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南风窗》人事又变动 个中缘由意味长


<<南风窗>>网页截图

<<南风窗>>网页截图

中国南方一家知名时政新闻杂志在发表了被当局称为“政治导向错误”的文章后,文章作者被勒令“停职反省”,杂志社社长也受到牵连被免职。

广州日报集团旗下的时政新闻杂志《南风窗》日前刊发了专访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唐启华的文章。这篇题为《中国要崛起,必须告别革命外交》(又名《狭隘民族主义与外交政策》)的文章试图改变国人对北洋时期的内政外交和历史人物“非黑即白”的刻板印象,为近代中国历史提出了与主流观点不同的解读。

文章作者、《南风窗》杂志采编中心主任赵灵敏8月16日在向同僚发布的公开信中说,她已于15日接到社委会通知,进行停职反省,并表示已退出所有采编业务和工作。

赵灵敏在公开信中说,对于文章存在的所谓“政治导向错误”,她持不同的看法,但目前没有“讨论问题的氛围和契机”。她还在信中透露,《南风窗》社长也因此受到牵连。

据微博和多家媒体证实,《南风窗》社长陈中因为把关不力已被免职。

《南风窗》的网站上删除了这篇文章,不过在财经网、凤凰网等网站上依然可以浏览文章全文。
浙江独立作家昝爱宗

浙江独立作家昝爱宗

*昝爱宗:免职或另有原因*

浙江独立作家昝爱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和《南风窗》过去发表的文章相比,这篇文章并非格外敏感。

昝爱宗说:“它里面就提到党的利益高于一切,高于国家利益,高于公平正义, 其实这个东西并不是特别敏感的。从历史的角度说,党的逻辑就是,革命的就是正确的,正确的就是正义的。党来领导一切,就是说了实话而已。”

昝爱宗说,几年前他见过陈中,他感觉陈中是在体制内游刃有余、“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人。他说,这些年来陈中对政治的把握一直很好。这次被免职可能另有原因。

*郭宇宽:中国言论自由尺度在不断拓展 *

前《南风窗》记者、知名媒体人郭宇宽对美国之音说,他不方便在采访中评论陈中本人,但承认陈中这次被免职是另有隐情。

郭宇宽说,近年来包括他在内的一大批记者离开了《南风窗》,和当局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有很大关系。 不过郭宇宽认为,政府虽然一再想要收紧言论,但中国今天的新闻自由程度、言论自由尺度和几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个空间还在不断扩拓展。

郭宇宽说:“我经常打一个比方,管制就好像政府给你量身订做一件衣服,但是民间社会的成长非常快。它订做的衣服总是比不上我们身体长大的尺寸。有时候我们感觉衣服很紧,并不是因为衣服变小了,而是我们的身体在长大。”

郭宇宽说,政府现在就像是在一个快要决堤的河口拼命填沙子,但效果越发甚微。
资深新闻工作者、《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前主编李大同

资深新闻工作者、《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前主编李大同

*李大同:民智已开 官智未开*

资深新闻工作者、《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前主编李大同也认为,现在当局根本无法控制信息。他说,老百姓的脑子不再是一片空白。当局对于民心相悖也心知肚明,只是还一直在装傻。李大同说:“民智早已开了,官智没开,如此而已。”

2006年,“冰点”在刊登了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后一度遭到封杀,李大同也被撤职。

谈到当局惯用的以撤职查办记者为手段限制新闻自由时,李大同说:“野火烧不尽。中国的新闻又不是一个人能决定命运的。 一代一代的人你都给干掉? 你干的掉吗? 干不掉嘛。”

李大同说,现在他已经退出了新闻阵地的一线,“各领风骚没几年,该年轻人干了。”他笑着说,“年轻人干得不错,不比我们当年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