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新疆事件中国缘何指责巴基斯坦?


图为7月18日新疆和田发生冲突之后,人们从警察局抬出担架。

图为7月18日新疆和田发生冲突之后,人们从警察局抬出担架。

7月30号和31号新疆喀什连续两天的暴力事件之后,喀什地方政府说,被抓到的一名嫌犯说此次被定性为“暴力恐怖犯罪”的主谋曾经在巴基斯坦受训。一时间,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是否有变、这次发生的暴力事件、以及今后有可能发生的暴力事件,在多大程度上,和巴基斯坦有关,成为了国际社会瞩目的一个焦点。

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说,“中国极少公开直接指责巴基斯坦,这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中方或者是对巴基斯坦政府在反恐方面不给力,公开表示不满,或者是急于想要把这次暴力事件说成是外部势力主导的。”

*意在淡化内部矛盾的激化?*

将事件说成是“外部势力”主导的,或者可以淡化众人对内部矛盾、或者说是矛盾的“内部性质”的关注和聚焦。

从西藏到内蒙到新疆,中国的中央政府这些年来一直在采取大量注入资金和人力的方式,来发展当地,促进民族团结;但是这种“开发”以及“和谐”的方式,似乎并不是很见效。

英国皇家国际关系学会的亚洲问题研究员布朗博士说,上述作法“并不能解决宗教方面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不了族群之间的问题。”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在开发大西北的过程中,来自其他省市的一些汉人在这些边疆地区得到了发展,少数民族的官员可能也没有吃亏,但是当地普通民众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有所受益,这个关键性的指数,或许没有被给予足够的重视。

英国学者麦克尔·迪隆(Michael Dillon)在发表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上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维吾尔人的不满涉及到许多方面,其中包括2009年7月乌鲁木齐事件一周年之后,很多人家的维族青年男子都未经审讯而遭到关押。另外,政府方面禁止当地妇女戴黑头纱、穿黑袍子;与此同时,一些维族人也为自家的农田被征收去做发展用地,感到不满。

这位专家说,维族人在新疆的处境是他们和汉人之间的矛盾的根本。只有当他们不再贫穷、不再感觉被边缘化、不再感到受歧视,问题才能够得到解决。

*汉人和维吾尔人都担心报复*

从华尔街日报和路透社派到喀什的记者发回的报导可以看出,当地的汉人和维吾尔人都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安全感。路透社援引一位在喀什住了十多年的王姓男子的话说,他明年准备回到内地去了,因为“事儿出得有点太频繁了。”

另外一位汉族男子说,政府一心要把喀什建成特区,但是他说,“发展经济,首先要有人,而现在,汉人都感到很恐慌。”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说,很多汉人都觉得,他们现在已经是目标了,而且类似的暴力事件今后很可能还会发生。与此同时,一些维吾尔人也怕汉人报复。

*事发时巴基斯坦情报局长正在访华*

至于说7月30和31号两天连续发生的暴力事件,在多大程度上和位于巴基斯坦的恐怖训练基地有关,一时恐怕难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印度一家新闻社(ANI,亚洲国际新闻社)星期三发自新德里的一篇评论说,虽说“暴力恐怖团伙的主谋在位于巴基斯坦的东突厥斯坦恐怖训练基地接受过制造爆炸物等训练”这一说法是喀什当地政府公开发表的声明,但是没有中央高层点头,喀什地方政府恐怕是说不出这种话的,也就是,恐怕不会直接点巴基斯坦的名的。

ANI在报导中还透露说,喀什事件爆发的时候,正值巴基斯坦情报部门ISI的主管帕夏(Shuja Pasha)访华之际,而他和中方讨论的问题之一,就是新疆地区呈上升趋势的暴力事件。

与此同时,巴基斯坦[黎明报](Dawn)星期三的一篇社论说:“来自新疆的消息对巴基斯坦不利。我们最亲密的盟友中国说,在我国受训的极端份子是最近两轮杀伤事件的主谋。”

巴基斯坦黎明报的社论说,维吾尔人对汉人统治的不满确有其根源;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迫变成了少数民族,文化受到了外来的攻击,任何对政体感到不满的社会群体,都有争取权益的权利,维吾尔人也不例外。不过,当地的运动开始得到了外部的支持、例如像来自巴基斯坦伊斯兰极端主义份子的支持,这就让人有些担忧了。这说明,过去这些年来,巴基斯坦一直允许各种各样的宗教极端团伙在巴基斯坦境内活动。

巴基斯坦黎明报的社论说,虽说巴基斯坦外交部明确表示,在打击东突厥斯坦这方面,将一如既往的给予中方全力支持,但是,巴基斯坦方面有必要保证不让东突在吉尔吉特-巴尔提斯坦(Gilgit-Baltistan)等地的训练营受训,只有这样,中方才会认为巴基斯坦政府做出的保证是靠得住的。

巴基斯坦黎明报报导说,东突的头子哈桑.马赫苏姆(Hassan Mahsum)2003年被巴基斯坦军方击毙,后来该组织的领导人阿卜杜.哈克(Abdul Haq)2010年被美军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在北瓦济里斯坦地区炸死。报导说,东突的核心份子据说目前仍然在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往返穿梭。

*中方一改过去礼节性说法*

巴基斯坦的另一家报纸每日新闻报(The Daily Times)在一篇社论中说,“过去,中方一直是请巴基斯坦方面留心东突活动的迹象,但是这回,中方一改以往的那种礼节性的说法,明确表示,东突成员是在巴基斯坦受过训练的。现在看来,阿富汗圣战期间开始的那些训练基地,目前正在从各个方面对我们造成不利。”

星期三(8月3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并没有公开指责巴基斯坦。他表示,巴基斯坦是国际反恐的重要前沿,为打击恐怖主义做出了突出贡献。他还说,中国和巴基斯坦是友好邻邦,双方在反恐领域开展了良好合作,中巴之间将继续加强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维护中巴两国及本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