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叙利亚难民逃往邻国土耳其黎巴嫩


土耳其一个边境城市为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提供安身之地

土耳其一个边境城市为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提供安身之地

叙利亚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已经进行了五个月了。五个月来,叙利亚政府对抗议人士的镇压越来越严厉,迫使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逃往邻国土耳其和黎巴嫩。这些难民中,有几百人目前逗留在黎巴嫩北部的一个清真寺里,接受食品和医疗方面的救济。

这里距离叙利亚边境没有多少路。一天下午,黎巴嫩的救援人员正在给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分发救援物资。

现年60岁的阿尔-库尔迪两个月前来到这里。当时他除了身上的衣服一无所有。叙利亚政府控制的武装人员突袭了他的家。他说,他家的五个青年男子惨遭杀害。

阿尔-库尔迪说,叙利亚现政府一天不倒台,他就一天不回去。要是叙利亚现政府继续撑下去的话,他不如干脆就在流亡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说,国际上没有任何国家敢于站出来,对叙利亚民众的反抗予以支持,所以说,还不如就干脆在这儿集体自杀算了。

人权团体表示,自从叙利亚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开始以来,估计有一千七百人遭到杀害,还有近三千人失踪。叙利亚政府说,目前正在追缴那些武装“恐怖份子”。但是,抗议人士说,有武装的,只有叙利亚政府军和他们手下的民兵。

阿卜杜拉·他西在黎巴嫩当地一个救援机构做事。他说,这一带目前大约有五千个叙利亚人,这些人刚到的时候,以为只会在这儿呆上几天。

阿卜杜拉·他西说:“日子一天天过去,如今他们意识到,恐怕要在这儿呆上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当中有些人开始努力和当地人融合在一起,还有不少人离开了这里,去到离边境更远的村落里。”

清真寺外面不远处,停靠着一辆巡回医疗车。好几个妇女排队站在那儿。一个护士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记下她们的名字,递给她们一些药品。

阿佑比是一名医师助理。他说,难民中,大部分分患的都是一些常见病,像流感之类,并不是那么严重。不过,他补充说,从精神上来说,他们的处境要严重的多。

英文相关视频


*逃亡者的疲惫*

阿佑比说,从精神上来说,他们都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有很强的恐惧感,尤其是怕被拍照。

33岁的哈姆莎就是逃到这里的难民之一。她怀抱着孩子,脸上蒙着面纱。哈姆莎是一个月前从老家霍姆斯逃出来的。

她说:“上帝保佑,我们一定会重返家园的。我们要属于我们的自由,我们要跟别人一样生活;我们谁也不恨,但是却遭到叙利亚政府的打压,我们想要把压在我们头上的那种专制拿走。为了这,要牺牲又怎样?”

*民众觉醒后独裁统治必败*

英国皇家国际关系学院的叙利亚问题专家谢哈迪说,叙利亚眼下的这场抗争,其实是由来已久的了。因为过去这40年来,一直都是阿萨德家族在统治,先是老子,后来又是儿子。他们之所以能这么做,就是因为不允许反对派出现,不允许其他人来挑战他们的权势。这位分析人士说,一旦统治者的弱点被大家看出来以后,这个政权就巩固不住了。

谢哈迪说:“人们一觉醒来,意识到,不见得非得在现在这种方式下生活,不见得非得要在阿萨德家族以及他们那些亲信的高压统治下生活。人们意识到,是可以选择自己的前途的。人们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再也回不到从前那种局面了。一旦人们主意已定,不管阿萨德政权怎么说要改革,都很难再继续留在台上了。”

*军人弃暗投明*

记者在采访期间,碰到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年青人。他说,自己名叫哈桑·阿尔-哈萨德,并且还拿出护照来,给记者看。这位叫哈桑的年青人说,他从前是叙利亚陆军里面的一个上尉,但是一个月以前,他选择了抛弃过去的生活,弃暗投明,逃到了黎巴嫩这边。叙利亚的一些异议人士在谈话中证实了哈桑的讲述。

哈桑告诉记者说,叙利亚安全部队里面,已经有好几千名官兵都弃暗投明了。这些人目前都驻扎在土耳其,在一位反对派将军的领导下,正在筹划组织新的武装力量。

哈桑说:“上帝保佑,我们团结在一起,共同来抵抗压迫我们的人、阿萨德总统,我们希望通过和平方式,支持手无寸铁的叙利亚民众。”

*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更多支持*

在叙利亚,民众抗议的呼声似乎越来越响亮,与此同时,阿萨德政府对抗议民众的镇压也愈演愈烈。叙利亚人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具体说,他们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对叙利亚政府实施制裁,并且从外交上加大其他形式的压力。不过,叙利亚的抗议民众同时也表示,并不希望外国武装力量的介入,因为他们想要展开一场非暴力的革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