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和平、性爱、救中国(下)


《人民网》批评日本AV女优仓井空的文章旁正是她的广告

《人民网》批评日本AV女优仓井空的文章旁正是她的广告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余幼薇(Katrien Jacobs),即将在11月出版的新书“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People’s Pornography:Sex and Surveillance on Chinese Internet),以一个白人女性的独特视野,研究“性与色情”在中国互联网上的发展,以及其中的政治意涵。余幼薇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

*藉打击色情来审查网路和打击异己*

余幼薇提到,虽然木子美、二月丫头、流氓燕等人在网上展露性感,坦然谈性事,但她们同时也蒙受中国社会极大的压力,经常受到许多道德人士的辱骂。

在这样的风气之下,中国政府以打击色情为名,进行许多言论管制的措施。中国政府在2009年7月,要求所有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电脑,都要安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号称是要过滤色情讯息和网站,但其实将六四等敏感词也一并过滤掉。

而打击色情也成为中共当局在打击异议人士时,使用的工具之一。如艺术家艾未未在2011年4月被拘留时,除了指控他涉嫌经济犯罪,《文汇报》也批评艾未未是“五毒俱全”,说他“散播开的自己露生殖器的行为艺术照片,绝不是艺术,而是对艺术的亵渎,令人作呕”,并说他犯了“利用网络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等罪名。

此外,2009年,中国政府指控搜寻引擎谷歌(Google)的搜寻当中,“存在大量淫秽色情网站链结”,迫使谷歌将其“谷歌中国”与其他谷歌网站的搜寻切断,并对其搜寻结果加以过滤。谷歌之后连续遭受多项指控,并受到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最终退出中国。
余幼薇观察中国网上的性现象

余幼薇观察中国网上的性现象

*色情不危险,审查才危险*

余幼薇在接触许多中国网民之后,发现他们对于网上的色情材料根本司空见惯,也不认为有政府所说的那么恐怖:“我想公众其实心里很明了。民众了解这是一个权力与掌控的议题。(中国)政府试图完全掌控网络世界。像谷歌事件,或打击色情等做法,就让人起疑。中国政府想要恐吓西方公司,他们也想恐吓人民,让人民相信色情是很危险的。但在我亲自与中国人民交谈当中,发现很多人并不认为色情影片很危险,事实上,很多人根本自己都在看。”

余幼薇认为,虽然中国政府老拿色情说事,但中国网民其实习以为常,并且已经不信任政府:“为了维持对互联网的控制,为了要审查各种的现象。到处都有的审查其实非常的混乱,各式各样的东西经常性的被删除、被审查。另外,中国网民其实已经习惯被这样,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当政府说‘我们将消灭所有色情网站’,或说‘上星期我们删除了10万个色情网站’,但网民心知肚明,政府讲的可能不是真的。”

余幼薇发现,有趣的是,《人民网》上批评日本AV女优仓井空的文章“高调宣传色情女星,猫扑百度等还知道社会责任吗”旁边,恰好正是以仓井空为主角的广告,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同性恋博客少关注人权与政治,公民力量无法落实

中国同性恋博客少关注人权与政治,公民力量无法落实

*公民参与男女有别,网上力量并未落实*

在观察中国互联网上公民力量崛起的现象时,余幼薇发现,似乎中国的公民力量还有性别之分,她对美国之音分析:“如果你对公民自由,或对公民自由的讨论有兴趣,会发现当中分成男性的场域,以及女性的场域。男性的场域对于政治议题比较有兴趣,他们对于性欲,或我所谓的‘情色维权’不屑一顾。我用相同的方法,尝试在中国网上寻找男性的裸体照片,但很难找到。所以女性博客作家喜欢展现自己身体,并且为情欲自主而奋斗的这项传统,跟男性的传统分开来了。我希望这将会改变,女性可参与更多的政治辩论,男性也可以探讨更多情欲性爱的议题。”

中国最著名的性别学家李银河就是女性。

关于许多网上讨论,或博客作家的行为言论,是否真的对改变中国社会起到现实的作用,余幼薇说目前看来,面临中国政府与传统文化的双重限制,尚未落实:“在现实生活的活动方面,是很困难的。我想这要看中国大体而言是否能够开放,例如酷儿政治(Queer Politics)、情欲政治(Sexual Politics)等等。对于西方的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而言,能够认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能接纳,并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如同性恋、跨性别或特殊癖好者,是很重要的。”

余幼薇举例,有些同性恋博客作家,在自己的博客上谈论一般生活琐事,但关于同性恋人权,或与政治相关的,较少碰触。她期望这些网上的公民力量能够展现,突破网络以及政治审查,进一步和平的改变中国社会现状。

即将在11月出版的“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将先发行英文版。余幼薇告诉美国之音,也正在与台湾和香港的出版商洽谈发行中文版的可能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