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黑监狱亲历者目击:恐怖、黑暗、绝望


喊冤的中国访民

喊冤的中国访民

中国访民揭露黑监狱的恶劣条件和残暴行为。他们原本希望进京上访解决问题,但却被关进黑监狱遭受非人待遇。维权人士说,中国黑监狱仍然比比皆是,暗中操作。

进京上访,往往是冤民昭雪无门,希望冤情得以申诉的最后希望。但很多访民到北京后,问题得不到解决却落入黑狱,完全失去了人权,受到粗暴对待。有的被遣返原籍送入精神病院,更是有冤难申。

*伏伟:问题没人管,反落入黑狱*

山东临沂访民伏伟说,她从事幼儿教育成绩突出,但由于强拆问题,她丢掉了工作又欠下了大笔债务。问题在当地得不到解决,因此她准备好上访材料到了北京。

她说,她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北京,却落入黑狱。从7月1号到14号,她饱受折磨。

她对美国之音说:“我干的是太阳低下最光辉的事业,我从事幼儿教育这么多年,在临沂干得这么好,本应受到法律和政府的保护。没想到幼儿园的问题没人给解决,我自己倒进了黑监狱,我真是想不通啊。”

7月1号,她携带上访材料路过天安门广场,被安检人员搜查出来,随即被带进天安门公安分局关押,下午,警察将伏伟塞进汽车押送到被访民谑称“信访集中营”的久敬庄救济中心。

2号伏伟和其她几名访民被转移到丰台区新宫村已经关押了30来个来自不同省份访民的黑监狱。

*3个黑狱中苦熬14天*

伏伟说,一路上,押车的看守对他们进行威胁,不准他们出声,否则就用胶布封嘴,绑住手脚,往死里打。
和她一起共三人被关进了一间只能容纳一张床的小屋,身份证和手机都被没收。铁门一关,完全就是置身牢房。

7月8号, 伏伟和临沂的其它两名访民一起被押往十八里店的临沂驻京办楼下的一座小院落里的小屋内。小院有高墙围绕,配备了三道铁门。院内的几间小黑屋没有窗户,关上门密不透气,又闷又热,开开门则蚊子叮咬,难以入睡。伏伟描述说,“在这黑监狱的几天里,每顿饭是驻京办人员吃剩的馒头,有的还长了毛,只能配着难以下咽的酸咸菜充饥。 ”

伏伟说,她难以忍受如此折磨,又急又气,手砸铁门质问一名崔姓看守:“为什么把她关进黑监狱?那看守竟耀武扬威地说:‘这是中央政法委批准的’。”

*长期访民几乎都进过黑狱*

人权观察人士说,中国各地驻京办都负责处理本地进京的访民,很多黑监狱被陆续揭露出来。中国政府去年一月出台各地驻京办管理政策,命令在半年内撤销数千家驻京办,但黑监狱的问题并没有岁撤销驻京办而消失或减少。

关注中国民众权利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说:“驻京办在明处,黑监狱在暗处,不挂牌子也不是一个机构,正因为在暗处,黑监狱就很多,也无法统计。”

他说很多长期上访的访民几乎都被送进过黑监狱。

由于黑监狱这种做法让访民人间蒸发,令家人朋友不知行踪,导致被禁访民更加无助。

*李宝强:政府雇黑社会打人*

一名被关押了30天、此后设法报警,最终获得自由的费县访民李宝强说,一些访民无法和家人联系,就长期在黑监狱中受罪。他说,苍山地区的一位访民已经89岁了,已经被关押了几个月。

他向美国之音描述了黑监狱的情况:“不让出去,没收手机身份证,关进关小黑屋里不让动探。吃的是馒头咸菜。有很多人挨打,是政府雇的黑社会,专门顾的打手,雇的黑社会人员打人。”

另一名八湖 镇人麻俊森也有 70岁, 被关押了40天,伏伟说,这名老人哀求回家时被驻京办王健惨无人道地殴打,致使老人卧床不起,茶饭难咽。

伏伟被关押几天之后,又一名访民被关了进来,他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手机没被看守搜走。伏伟借用这部手机悄悄和他的丈夫王建平取得了联系,同时报警。

*警方:都是政府机构,不好干涉*

王建平1号和妻子失去联系以后焦急万分,多次通过北京市110 报警但一直杳无音讯,13号王建平接到伏伟的求救电话后急忙再次报警,终于盼到北京18里店派出所回话,但对方的说法却是:临沂驻京办也是政府机构,不好干涉他们的工作。

伏伟说,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实在压抑,她觉得渺无希望,决定以自杀抗争。她砸碎玻璃,当即割腕。黑监狱头头怕闹出人命,连夜将伏伟押送回临沂。

这种事情对伏伟来说非常离奇,以前她根本不了解。她说,黑监狱中的情形非常恐怖,很多场面就像过去看到的影片中描绘地下党受迫害的情景,令人难以置信。

她在接触到的狱友中了解到,有些被驻京办认为问题更严重的访民就被送回临沂,那儿的山沟里有条件更恶劣、管理更残暴的黑监狱。

*黑监狱精神病院都关访民*

人权观察人士说,访民遭受虐待的方式不仅仅是黑监狱,更惨无人道的是被送进精神病院。

广东省南雄市遭强拆访民罗映华就是被当地信访办主任联合警察一起送入精神病医院的访民之一,她被迫就医已经长达5个月之久。

维权网报道说,罗映华2004年因房屋遭到强拆,报警无果,反被派出所副所长谢林殴打一顿,因而心中有冤,不服,多次进京上访。

2011年3月从北京上访返乡后就被南雄市雄州镇信访办阳程主任亲自带队与当地公安人员以解决她的问题为由进行诱骗,将她送进粤北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

罗映华的儿子陈志文刚从南京工业技术学院放假回来,7月25号见到见了自己的母亲。 陈志文对美国之音说,他离开母亲前,母亲罗映华是正常人,没有精神问题。这次见到妈妈,看到她被迫害得神情有些呆滞,但他也不认为因此母亲就有精神病。

*访民:和谐之下有阴影*

乐昌精神病医院主治罗映华的医生张红娇对美国之音说,罗映华有偏执的病情,被送来时信访办说她在北京上访期间在接待站门前大小便,神经有问题。张医生也表示,如果罗映华的家人有异议,可以由专家出面做司法鉴定。

民生观察工作室的刘飞跃说,根据他了解的情况,将访民和异议人士送入黑监狱和精神病院的做法非常普遍,很多地方当局就是用这种手段设法临时或永久地阻止民众上访。

他对美国之音说:“(当局)它也明知到你是正常的,但就是不愿看到你上访。就是要把你关到精神病院里面去,可以说这是它的方式之一。”

中国中央政府提倡和谐社会,因此有些地方政府就以牺牲民众的人权和自由来造成一种看来和谐的局面。

访民伏伟说,临沂市这么迫害访民,可它还被评为了是全国文明城市,文明指数最高,被称为“大美第一,和谐第一”城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