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真喊冤吓傻假包公:农民创造历史


历史被创造出来的过程可以确定到具体的某一天,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是罕见的。

然而,旅居美国的政论家、政治学和人文学者胡平认为,在2011年1月22日,中国五位农民创造了历史。

美国新闻界有“新闻是历史的初稿”的说法。目前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来自中国的历史初稿是这样的:

“2011年1月22日上午9:10,5名妇女跪在河南开封市开封府门前向‘包公’递交状纸,为无辜被羁押150余天的家人申冤。当时,开封府景区在门口每天例行的‘开衙仪式’接近尾声。”

“据了解,这5名妇女是河南省临颍县城关镇邢庄村第14村民小组的村民,因不满征地补偿标准,2009年这5位农妇的家人与开发商发生纠纷,后获得政府主动提供的额外征地补偿。2010年初,当地政府再次征地,其条件被这5个农民家庭拒绝。8月27日凌晨3点,这5位农妇的家人张雪珍、谢景甫、谢胜利、谢志平、谢德臣5位农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逮捕。”

“自家人被羁押后,这5户农民的家人四处申冤至今未果,于是发生了5位妇女到位于开封市的开封府向包公递交状纸,为家人申冤的一幕。”

“‘我们实在找不到申诉冤屈的地方了,只好来开封找包青天!’谢景甫的女儿谢晓庆说。”

出版了多种中国政治/经济问题专著的政论家胡平说,毫无疑问,这五位中国农妇在2011年1月22日一举在好几个重要领域创造了历史。他说:

“可以说这是中国人、中国的老百姓为非暴力抗争创造出的一种新的方式。在戏剧史上,它以戏剧的方式出现,而这个戏剧成了真的了。假戏真唱,造成了实际的效果。我想,它在戏剧史上, 文艺史上,政治史上,社会史上,还有我们刚才说的在非暴力抗争史上,都可以留下一笔。”

中国旧时梨园即戏剧界有一种说法,这就是“戏台小天地,天地大戏台。”显然,河南这五位农妇使全中国,全世界变成了她们伸张诉求、呼唤正义的戏台。

在互联网上看到三位农妇跪倒在开封府前,向扮演包公的演员哭诉冤情,另外两位农妇站在她们身后,拉着谴责地方官胡作非为、呼唤包青天主持正义的大横幅,许多中国人表示忍不住笑,也忍不住要哭。

与此同时,也有人认为,中国人到了21世纪,还在迷恋包青天,希望有一个青天大老爷出来为自己主持公道,这实在是愚昧,可怜。

但政论家胡平的看法与此相反。胡平认为这五位中国农妇的做法恰恰展示了当今中国人民惊天地、泣鬼神的政治智慧和创意。他说,

“不要以为这5个农妇思想都是保守,到现在还迷恋什么青天。其实,她们这么做本身就表明,她们知道,(在当今中国)现实中没有什么青天。所以,她们才去找一个假的包青天去求救。这种做法本身就有明显的反讽意味。另外,通过这种做法,她们就凸显出在当今中国的平民受到冤屈求告无门的这种绝境。”

胡平说,这五位中国农妇的做法,就是典型的“demonstration;”这个英文词一般翻译为“示威,”其实它的本意是“展示,”“显示,”“展现,”也可以说是凸显。

在济南的山东大学退休物理学教授孙文广是一位人权活动家、网络作家。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孙文广教授说,在当今中国,那五位农妇的做法太容易理解了:

“现在冤案是遍布全国。有各种冤情。暴力拆迁的,强征土地的,下岗不给足够补偿的,等等等等,都是群体性的事件,受害的民众面很大,很广泛。但真正起来敢于去告状的还是少数。那些少数人大都是勇敢分子。他们就是一些豁上了不怕死的一些人。”

然而,孙文广教授说,众所周知,在当今中国,暴力拆迁或强征土地等案件,法院不受理,律师也不能接理。受到不公正剥夺的人没有地方可以告状,就只好上下而求索:

“机会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他允许告状,真的官员他也去告,有一点影子的他也去告,假包公那里他也去告状。我接触过很多告状的人,很多遭受暴力拆迁的受害者。他们在济南市跑遍了所有的政府机关,党委、计委、建委、法院,初级法院、中级法院、高级法院都跑过。来回跑,转圈跑。几年下来,没有结果。”

政论家胡平说,近年来,中国人蒙受非法剥夺求告无门,陷入绝境的人越来越多;一切可以抗争的方式都有许多人尝试;现在甚至连自焚都难以吸引人注意了。老百姓实在是水深火热,求告无门。

河南五位农妇到开封府找假包公投诉真冤情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传开之后,有中国网民针对假包公面对真冤民的哭诉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应答的情景,替假包公撰写了回答:“大宋朝可有这等事情?”

胡平表示,中国网民的这种说法,可谓一针见血,指明当今中国政治比古时都要黑暗;以前是下边黑,上边至少还给人青天的期望;现在则是上下一起黑,黑得彻底,黑透了:

“现在一个芝麻大的官都可以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胡作非为,而上层的官员要么是狼狈为奸,要么就是假装不知道。这种情况在古代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很多事情,尤其是基层发生的胡作非为伤天害理的事情,在过去,至少是比较高级的官员,或者是皇帝本人,他们或许限于技术条件不知道,但一旦知道了,鉴于(严肃处理)这种事情不会危及到统治本身,不会危及最高统治者的权力,就跟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官司那样,慈禧太后还出来主持个公道呢。而现在中国发生在基层的冤假错案借助互联网,大家都可以知道。你可以想象,这些事情,中南海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们居然没有一点反应。这一点也完全跟古代不一样。”

“河南5农妇开封府喊冤 吓傻包公”的消息在8月初通过互联网传开,在中国公众当中引起广泛的共鸣。在新浪微博上可以看到成千的评论,其中包括如下三条:

林怀文weibo:恐怕包公再世也无能为力啦!

以木通关:怎一个“冤”子了得

一切还好的小窝:下一步只能求陈胜吴广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