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违约风险刚消 奥巴马新愁又到


奥巴马总统7月29日在白宫要求两党努力,避免债务违约

奥巴马总统7月29日在白宫要求两党努力,避免债务违约

美国两院通过国债上限法案后奥巴马总统立即签署使之生效,从而避免了因美国债务违约而可能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大地震。奥巴马当天表示,这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重建美国经济。分析家们认为,债务风险虽已消失,但奥巴马的连任前景并没有因此而明朗起来。

人们总爱用“戏剧性”一词来形容那些悬念度颇高的事件发展。但是要用这个词来描写美国国会这次为提高债务上限而展开的谈判的紧张程度,却有不够“给力”的感觉。

提高债务上限原本被几乎所有金融专家都认为是日常操作、毫无悬念的东西,结果还是让国会给搞得很多人都开始相信违约不是没有可能的。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世界上多少人的心给揪得惨不忍睹。

现在谈判终于达成了结果。众议院民主、共和两党在经过激烈谈判之后于周一达成协议,同意提高债务上限并削减政府开支。周二,参议院迅速通过,奥巴马签署,使之成为法律。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可喜的发展不仅没有消除人们的不满情绪和市场的担忧,反而让人有一种不祥的感觉。美国三大股指再次出现大幅度下滑。

在市场大跌的同时,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发表文章,直喊“经济低迷时削减开支不会改善预算状况,还可能会使情况恶化”,还说这就像中世纪的庸医给病人放血,不仅不能治病,反而会使病人身体更加虚弱。

克鲁格曼严厉批评奥巴马在这次谈判中向共和党投降,做出了不应该做出的让步。他同意削减开支,但放弃了给富人加税、增加政府收入的要求。克鲁格曼指出,奥巴马在关键问题上让步是一种习惯。去年12月,他同意延长布什的减税计划。今年春季,他在和共和党就预算僵局可能会导致部分政府机构停摆的对抗中屈服。这次又为了提高债务上限而放弃了民主党的核心主张--对富人加税。

民主党内对奥巴马总统的不满情绪非常强烈。华盛顿进步改变运动委员会创始人泰勒女士8月1日对媒体表示,“看到一位民主党总统在谈判桌上放弃对富人征税的提议,而且要推动一个导致削减社保福利、医疗保险和老年人医疗照顾的议案,这让人觉得好像走进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泰勒也表示,奥巴马正在谋求连任。他在债务上限谈判中的让步可能是为了争取独立和中间选民的选票。但是,泰勒认为,这个策略未必明智。这样做会削弱奥巴马基本盘的支持。曾经在2008年给奥巴马捐款1700万美元的20多万人已经表示,如果奥巴马同意削减社保基金,那么他们就不会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给奥巴马捐款,也不会拿出时间来参加他的助选活动。

但是,也有一部分专家认为,奥巴马总统在推动各方在债务问题上及时达成协议将会给他带来一些政治上的利益。中间派组织”第三种道路“(Third Way)的副总裁马修·班内特(Matt Bennett)对华盛顿一家地方报纸说,“美国公众真的非常不喜欢这次关于债务上限的争论,认为非常荒唐。为结束这场争论而做出让步的人必然受到人们的喜爱。”班内特说,“奥巴马这次就是这样做的那个人。”

华盛顿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也认为,美国选民现在最关心的是工作和经济。尽快摆脱债务问题,奥巴马才能够把工作重点放到创造就业和恢复经济上来。只有把经济恢复起来才能够得到多数选民的支持。

美国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戴维·罗德(David Rohde)对《观察家报》(Examiner)说,半数的美国人觉得美国还在衰退之中。“如果经济好转,奥巴马想不当选都不可能。”

奥巴马计划在星期三到芝加哥参加两个筹款活动,全力投入明年的竞选准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