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维权律师唐荆陵由监视居住地被送至湖北老家


维权律师唐荆陵(资料照片)

维权律师唐荆陵(资料照片)

因被当局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被异地监视居住5个多月的广州律师唐荆陵8月2号被当局送回湖北老家。在他被监视居住期间也遭到公安软禁的家属称,一直在住处外面日夜看守的公安和保安人员也在8月2号撤岗,抄家时拿走的电脑、手机等物品也已归还,但是唐荆陵目前是否仍然受到监视还不清楚。

*是否自由不得而知*

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8月3号晚上对打电话询问情况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已经跟在湖北的唐荆陵通过电话,唐荆陵目前情况还好,他向关注他的各方面人士和媒体表示感谢。至于唐荆陵身边是否仍然有监控的警方人员,还不得而知。

汪艳芳说:“有没有人监视,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到老家的话,可能比在这边相对要松一些,因为在家里面嘛。”
维权律师唐荆陵(资料照片)

维权律师唐荆陵(资料照片)

*敏感时期多人被失踪*

唐荆陵律师于2月22日与独立中文笔会成员野渡同一天被广州国保人员从家中带走,之后一度与亲友失去联系。3月2日两人又在同一天被抄家,电脑、书籍、光盘等物品被扣押。独立作家野渡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在广东番禺被监视居住。

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表示,当局给唐律师等人安上的所谓煽动颠覆罪名跟另一位维权律师遭殴打受伤的事情可能有关。

她说:“最初被带走以前不是刘士辉被打嘛。最早的时候是他被打这件事嘛。后来就是监视居住。”

今年2月,正是互联网上匿名人士响应北非、中东茉莉花革命,呼吁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些中国主要城市举行散步抗议活动的时候。

2月20号中午,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被怀疑准备前往茉莉花散步集会地点,双腿遭到一些不明身份者打伤,几天后被公安带走并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6月中被送回内蒙赤峰老家。同一时期,中国有不少地方的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遭到类似监控和抓捕。

据参与网消息,野渡也是在6月前后回到广州家中,但仍然处于被“监视居住”状态,其楼下新设立了警亭,门口有三四名便衣人员看守。

*唐荆陵:监视居住决定不合法*

唐荆陵3月2号被抄家时,公安人员曾将他带回家中。他的妻子后来发现唐荆陵留下的警方监视居住决定书,才得知他因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于3月1号起被监视居住,监视居住地点在广东番禺大石培训中心。他被监视居住期间一度有公安人员透露可能要判他十年重刑。唐荆陵在这份监视居住决定书的签字一栏上用清楚的笔迹注明该决定不合法。

唐荆陵长期积极推动流动劳工的法律常识普及工作,以法律从业人员身份多次参与争取言论自由的公众呼吁,曾为东莞兴昂劳工骚乱案件、番禺石壁三村罢免案件以及太石村罢免事件等案件从事维权活动,并由于代理太石村被捕村民案而被剥夺执业资格。

中国警方向唐荆陵发放的监视居住决定书(图片:博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