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高铁“大跃进”终结 和谐号急踩刹车


北京南站的京沪高铁和谐号

北京南站的京沪高铁和谐号

以“大跃进”速度高歌猛进的中国高速铁路终于开始降速。国务院在民众的抗议和质疑声中决定,适当降低新建高铁运营初期的速度。有分析人士表示,此举非常及时,但更重要的是,应进行深刻反思。

星期三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最近在温州附近发生的动车追尾事故做出三项重大决定:开展高速铁路及其在建项目的安全大检查;适当降低新建高铁运营初期的速度;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

*高铁适当降速 *

国务院说,新建高铁运营初期,要根据不同线路实际情况, 科学评估,适当降低运营速度。

国务院还表示,对已经批准但尚未开工的铁路建设项目,重新组织系统的安全评估。暂停审批新的铁路建设项目,并对已受理的项目进行深入论证,合理确定项目的技术标准和建设方案。

近年来,中国铁路进行过几次大提速。车开得越来越快,可工期却一再缩短。京沪高铁的计划工期为五年,三年就完成了,开通不到一个月,便发生了好几起故障。

为此,人们指责由于严重违纪而落马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等中国官员,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只顾争当世界第一。

*国务院决定体现民意*

这次高铁降速显然是对民众质疑的回应,也是对此前高铁“跨越式发展”的纠正。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认为,国务院的决定非常及时,是重视民意的表现。

他说:“过去我们上马工程绝大多数都是书记工程、首长工程、政绩工程,都是上级领导一声令下,然后下面的有关部门就开始所谓的论证。这个论证最后都能得出可行的报告。只要首长发令了,几乎没有不可行的。”
7·23甬温铁路交通事故现场

7·23甬温铁路交通事故现场

7月23日发生的动车追尾事故造成40人死亡,近200人受伤,极大损害了中国政府的公信力,也引发了民众对铁道部门一味追求速度的“大跃进”式做法的批评。

*不光“降速”还“降价”*

现任铁道部长盛光祖表示,在这次降速中,设计最高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按时速300公里开行;设计最高时速250公里的,按时速200公里开行;既有线提速到时速200公里的,按时速160公里开行。

盛光祖说,速度下调的列车,票价也做适当下浮。

中国还公布了“7·23”事故调查组和专家组名单,其中没有铁道部工作人员。

中国表示, 将坚定不移地继续发展高速铁路。但同时指出,必须坚持百年大计、质量第一。

*学者:经济也应降速*

胡星斗把这次降速称为一个“很好的信号”。他说,不仅铁路应该这样,整个中国经济也应照此办理。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

胡星斗说:“目前很多地方为了GDP的增速上马了大量的工程项目,搞了大量的开发区,但是很大程度上都是泡沫经济。很多财政收入也是假的。先收上来,然后再返还给企业。所以,目前中国的这种经济数据,我是存在着很大怀疑的。”

胡星斗表示,未来中国不要再盲目地追求高速度,而要实实在在地为人民群众谋求好处。他说,速度发展再快,却没有多大效益,而且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胁,那么,这样的发展对中国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他说,这次高铁降速应该是一个里程碑。

*反思体制,解决根源*

胡星斗说,他现在仍然感到担心,因为“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出现了重大的问题再来调整,而且都是就事论事。结果,问题的根源一点都没解决,以后类似的问题还会重新出现。”

他说,从中央到地方都应该进行反思,要反思以GDP为中心的体制,反思政治体制的缺陷,弄明白新时期的大跃进到底会带来什么危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