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债限僵局美选民厌倦两党极端态度


美国两个主要政党被称态度极端。图为明尼苏达州众议员米歇尔巴克曼资料照

美国两个主要政党被称态度极端。图为明尼苏达州众议员米歇尔巴克曼资料照

美国政界领导人极力要在星期二之前,找出提升政府债限的妥协办法,而选民以及分析人士一致谴责造成僵局的过激政治立场。尖锐的政治分歧,通常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特质。但是从历史上看来,这个国家往往也会找到一项妥协之道。

美国选民已经对华盛顿的国债僵局感到厌倦。他们呼吁对立双方进行妥协。

一位美国男子说:“对某些人来说,临到悬崖的边缘是够刺激的。但是那在治理国家上,毫无意义。”

一位美国妇女说:“我觉得就像一名被宠坏的小孩一样。一定要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否则就免谈。”

有些美国人问,这种极端的政治立场,是否会使美国变得难于治理。

目前美国民主党控制了白宫和参议院,而共和党是众议院的多数党。就连奥巴马总统最近在对全国发表的一项演说中,也难掩沮丧之情。

他说:“美国人民也许选出了分裂的政府。但是他们并没有要选出一个没有功能的政府。”

可是政治斗争使美国为了履行债务责任 而要求提升举债上限的问题,面临严峻的阻碍。

很多共和党人士说,他们的选民要求他们缩小政府的规模,如果他们办不到,选民就将在下次选举中和他们算账。

来自明尼苏达州的联邦众议员米歇尔·巴克曼是一名在茶党运动中主张小型政府的活跃份子。她现在也在竞选共和党总统侯选人。

巴克曼说:“总统先生,不要提高国债上限。人们对华盛顿不聆听人民心声感到厌倦,人们对不务实的政界人物感到厌烦,就是这些人说我们还要继续开支下去。”

*国债之之争凸显政治两极化*

很多分析人士把债务之争看作是美国政治不断两级化的最新例证,两极化的趋势已经累积了几十年。

在华盛顿美利坚大学教授政府事务的大卫.都伯林教授说:“事实上现在两党更为两级化了。我认为这主要是受到我们政党初选过程的驱使,因为如果你是温和派,你就越来越不容易得到民主党或共和党的提名。”

由于主要大党内的温和派不多,因此要在有分歧的议题上找到一个大家都能同意的做法就变得越来越复杂。

前共和党参议员洛特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电视节目中说,新当选的国会议员看来比较不愿意妥协。

洛特曾经担任参议院的共和党领袖,他通常能找到一种方式和当时的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达施勒达成妥协。前参议员达施勒也参加了同一个电视节目。

*选民要在明年中给两党好看*

政治策略分析人士马修.多德指出,选民现在很愤怒,如果国会和总统无法就国债上限问题达成协议,选民就会在明年的选举中让各方承担责任。

多德说:“基本上,美国人认为华盛顿已经成为无法运作的污秽之地,每个人似乎非常无能,无法像个成年人一样坐下来讨论解决问题。”

民调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希望国会在债限问题上作出妥协,并且把重心放在创造就业机会和美国经济的成长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