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卡扎菲政变成功周年庆今非昔比


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一个哨卡前,一名反政府武装人员持枪站在卡扎菲的画像旁

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一个哨卡前,一名反政府武装人员持枪站在卡扎菲的画像旁

9月1日星期四,将是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经由政变夺得政权第42周年。以往每逢这一天,利比亚都会大张旗鼓地庆祝。两年以前的这一天,美国之音记者阿罗特曾经在的黎波里亲历大事铺张的庆典。这次她旧地重游,报导这次这个卡扎菲重要的日子来临前的情况。

两年前,当卡扎菲庆祝他掌权40周年的时候,他将自己的肖像满处悬挂。他的形像是一个傲慢急躁的年青军官,一名自我标榜的智者,和非洲众王之王。今天,这些画像依旧存在,只是散落在街头,任由过去在他统治之下的人民践踏。

2009年的此际,到处是施放烟花的庆祝活动。如今施放的是的黎波里画过夜空的曳光弹。的黎波里的烈士广场面对着港湾。烈士广场本来叫做绿色广场,当年是卡扎菲总部为他举办巨型欢庆活动的场所。如今弹壳散落满地。现场竖立着一座绞架,上面悬挂一幅卡扎菲的人像,随风摇荡。

但最大的改变,还是人民敢于说话了,就像穆罕默德·托米一样。托米对他用的词句表示歉意。但是他说,42年来的日子,他们都白活了。

*一度意气风发终致众叛亲离过人唾弃*

卡扎菲自封为永恒的革命家。但是他变成一个没有新装,无法满足新一代求变期望的皇帝。在他统治的国度里,大部分的人都希望他离开。

现在回顾起来,可以见到卡扎菲当时越来越孤立的迹象。他邀请来祝贺的客人,大多是其它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包括和他一样具有战犯罪嫌身份的苏丹总统巴希尔。巴希尔也应邀前来了。

在他掌权40周年的庆典上。这名利比亚的领导人毫不隐瞒他作为独裁暴君的行为。他当众打礼宾部长,和他的翻译耳光。他要他的国营媒体记者歌颂他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人”,赞颂他的要点包括,他时时在女性卫队方阵的层层保护中。

*抵挡不住阿拉伯世界的反政府动荡*

但是,他聚拢在手的权力,终究不足以在横扫阿拉伯世界的动荡中保护住他。这里有人说,这次革命没有利比亚青年的参与,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名年逾60的利比亚人塞勒姆·纳瓦尔相信,因为他那一代的人,都已经习惯于卡扎菲的高压统治。

纳瓦尔说:“这些年青人听到过老一辈的人和他们的亲友们受到虐待的事。他们不经别人教导,就自己站出来。没有人要他们这么做,也没有人付钱买通他们这么做。很多人出来了,他们觉得这样做很有意思。可是也付出了可观的代价。”

近处,两名年青人在广场边溜达。那里正是两年前非洲国家领导人祝福卡扎菲的地方。其中一名年青人穿的套头汗衫,上面有卡扎菲的通缉人像。他要给这名过去的“领袖兄弟”的讯息非常粗鲁。

他说:“我恨你,要你进入火炼地狱!”

这种讯息要是在两年以前的黎波里街头上,是无法想象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