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信用评级下降 各方忧虑


8月5日纽约时代广场上的速报新闻标题为“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

8月5日纽约时代广场上的速报新闻标题为“标普下调美国信用评级”

由于美国信用评级下调,欧洲债务引起不断的忧虑,以及全球经济的成长迟缓,星期一使世界金融市场遭遇到更大的损失。将美国信用评级从三A下调的标准普尔信用评级机构说,美国可能恢复到三A的信用评级,可是在未来的数年之内,看来无望。

标准普尔高级主管人员在一次电话会议中,就上星期五爆炸性下调的宣布,作出了有关内情的补充说明。标准普尔机构曾经在数周之前就开始暗示将要采取这项行动。不过,这一下调举动对很多美国以及全世界人士来说,还是像吞下一粒苦果。

标准普尔的执行董事约翰·钱伯斯说,信用下调,不仅仅是由于美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的失控,还因为预计美国债务负担,未来将更为严重。钱伯斯特别指出,华盛顿方面无法克服政治上的阻碍和进行积极的预算改革。

*政治负面表现导致金融投资信心不足*

钱伯斯说:“我们不管在那一方面,都无法就债务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作出美国政府将能稳定情势的乐观预测。”

钱伯斯承认,其它国家,例如法国面临的债务问题,比美国更为严重,却仍旧维持三A的信用评级。但是他指出,法国和美国不同的,是他们已经施行了明显的改革。一般预期他们终将由于经济产能带来的利益,挽回正在加重的债务负担。

标普公司的高级人员说,有五个国家的信用评级,曾经一度像美国上个星期一样由3A降到了2A上(+),但是又能回升到3A。这些国家包括加拿大、瑞典和澳大利亚。但是他们指出,信用评级恢复到3A,最快也要九年功夫,才能实现。而且必须先以明显的改革措施,改良财政状况以及促进经济生产。

标普公司的国家债信评级单位负责人戴维德·比尔斯说,美国还需要拿出它改革的能力和承诺。

*有待政府决策人士作出表现*

比尔斯说:“以目前美国两党进行的辩论本质和环绕着预算政策的两极观点而言,我们看不出任何可以立即回升到3A债信评级的现象。”

总部在美国加州的全球性投资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负责人穆罕默德·埃尔-厄利安在彭博电视台说,标普公司将美国信用评级下调,可以看作对美国财务前景的政治性评论。

埃尔厄利安说:“标普公司对美国信用评级的下调,并不完全由于美国偿还债务的能力。没有人会怀疑美国的还债能力。真正原因是怀疑美国决策者掌控这些问题,以及恢复美国的经济成长,创造工作机会和振兴繁荣的能力。在他们能达到这些要求之前,我们还会遭到下调的风险。”

埃尔厄里安说,标普公司的下调之举,对世界经济具有心理上和经济上的影响。

埃尔厄里安说:“这对企业界和一般家庭的信心而言,是一项打击。它在经济脆弱之际宣布下调,无疑也使大多数的分析人士忙于下调他们对经济成长的估计。整个周末,很多人都在谈论着经济衰退的问题。”

上个月末期,美国商业部说,美国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增长率是百分之1点3。这项增长迟缓的步调,在标普的下调宣布之前就已出现了。它使一些经济学家对美国经济从迟滞不前的的局面恢复生机的可能性,感到忧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