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真实的历史:走近日本开拓团


日本扶持的满洲国为西方制作的招贴画中的日本农业开拓民(图片来源:Japan Focus)

日本扶持的满洲国为西方制作的招贴画中的日本农业开拓民(图片来源:Japan Focus)

中国黑龙江省方正县当局在舆论压力下拆毁了刚建成的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纪念墙。历史伤疤在现实政治的刺激下再次作痛。开拓团究竟是侵略者,还是受害者?一位日裔美国教授曾经深入访谈,用真人真事还原开拓团的真实历史。

日本向中国东北地区(当时称满洲)大规模农业移民始于1931年9/18事变之后。日本关东军占领中国东北全境,并于1932年扶持清朝废帝溥仪成立满洲国。为了解决国内农村困境,同时巩固日本帝国在满洲的统治,日本政府鼓动和组织大批贫穷无地的农民殖民满洲。第一批成建制的“满洲农业开拓民”在1934年从长野县出发。

*加害者?受害者?*

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系教授玉野井麻利子(Mariko Tamanoi)采访过许多前开拓团成员并写下专著《记忆之地图》。玉野井教授说,开拓满洲国是当时的日本国策,开拓团成员既是帝国主义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加害者”。

玉野井麻利子教授深入采访开拓团遗孤并记下口述历史

玉野井麻利子教授深入采访开拓团遗孤并记下口述历史

她说:“从头到尾这都是国家行为。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和他们面谈,并做实地考察,我的结论是,他们一开始并不想去,但是受到了压力,因为政府对他们说,你们必须要去,这是你们唯一的活路。政府还对他们说,要解决农村人多地少的问题。实际上,到了战争末期也就是1940年代初,日本劳动力严重短缺,根本不需要他们去了,但是还是强迫他们去。从军队角度看,他们必须防守中国和苏联之间的边界。所以日本军队出于战略而把他们分布在边境线一带。因此从这个角度看,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觉得自己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受害者,许多历史学者实际上也同意这样的看法,但同时呢,他们其实也是加害人。 ”



玉野井教授说,很多开拓民对自己的受苦经历记忆犹新,却没有认识到自己其实侵占了异国的土地。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招贴画上的日本农业开拓民(图片来源:Japan Focus)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招贴画上的日本农业开拓民(图片来源:Japan Focus)

她说:“我记得很清楚,我采访的一位男士大概是在1938年去的满洲。他对我说:他清楚地意识到,他劳作的土地实际上是属于当地农民的,但他要努力忘掉这个事实,这是他在中国生存下来的唯一办法。因为他不能回家,也没钱回家。所以他们也没做什么恶事,唯一的就是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活下去,而他知道这是中国农民的土地。我听到的各种这样的故事表明,在很多方面,他们的确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受害者,但与此同时,他们中间并没有很多人意识到这样的事实:他们当时也是入侵中国的人。”

*征服者?落难者?*

日本关东军从中国农民手中廉价收买大批土地,让开拓团耕种。到满洲落户的日本贫农似乎一夜间成为地主。不过,玉野井教授说,这些日本农民并不懂得当地生产情况,只能出钱雇佣中国农民。由于日本移民人生地不熟,战时又劳力短缺,中国农民索要的工钱相当高。另一方面,日本军队只许他们种粮食,不能种烟草等赚钱作物。所以,开拓团成员不仅享受不到“大地主”的生活,连“自耕农”地位都谈不上。

和开拓民和战争遗孤儿深入交谈的玉野井教授说,从他们的口述回忆可以看出,虽然不乏和平相处的例子,但日本农业开拓民和中国百姓以及韩国移民之间常常产生矛盾。玉野井教授的研究指出,这些日本移民虽已在“满洲国”落户,内心却保持着“大和民族优越感”,歧视中国人。他们虽然生活艰苦,和当地百姓相比则享有特权。她提到了1939年的两起暴力冲突案例。在一起案件中,大约60名日本农业开拓民因为砍树纠纷殴打和关押一群中国农民。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日本移民开枪打死一名拒绝为他干活的“满洲苦力”。日本控制的满洲国最高检察厅最终却以“五族协和”为理由撤销起诉,让日本被告与中国原告达成和解协议。

中日全面战争以及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兵源日益短缺,开拓团的男性青壮年被征召入伍,开拓团只剩下了妇女儿童和老人,耕守在靠近苏联的边境地区。

日本开拓民回忆说,到了1943年,当地百姓已看出满洲国早晚要亡,在街上见了日本人,不再那么毕恭毕敬了。

1945年8月9日,苏联军队攻入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土崩瓦解,开拓团平民被抛弃,据信有好几万成员死于战乱、疾病、饥饿以及强制性的集体自杀。

*第三代成人 致力日中友好*

逃难中聚集到方正县的开拓民据信有1万5千人,其间有5千人死亡,一些人回到日本,但是4500名儿童被当地民众收留。

由于战后的日本破败凋零,缺衣少食,1946-1949年期间回国的满洲农业开拓民并不受父老乡亲的欢迎。那些被中国百姓收养的孤儿,长大后在中国东北生儿育女。1970年代中期,大批遗孤返回日本。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玉野井麻利子说,虽然日本政府公开说欢迎他们返回祖国,但这些中国化的日本遗孤在社会上备受歧视。1980年代和1990年代,这些战争遗孤把他们在中国生育的中日混血儿带回日本。玉野井教授说,如今,开拓团遗孤的孙辈已从日本学校毕业,他们利用自己的双语优势和特殊背景,积极从事日中贸易,推动两国友好。

*人性抉择 直击心灵*

中国农民收容日本儿童,在两国充满战争和仇怨的历史篇章中,留下了一段充满人性大爱的历史小节。

满洲农业开拓团儿童在嬉戏(图片来源:Japan Focus)

满洲农业开拓团儿童在嬉戏(图片来源:Japan Focus)

玉野井麻利子教授说:“当时滞留的基本上是妇女儿童,中国的农民真的是对他们施与了同情。有些人把他们藏起来,不让他们遭受苏联军人的攻击。显然,在那个时候,女人要做最困难的抉择,忍痛把孩子留下来,因为这是让她们以及孩子们都能生存下来的唯一办法。我听这些故事时心里很难受,不过与此同时,这些故事也让人深深感动。”

在爱国声浪下被拆掉的方正县日本开拓团民亡者名录墙的序言写到,收集亡者姓名并刻录于墙,“一为告之日本后人,其先人长眠于此,勿以忘之;二为展示人类至善大爱乃人性之根本;三为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反思战争之危害,昭示和平之可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