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王荔蕻案开庭 上百网民到场声援


福州维权人士公开声援王荔蕻(后排右一为纪斯尊)

福州维权人士公开声援王荔蕻(后排右一为纪斯尊)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王荔蕻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8月12日在北京开庭。法官没有当庭宣布判决结果。王荔蕻的律师说,庭审存在不公正程序,案情前景不甚乐观。

因长期为弱势群体维权而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王大姐”的王荔蕻8月12日在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院出庭。庭审从上午9点持续到11点半。
维权人士王荔蕻

维权人士王荔蕻

今年56岁的王荔蕻3月21日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4月22日被正式逮捕。中国不少网民对王荔蕻案表示关注,要求法院将她无罪释放。

*辩护律师:王荔蕻很可能被判有罪*

王荔蕻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向美国之音介绍了当天庭审的情况:“我们做的是无罪辩护,王荔蕻自己也认为她自己的行为没有构成寻衅滋事罪。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说择日宣判。我进法庭时也看到法庭外有很多人在围观。”
王荔蕻的代理律师刘晓原

王荔蕻的代理律师刘晓原

刘晓原律师说,寻衅滋事罪作为普通的一个治安案件,法庭却花了很大力气调查举证。每天开很多庭的温榆河法院,今天却只开了一个庭,足见对王荔蕻一案的重视。刘晓原预测,法庭既然花了这么多司法成本,看来判刑的可能性非常大。

王荔蕻的另一位辩护律师韩一村也认为法院很有可能判王荔蕻有罪。他说,检察官在法庭上向法官提出了五年以下的量刑意见。韩一村律师说,但是这个案子处于强大的舆论监督、社会监督之下,当局不敢重判。

韩一村律师对美国之音说,朝阳区法院在庭审期间并没有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要求公正审理。他说,案子被安排在一个只有五个旁听席的小法院审理。公众中只有王荔蕻的儿子得以进入旁听,剩下旁听席上坐了两名警察和两个穿便装的不明身份者。法官对法庭外申请旁听的公众和媒体置若罔闻。

韩一村律师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开开庭审理的案子,应该向全社会公开,法庭应该做到尽大地、尽量地满足人们旁听的要求,显然朝阳区人们法院在这方面没有做。它失职。”

韩一村律师还告诉美国之音, 在法庭辩论阶段,法官阻止他行使辩护权,经再三解释,仍不让他发表辩护意见。在庭审最后阶段,王荔蕻阐述无罪理由时也多次遭到法官打断。

韩一村说,庭审结束后,他最大的感触便是这是一个“法已不法”的社会。他无奈地说:“法律救不了王荔蕻,律师也救不了王荔蕻。王荔蕻是正义的,却正在遭受迫害。”

相关视频:



*王荔蕻之子:妈妈面容憔悴 令人难过*

王荔蕻的儿子齐建翔在法庭上见了到五个月未见的妈妈。他形容妈妈的变化时说:“整个人瘦了一圈,头发白了好多,头发也长了。整个人显得很憔悴,非常憔悴。进来的时候都是警察搀着她进来的。”

齐建翔对美国之音说,妈妈的样子让他觉得很难过,但是他深信妈妈是无罪的,这么多网友到现场支持声援就是最好的证明。

齐建翔说,早上他到法院时,门口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警察,法院外也拉起了封锁线,现场有大约上百名声援王荔蕻的网民和中外媒体。一些网民据说早上6点就到了, 有人因为打出“王大姐,我们爱你”的标语被警察带走。另外,欧洲人权组织也派了七名观察员到场。

*维权人士赵连海:面对社会不公 民众必须态度鲜明*

北京毒奶粉维权群体“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就是到场声援的民众之一。赵连海说,早上他绕过国保的监视,从家里偷跑了出来。

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说,王荔蕻多年来一直是一个传播善良理念、传播爱心的人, 她的行为深深地感动了很多人。他说:“王大姐受到这样冤屈的对待,我们是看不下去的。”

赵连海说,王荔蕻一案是“福建三网民”案件的延续。“福建三网民”因为弱势妇女维权而得到了很多网民的支持,让官方感到“没有面子”。官方希望遏制国内目前的维权状况,在打压王大姐的同时,想要震慑更多的维权人士。

赵连海认为,在这样的社会不公面前,民众必须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他说:“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即便被抓走,或者即便什么也做不了,但我想,这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我们面对不公平的事情,面对被迫害的事情,我们是不认同的。”

赵连海说,今天在现场看到非常多的网友和媒体,让他感到十分欣慰和鼓舞。很多民众还极力保护他,避免国保把他带走。

*进京声援访民被关“黑监狱”*

另据维权网报导,“福建三网民”之一的吴英华也进京声援王荔蕻,但8月11日午夜在北京被截访人员抓进了西直门附近的”黑监狱“。与她被关入的还有三位福建上京的访民。截止到发稿时止,吴英华的手机仍处于关机状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