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黑白颠倒的国度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

7月23日夜间浙江温州发生的动车追尾事故以及中国当局的事故处理,在国内外受到强烈的批评、质疑、谴责。

*“公众质疑,伤害铁道部”*

目睹了温州高铁惨祸发生、中国当局救人不力而且还声称自己有理,成千上万对政治感到绝望的中国公众利用互联网相互转发如下的政治笑话:

“记者采访一温州扫地大妈:‘您对这次动车事故有什么看法?’大妈一脸正义:‘没让老百姓赔动车就不错了!’”

显然,这位笑话中的大妈对中国的国情了解得还不够透彻。在这笑话流行了一个星期之后,备受谴责的中国铁道部开始反击,大有让这位大妈为自己所说的话感到后悔的势头。

7月31日,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中央宣传部的禁令之下,中国媒体除了个别例外全速停止有关温州动车追尾惨祸的报导。中宣部要求包括互联网媒体在内的国内媒体只是刊登、播发“正面报导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

接受中宣部控制的中国媒体奉命开始扭转舆论潮流,突出刊发“正面报导,” 其中包括全力重竖铁道部的正面形象。这种努力从几个中国门户网站的新闻标题可见一斑:

铁道部称质疑救人第一伤害了我们的感情---新浪网
铁道副部长:质疑救人第一深深伤害了我们的感情---搜狐
铁道副部长:质疑救人第一深深伤害了我们的感情---红网

换句话说,笑话中的温州大妈显然是对中国国情估计过于乐观了。在发生了温州动车惨祸、中国公众受害之后,按照铁道部的逻辑,中国公众确实是应当向铁道部作出道歉甚至赔偿。

面对来自公众的质疑,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表示,指责铁道部救人不力,“我们感到深深伤害了在事故救援第一线2000多名铁路职工,3000多名地方的公安、驻军、武警、消防、卫生等部门、群众的感情,他们为事故救援救人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陆东福副部长的逻辑显然是,如此伤害铁道部,如此一举给至少是给五千人造成精神伤害,真乃大逆不道。

*到底应当相信谁?*

在温州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之后,本来就在中国公众心目中名声不佳的中国铁道部的表现可用“恶劣”一词来形容。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事故发生之后举行的记者会更是一个举世公认的公关灾难,使铁道部成为全中国的众矢之的,而他自己也成为让人笑不出来的笑柄。

显然,在王勇平酿成公关灾难的问题上,铁道部反应灵敏,接受教训,不再委派王勇平来面对中外记者代表铁道部发言。近日来,铁道部推出副部长陆东福面对中国官方媒体,替铁道部说话。然而,就目前而言,陆副部长的话显然依然难以取信于民。

中国公众以及国际媒体对铁道部的最大质疑,是铁道部将迅速恢复通车、为国争光、为自己挽回面子放在首位,将全力搜求幸存者以及受难者放在次要的地位。来自各方的报导,以及当事人的见证,都表明了这一点。

但是,陆副部长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再次否认铁道部救人不力。他说:

“直至24日23点30分左右(注:即事故发生27个小时之后),在确认没有幸存者,并对遗物、车体进行清理收集完后,救援工作结束。在此之前,铁路部门指挥人员从未宣布过‘停止搜救。’”

然而,至少有两个来自现场的重要见证人已经对全世界提供了亲历的见证,他们的见证跟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的说法完全不一样。

一个见证人是在这次事故中丧失了四位亲人的杨峰。他死于非命的妻子有7个月的身孕,尸体没有头部,不知道是被撞丢的,还是被铁道部的掘土机铁铲斗给铲掉的。

杨峰在7月24日半夜两点,也就是事故发生之后大约六个小时赶到事故现场,就发现现场已经停止救人。铁道部当局已经开始进行恢复通车作业。

杨峰强烈谴责铁道部为抢先通车而阻碍救人,并气愤地质问,本来现场还有消防救援人员在施救,但铁道部的人介入之后,消防人员立即被撤离;到底是救人重要,还是恢复通车重要?

与此同时,因为抵抗成命、坚持在残破车厢搜救、从而救出了两岁半的小姑娘项炜伊(小伊伊)的温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队长邵曳戎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明确表示,在争分夺秒搜求幸存者的时候,“他们”提出要把车体从高架桥上用吊车吊走。

邵曳戎立即对这种命令提出抗议,并坚决抵制。邵曳戎当时提出的抗命理由是:“万一里面有生命呢?你怎么交代?!” 邵曳戎坚持要车体留在高架桥桥面上,继续在车体内搜寻幸存者。就这样,小伊伊才侥幸躲过了全世界所看到铁道部处理车体的野蛮作业,幸存了下来。

邵曳戎在接受电视采访、讲述当时的场景的时候,记者特意特别追问他:你说的(下令停止搜救转移车体的)“他们”是谁?

邵曳戎的回答是:“是(负责现场指挥的)铁路工作人员。”

特大铁路事故发生之后,铁道部是否实施了充足的救援?对这个问题,分别有YES和NO的答案。

中国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说YES。杨峰和邵曳戎说NO。人们到底应当相信谁?

中国总理温家宝说,“救人,铁道部是否做到,要实事求是回答。”

中国公众和世界舆论依然在期待中国铁道部的回答。

不过,从来自中国的各种迹象看,相信铁道部说法的人似乎不会太多。7月31日,在中宣部有关禁止报导或评论温州动车追尾惨案的指示下达之后,中国的门户网站搜狐网依然发表一篇评论,对陆东福的说法予以强烈的质疑和谴责:

“铁证面前,这位(铁道部)负责人尚且能够如此不顾事实地信口狡辩颠倒黑白,实在是对死伤者及其亲属们的最大不敬。”

*新华社有关事故原因的新说法*

7月31日,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发出一则英文短讯,翻译如下:

“温州-有关当局表示,华东浙江省致命性高速铁路撞车事故遇难者的15家遗属星期六晚间同意接受政府的赔偿。

“同意接受的这些家属将得到每位遇难者约 915,000元(大约相当$143,000美元)的赔偿。这一偿付额几乎是最初500,000元开价的两倍。

“一个星期前,一列高速列车撞上另一列因遭受雷击而停止的列车,导致40人死亡,190多人受伤。”

显然,作为执政党和政府的权威通讯社,新华社的这则报导完美地体现和贯彻了中宣部“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不要做反思和评论,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的指示精神。

但新华社的这则报导显然也提出了这次动车追尾事故原因的一个新说法。

迄今为止,中国官方对事故的发生提出了五种解释,或不是解释的解释。它们分别是:

1)雷击导致事故路段电力供应出现问题;
2)追尾车司机可能是疲劳驾驶,从而导致人为事故(注:这种找不到任何凭据的说法是中国政府高级铁道专家王梦恕提出的,王梦恕因此被千百万中国网民强烈谴责为“丧尽天良,” 诬蔑当场身亡、不能说话的追尾的D301动车司机潘一恒)
3)雷雨期间以及前后,事故路段供电正常;
4)事故路段铁路交通信号控制系统出现故障,应为红灯却显示绿灯,导致后来的列车进入不该进入的行车区间,发生追尾;
5)事故路段交通信号控制系统研制单位在发表声明表示道歉之后,又发表声明表示现在不清楚是否是交通信号控制系统有问题。

如今,新华社的英文短讯又提出了被追尾车遭受雷击停车,导致追尾事故发生。于是,新华社提出了有关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第6种解释。

新华社的解释英文原文如下:

Forty people were killed and another over 190 were injured a week ago when a bullet train rammed into another that had stalled after being hit by lightning.

现在还不清楚新华社在这里是提出了一种新解释,还是英文表达不当,实际上并不是表示被追尾车遭受了雷击行走不得。

*世界舆论的谴责*

温州动车追尾惨剧发生之后,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受到中国国内公众和世界舆论几乎是众口一词的谴责。世界媒体的谴责可谓汗牛充栋,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7月31日发表的社论可以说很有代表性。

《读卖新闻》
社论的题目是,“中国的事故应对/保密体制与草菅人命已是病入膏肓。”社论说:

“可以认为,今后中国国民难免将把具体事态放下,把批判的矛头由铁道部转向政权中枢。”

“中国浙江省温州发生高速铁路追尾事故,温家宝总理前往现场,探望被害者,慰问死者家属。转而采取由总理亲自出马的方针,显然是意在早早把事情了结。”

“这次事故发生后,中国政府的保密体制和轻视生命的姿态,导致国民愤怒爆发。在事故发生之后,当局立即把事故车辆掩埋地下,导致国民认为是‘销毁证据’从而提出批判,在受到批判之后当局再匆匆把掩埋车辆掘出;另外,当局在事故发生一天半之后就恢复了通车。”

“在搜救行动结束之后,又从事故车厢里救出一个两岁的女孩。中国政府由此受到草菅人命的批判也是理所应当。”

“铁道部先是提出每个死者50万元给遗属赔偿金,然后再比照航空事故把赔偿金提高到91万5千元。显然,这是为了早早了结,让遗属‘闭嘴。’”

“对政府提出批判的原动力,来自有1亿7000万人使用的中国版的推特,即中国所谓的微博,以及视频分享网站。虽然当局实行互联网出版审查,但依然是有大量的信息透露出来。”

“尽管中国政府下令国内媒体不得转载微博,不得独立采访,只能使用国营的新华社的新闻稿,但一些新闻机构并没有听从这一指令。这是过去所没看到的现象。中国媒体突破禁忌,批评政府,而负责言论管制的机关中宣部对此将如何应对,对这一点必须予以密切观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