料照片)

北京南站的铁路线(资料照片)

*观察家:高铁步伐并非太快*

不过,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有不同看法。他说:“任何一项技术都是在血的教训里面,在一个一个事故中慢慢成熟起来,发展起来的。我想,中国的这个事情也不例外。中国高铁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有点人为的拔苗助长等等,我感觉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仲大军反对把这次事故扩大化、夸张化,并推而广之,跟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密切联系起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