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大"右派"申请游行被拒 维权无路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一群为上世纪50年代北京大学被打成“右派”的受害者维权的的活动人士上个月申请举行游行示威,不但被北京公安部门拒绝,还在作出申请前就受到公安部门的骚扰,还被限制自由。

*“右派”维权申请游行 未获批准先被打压*

1957年,北京大学学生王书瑶、纪增善、沈志庸、俞庆水、博绳武和燕遁符因发表政治言论,提出政治见解,被当局打成右派,受到劳动教养、劳动考察等惩罚。今年7月4日,这6名“右派”和一名“右派”的儿子俞梅荪商议计划于7月15日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有关单位道歉赔偿,但是当天下午就被警方盘查。

俞梅荪说:“我们刚商量好,他们马上就知道了,当天下午就查去了,我们就被限制自由了。我们是去申请去,不是直接去游行示威的,结果他们把我们当成游行示威来限制我们。”

四天后,俞梅荪向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递交《游行示威申请书》,却被警官告知,他们从未批准过任何游行示威。

*有法不依 维权无路*

1989年10月31日,中国通过《集会游行示威法》,法律明文表示,保障公民依法行使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但是俞梅荪说:“我现在才知道,(游行示威)从来没有批过。《集会游行示威法》是89年“六四”以后当时我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参与制订的,当时是借鉴民主国家的先进经验,来保障老百姓的集会游行民主权利,同时又要依法管理,避免像六四官民双方因无法可依导致混乱和失控的局面。这个法本身是很好的,没想到从发布到现在23年来从来没批准过,从来没实行过。”

这次申请示威游行之前,俞梅荪等反右受难者为了维权,做出许多努力。1995年以来,他们首先上访北大校党委,再上书中央。不仅没有消息,还被各方打压。俞梅荪说,其中一名“右派”维权人士闫桂勋去北大上访时还被打伤,校方却不承认。无奈之下,这些维权者选择了申请游行示威这条路。

俞梅荪表示,游行示威是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利。但是他们在申请前就已经想到,这是不可能被批准的。没想到的是,连受理这关都没过去。俞梅荪说,他作为一个立法工作者,感到十分痛心。

俞梅荪说:“当年立这个法毫无意义,不仅没有意义,而且造成这么多人来申请,造成官方的打压,造成资源浪费。所以立法如果不执行,还有社会危害性。”

俞梅荪说,今后还计划会再申请游行,而且要扩大到北大以外的反右受难者。这次申请游行虽然失败,但还是一次有益的尝试。俞梅荪认为,这是2007年“反右”50周年维权以来,这个运动走到的一个新的层次。他说,过去是谏言、上书,是“求着你”,现在要游行,是要走出去“抗议你”,不仅是北大几个人,背后代表的是55万反右受难者。

*宪法“保障”自由,维稳压倒一切*

中国宪法说,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同样在50年代被打成右派的作家铁流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以维护稳定为名,有法不依已成现实。

铁流说:“中国的宪法根本就是纸上的一个东西,根本不会兑现的,你怎么能够上街?要上街就不得了。那就危害了大局,犯了“维稳”。所以是绝对批不准的。”

铁流表示,当局不愿意面对反右维权者的诉求,是因为“右派”的人数太多了。如果了批准了北大几个人,那么很多人都会去要求上街游行。

铁流说:“所以他们回答得很好,那个游行法从来没有批准过一个人,这是北京市治安总局回答的,从来没批一个,他说的也是实话。”

铁流还说,中国的冤案太多,当局不想去解决,只想用这种控制、打压、不理睬的方式,以为问题就过去了。但有一天,问题总会爆发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