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拜登之行是与非


美国副总统拜登8月21日在四川大学演说

美国副总统拜登8月21日在四川大学演说

美国副总统拜登结束访华。美中两国官方以及民间依然在清点总结各自的得失。

假如以受重视的程度来衡量成功与否,拜登这次中国之行无疑相当成功。拜登在中国期间的一些小动作,也受到中国网民和中国媒体的密切关注,被中国公众赋予了中国当局不愿意看到的重大意义。

*颠覆性意义*

拜登在北京期间造访小餐馆“姚记炒肝”。美国驻华大使馆当天通过其新浪微博发出一条公告:“今天拜登副总统等5人点了5碗炸酱面、10个包子、拌黄瓜、凉拌山药、凉拌土豆丝以及可乐等。总费用79元。拜登副总统在结账时对店主说,给你们带来了许多不方便。他掏出100元结账,剩下的按照美国习惯作为小费。”

拜登贵为美国副总统,如此消费水平,在中国公众和新闻媒体中引起强烈反响。中国公众和媒体不约而同的把美国高级官员跟中国平民一样的餐饮消费水平跟中国普通官员的花天酒地、挥霍无度进行或明或暗的对照对比,对中国政府和官员进行了或明或暗的谴责。中国官员公费吃喝每年数以千亿元人民币,与此同时,中国依然有上亿人生活在联合国所认定的赤贫标准线之下。

网易微博网友“肖锋”的反应可以说相当典型:“‘拜登套餐’火爆京城,人们来‘姚记炒肝’点名要‘拜登套餐’:五碗炸酱面、10个包子、拌黄瓜、凉拌山药、拌土豆丝和两瓶可乐,共花了79元人民币。这位美国副总统达到了两个目的:一、用79元为美国政府清廉做了个大广告,强于你在纽约时代广场枉花几千万;二、你人民币购买力这么强,还不赶紧升值?”

与此同时,也有众多的中国网民使用“颠覆”一词来形容拜登在北京的这种小餐馆外交。

新浪微博网友“天佑中华A”以谐谑反讽的口吻说 :“美国副总统拜登的访华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是彻底的颠覆行动。他颠覆了中国人眼里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官员的形象,在中国老百姓眼里,拜登才是公仆嘛。因此,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千秋大业,我建议,以后不准拜登这样的资产阶级政客访华。”

在台湾海峡另一边,台湾的主要报纸《中国时报》就此发表报导,其报导题目也用了“颠覆”一词:“美副总统「平民套餐」颠覆(中国大)陆文化。”

拜登以及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是否图谋进行中国网民或台湾报纸以谐谑或认真的口吻所说的“颠覆”姑且存而不论,但中国当局显然对任何颠覆性的企图十分警惕。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的网络新闻杂志《中国数字时代》透露,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就此对中国媒体下达命令:“鉴于最近国内外舆论形势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美国驻华大使、副总统吃饭事件等相关报导要迅速降温,不发任何评论。”

*拜登口误,批评与更正*

在拜登开始访华之初,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斯皮格尔发表博文,拿拜登副总统常常说话说漏嘴来说事,说这次美中双方在他访华期间不安排言词常常走调的他与记者接触是一件好事。

然而,在访问成都与四川大学学生接触交流期间,拜登的言论显然给自己捅了两个漏子。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美国媒体以及美国政界还是提出来追究抨击。

美国著名网络新闻杂志《每日野兽》8月24日发表记者克斯登·鲍尔斯的分析报导,题目是“拜登在人权问题上言论失误。” 报导说:

“众所周知,乔·拜登时常言词笨拙。但他最近在中国的言词失误要比暂时性的口误要严重得多。拜登副总统在成都对四川大学的听众说,‘你们的政策一直是每个家庭一个孩子,这我完全理解,我不是对它进行马后炮式的批评。’

“一个美国领导人居然说出这种话来,这令人惊骇。以后他还会说什么呢?他会不会说,他对伊朗乱石砸死被判通奸罪的妇女也不会进行‘马后炮式的批评’或‘完全理解’呢?”

中国常常是惨无人道的强行计划生育政策在世界上受到广泛的批评,在中国也受到广泛的批评。中国政府也表示,那些惨无人道的做法不是中国官方的政策。但包括强迫人工流产在内的践踏人权的做法几十年来在中国屡禁不止。

拜登副总统对中国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表示“完全理解”的说法披露,在美国国内受到来自各方的强烈批评。拜登副总统随后通过新闻秘书发表声明,更正了自己的说法。声明说:

“奥巴马政府强烈反对中国强制性的限制生育政策的一切方面,其中包括强制人工流产和绝育。拜登副总统认为这些做法是令人厌恶的。他在中国的时候还指出,这种政策实际上也是不可持续的。”

*《华盛顿邮报》强烈批评*

华盛顿邮报》8月24日发表社论,题目是“拜登在中国两次犯错。”社论首先批评了拜登在四川大学有关“完全理解”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言论,接着谈到了社论显然是认为是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拜登对同一批学生发表了事先准备好的讲话。该讲话的主题是美中两国需要相互理解与合作。拜登在讲话中简短地提到了人权问题。他在这个话题的导语中不明智地接受了中国官方的立场。

“拜登说,‘或许在我们各自的做法上最大的不同是我们对我们所说的人权的态度。我知道,今天在座的很多人把我们对人权的主张往最好处说看成是干涉,往最坏处说则是看成对你们主权的攻击。’

“这话有几处错误。人权是普世的,联合国所明文规定的,中国政府(在理论上)以及所有其他联合国成员国都接受的。人权不是什么‘我们所说的人权;’人权就是人权,不管你在哪个国家,人权都是一样的。

“更为重要的事,拜登先生怎么知道四川大学学生把美国对人权的支持看作对他们国家主权的干涉或攻击呢?这是他们的共产党领导人希望他们相信的。但拜登的听众当中的学生不能自由地表达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在中国公开伸张人权的人要进监狱。或许拜登的大部分听众希望拜登把话说得力道更足,比如,公开说出艾未未被骚扰,以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监禁。

“拜登的这一错误并不能冲销他接下来论说‘自由会让人民的全部潜力获得解放’的价值。但他的错误也就是在这里显得重要。像中国这样的独裁政权总是要以对独裁者方便的种种方式充当人民的代言人。独裁者对我们说,伊朗人民对美国的政策感到失望,或对日本历史教科书感到失望,或者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颁奖感到失望。

“或许独裁者说得不错,但我们怎么知道呢?中国共产党统治者不敢让人们通过选举,或不受出版检查的媒体,或开放的民意测验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既然他们不能相信自己的人民,我们就不应当相信独裁政权官方有关人民的想法的说法。”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