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妇女维权 步履维艰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司法不公、官员腐败、侵犯民众利益等恶行,在中国造就了一支数量可观的上访大军,其中不乏女性。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官员在打击访民的过程中,并不会因为上访者是女性而手下留情。

由于丈夫包养第三者,河北省正定县的王小华以重婚罪将丈夫告上法庭。可是,此案一拖八年未予审理,离婚手续也无法办理,致使双方的共有财产被男方独占,造成王小华母子三人陷入生活窘境。

*重婚丈夫独占共有财产*

王小华指责当地有关部门有意偏袒她丈夫。她说,为了争回属于自己的财产, 从2003年到现在,她一共打了27场官司,可是没有争到一分钱。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她质问道:“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哪儿?谁来保护我们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在婚姻、家庭共有财产关系中,不得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权益。可是王小华说,她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

她说:“我深深的体会了中国的法律,真的是形同虚设,就是这样把我逼成上访人。我不知道向哪里投诉。我听到说中国法律健全,中国的法律行之有效,我真的是很气愤。我家儿子现在都不让我看‘新闻联播’。我在外面流浪都6年了!(泣不成声)他的父亲和第三者在家里边享受着我一生的积蓄啊。”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房屋强拆被迫上访*

这样的遭遇不仅发生在王小华身上,正定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子说,她家房屋被乡政府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

她说:“强行把我拘留了10天。等我再回来的时候,我那地已经让他们给卖出去了,已经变了别人的了。从此以后我也就走上了上访的这条道。”

上访之路是艰难的。有一次,她刚到北京,就在火车站遇到截访的人。她说:“说是俺们县里政法、乡里书记派过去的。咱们也不认识的人。他叫我跟他走。我没跟他走。他们就在那打开我了,把我的手机,把我的包都抢了。俺们县里强行把我带回去的时候把我腰弄骨折了。”

她70多岁的婆婆则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她说,她婆婆精神正常,原本身体很好。但是,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两三个月之后,出来时已无法站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女访民多次遭关押*

崔小黑也是个老上访户。 她说,她在北京和正定先后被拘过留8次,累计关押时间超过130天。

她描述,关押期间,她们吃“泔水一样的饭”,近20人挤在一间房内,睡觉时“一个挨着一个”,还挨过打。

中国国务院最近颁布的《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提出一项目标,那就是,妇女依法维护自身权利的意识和能力不断增强。

可事实上,一些已经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的妇女,却无法通过正常的司法途径解决问题,最后只好层层上访。上访期间,又经常受到截访、拘押、软禁和殴打。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在北京街头喊冤的女上访人员(资料照片)

*宋秀岩:应加大执法检查力度*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宋秀岩承认,妇女在维权过程中确实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

她说:“我认为,进一步加大执法检查的力度,针对发现的问题采取有效的措施加以解决,这既是落实法律的需要,同时也是有效解决问题的需要。”

她表示,要疏通妇女反映利益诉求的渠道,特别是要发挥妇联组织的作用。

王小华告诉记者,她不是没有找过妇联,但不管用。“她们妇联就说了,现在国家谁最大啊?公安人员最大。拘你有拘你的说法,抓你有抓你的说法,判你有判你的说法。我们真的是帮不了你的忙。”

*信访局官员否认访民遭遇不公*

正定县信访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一些问题国家是有政策的,并非县里可以做主。至于关押、殴打上访人员之类的事,他一概予以否认。

他说:“绝对不会!告洋状上访可能在北京拘留他,因为他在大使馆去那瞎闹。现在我想,每一个干部啊都不会拿他政治前途生命去开玩笑的。赔款这是国家出钱又不要他自己掏腰包。 ”

实际上,侵犯妇女权益、暴力对待女性上访人的例子比比皆是,绝非正定县所独有。分析人士指出,维护妇女权益除了加强立法外,更重要的是落实。对于因侵犯妇女权益而触犯刑律的人,应将其绳之以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