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大连显示了什么?


大连市民8月14日抗议福佳大化PX项目

大连市民8月14日抗议福佳大化PX项目

近日来,中国东北经济重镇大连成了新闻,成了象征,成了符号学学者所谓的“能指”(le signifiant)。那么,大连这个能指的“所指”(le signifie),即大连所表示的、所显示的又是什么呢?

*封锁与徒劳*

十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世界媒体特别注意大连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当局试图对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隐藏大连。大连因为被隐藏而特别显眼。

在大连星期天发生上万人的民众示威、要求当局关闭搬迁对他们的生存构成威胁的PX(对二甲苯)化工厂的消息传来之际,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首先注意到了中国当局试图隐藏大连,封锁大连发生民众示威的消息。

日本《东京新闻》8月16日星期二发表记者朝田宪佑的报道,再次强调了这一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中央对中国国内媒体的报道实行了管制。在微博上,人们不能搜索‘大连’、‘PX’等词语。15日出版的中国报纸完全没有提到(大连发生的大规模)示威。”

日本时事社8月15日发出的一篇报道则说:

“中国执政党和政府方面害怕群体行动扩大,转化为批判共产党的事态,于是强化了言论管制。除了在微博上禁止搜索‘大连’等词语之外,只有新华社的英文电讯报导了大连出现示威,15日的北京报纸没有报道示威。”

尽管中国当局为封锁大连示威的信息传播而不遗余力,但包括远在法国的新闻网站“89街”的主编皮埃尔·阿斯基在内的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中国当局试图关闭信息流通的水龙头是不容易的。

中国当局如今想关闭互联网信息流通的水龙头,不但面临技术上的挑战,也面临来自成千上万的民众的挑战。包括美国学者丽贝卡·麦金农在内的一些中国互联网问题专家指出,中国当局随意删除互联网内容成为惯常做法,促使大批的中国网民养成了看到有可能被当局删除的内容就赶紧复制留底的习惯。

于是,当今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形成中国当局和网民你删我贴、你反复删我反复贴的游击战、拉锯战的局面。中国当局不希望看到中国网民和外部世界看到的信息,就是这样传播开来。

*理智与称赞*

大连市民星期天示威取得的阶段性胜利,显然令中国公众感到兴奋。

日本《每日新闻》8月16日发表记者工藤哲的报道,题目是“中国:大连工厂迁移、破例的早期了结 / 当局担心居民抗议会演变为对政府的批判。”报道说:

“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市民的权利意识高涨。浙江省温州市上个月发生高速铁路事故,政府应对草率,公众对政府的不满由此生发。中国当局肯定是担心(大连的)事态拖下去,民众的批判矛头会指向政府,局面会变得更加困难。”

“(在大连当局当日答应抗议民众要求、承诺搬迁PX化工厂之后)互联网上连续出现‘大连市民创造了历史,’‘(这种工厂的存在)是冰山一角’的帖子。

《东京新闻》记者朝田宪佑报道说,大连民众示威“最终取得了(当局被迫答应)‘迁移工厂’的胜利。互联网上,不断出现‘看到了民众的智慧。年轻人的表现尤其漂亮’的称赞。”

时事社则报道说,“中国微博上出现对大连市民的称赞,说他们的游行示威‘在保持冷清的情况下坚持不妥协,’显示了城市中产阶级‘政治智慧的成熟。’”

*在绿色中国醒来的时候*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星期一发表社论,题目是“在绿色中国醒来的时候”(Quand une Chine verte s'eveillera)。社论说: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或许转而信奉了‘可持续发展、’主张‘生态文明’了。然而,现实却难以名副其实。中国没有几年就变成了世界工厂,与此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

“石油泄漏,水源与河流污染,五花八门的有毒废料,不符合要求的废料处理,不管环境的采矿和石油开采,这一切都表明生态保护在中国还没有被看作当务之急。尽管中国环保部发出警告,但有关当局通常是矢口否认,无所作为,掩盖问题。”

“工商界跟政界的串通合谋,以及由此而来的地方和全国性的贪污腐败,还有贪污腐败在大多数情况下的肆无忌惮,招致了民众的普遍怀疑。7月23日的铁路事故悲剧尽管被政府掩盖,但却取得了一个效果,这就是让人们得出结论,中国的政体依然是注重不计代价的投资和经济增长,不顾及公民的健康或生命安全。”

*中国政治的大趋势*

世界媒体普遍认为,大连抗议事件并非孤立事件,而是代表了中国政治发展的大趋势。

日本《产经新闻》8月15日发表记者矢板明夫发自北京的报道,题目是“中国暴动和示威频发、也蔓延到都市地区 / 社会骚动表面化。”报道说:

“中国超过万人以上的示威是罕见的。当地有官员表示,先前也有要求那个PX化工厂搬迁的强烈呼声,但由于该工厂是支持当地经济的重要企业,市当局于是就对那些呼声置之不理。”

矢板明夫接著提到8月14日夜间成都市民大约5千人上街抗议连续停电,堵塞道路;6月10广州郊外1千多民工抗议城管人员殴打孕妇商贩,焚烧警车;7月26日和8月11日贵州安顺市和毕节市民众抗议城管暴行,跟警察发生冲突,警察发射催泪弹,一些居民受伤。

“一连串的骚乱和示威显示了民众郁结心中的对当局的不满。与此同时,通过互联网和手机短信发出参加抗议的呼吁普及来来,这也是(近来中国民众抗议活动的)特征。北京的一位民主活动家表示,‘共产党官僚的特权和横暴导致民众生活越来越苦,但中央政府又拿不出有效的对策。示威和骚乱恐怕还要继续增多。’”

*民众有备而来获取胜利*

美国《纽约时报》8月15日发表记者沙伦·拉弗拉尼耶和迈克尔·瓦恩斯的背景分析报道,题目是“化工厂激起的抗议显示来自民众的对中国政府的压力在增强。”报道说:

“在福佳大化工厂的防波堤被海浪冲破之后,公众的反应花了一些时间才开始明显起来。但是,上个星期天的示威清楚地显示,人们进行了事先的规划准备。示威者有抗议福佳大化工厂的大幅横幅,T衫,专业印制的标语牌,甚至还有假面具。

“尽管政府说一批抗议者向警察投掷瓶装水和其他物品,但示威抗议看来基本上是和平的。......假如大连地方官员履行承诺,(关闭并)迁走那座建成两年的工厂,抗议者的胜利规模将成为一个标杆。”

*胜利之下的隐忧*

在许多国际媒体报纸报道大连市民抗议示威胜利的同时,《华尔街日报》8月15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大连的人民和力量。”文章向胜利的欢呼唱反调。评论说:

“无论如何,不应当欢呼通过群众抗议来关闭一座民间工厂。随著中国人收入水平提高,人们必然会更加重视环境保护。但环保应当通过透明的民主规则和同意实施。民主国家会更好地保护环境(只要看看苏联[环保多糟糕]就可以知道),因为民主国家会考虑污染之类的外在成本。大连的中共领导人或许欢迎抗议者,并通过抗议者来推进各种利益。但在这一个案中,财产权如此容易地遭到践踏,显示了现代中国的权力依然相距人民之手多么遥远。”

(了解各地骚乱事件,请用鼠标指向图中热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