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利比亚妇女暗中支持民众抗争运动


一名手拿反叛力量旗帜的妇女和她的女儿们走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街上

一名手拿反叛力量旗帜的妇女和她的女儿们走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街上

利比亚民众起义的形象绝大部分都是男性,典型的画面是反叛力量战士发射他们的突袭步枪,但是美国之音记者布鲁克到的黎波里一个高墙耸立的家族大院拜访之后,就了解到利比亚妇女默默为这场起义作出的贡献。

离烧焦的汽车躯壳只有10步之远,法塔玛戈伯坦小心翼翼的打开进入她家大院的金属门。这辆反叛力量拥有的汽车被火箭推进的手榴弹给炸毁。通过前面院子时看到一些水桶和没洗的碗盘,法塔玛道歉说:“真抱歉,我们7天没有水了,我们什么都没得洗。”

*缺水断电生活充满挑战*

一个星期没水之外,供电也是时断时续。排队买面包和汽油的队伍拖得很长。利比亚是世界第10大储油国,但是很久之前戈伯坦的厨房就断瓦斯了。她的变通办法是把汽车轮子当炉架,用木炭来做饭。她说:“我们在这里作面包。我把木炭放下去,热气上来了,就放面包去烤,然后翻面。这就是我们作饭的方法。”

*克难解决生活问题*

参观这家人的大院时,还经过了一个洗衣机,这个洗衣机因为没有使用而堆积了灰尘。戈伯坦了解水的珍贵。戈伯坦是位园艺专家,她为一家国际饭店照顾装饰性的室内植物,这家饭店在8月21号的黎波里起义行动后就关闭了。她把家里4座冷气机接上塑料管,来盛接冷气机的滴水,这得在冷气机能工作时才管用。靠着这种方法,她一天可以把大约20升的水接到塑料盆里。

戈伯坦说:“喝的水我们就用买的。但是盛接到的水要用在一切房屋所需,还要用来清洗和洗澡。”

*可以缺水但不能没有自由*

这种压力,冲突,以及要适应缺水断电的生活正在给格伯坦造成负担。她说,她在上个月瘦了6公斤。但是,在她铺着厚地毯的客厅里,一片宁静中她思索的表示,现代生活中有比自来水要重要的东西。

她说:“没有水我们也能生活,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自由!”

当利比亚妇女设法让家庭生活照常进行,让家人守在一起之际,他们也是很多人所说的革命的幕后支持者。

*妇女暗中缝制反叛力量旗帜*

利比亚被罢黜的领导人卡扎菲有一个儿子就住在离戈伯坦大院几家远的地方。而现在,住在卡扎菲儿子大院周围的妇女偷偷的缝制反叛力量的红绿黑旗帜。

戈伯坦回想起她问其中一位妇女说:“我问她:你怎么找到这面旗子的?她告诉我,我有红色,黑色和白色的运动杉,我把这些衣服剪开来,就做成了旗子了。我们不敢去买材料。因为人家会说,过来,你为什么要买这三种颜色?因此现在人们就到一家店买红色布料,再到另外一家店买黑色的,然后再去别家买绿色的。这是有点花招的。”

*为推翻卡扎菲政权贡献儿子和丈夫*

的黎波里妇女的秘密缝制工作就可以说明,为什么在起义那天,霎时之间,的黎波里各地突然冒出了反叛力量的旗帜,这种景象显然让卡扎菲的士兵惊慌失措。戈伯坦说,利比亚妇女为了改变政权还作了更大的牺牲,那就是牺牲了她们的儿子。

戈伯坦说:“利比亚女性为这场革命付出很多,尤其是母亲们。要她们跟儿子说‘嘿,打包走人吧’是很困难的。”

住在戈伯坦后面的那户人家失去了年轻的父亲,这位26岁的男子参加的黎波里的第一次起义行动时被开枪打死,那是在2月20号这天。戈伯坦有个表哥,这位表哥有6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同样的,这家人支持儿子的决定加入反叛力量。就在戈伯坦对记者讲这件事的时候,刚巧这位年轻男子打电话向他的阿姨戈伯坦祝贺开斋节。简短的对话让戈伯坦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戈伯坦说:“我问他事情怎么样了。他说,我经历了抗争行动。感谢真主,这个孩子平安无事。”戈伯坦说,在利比亚,每一个战士背后,都有支持他们的母亲或妻子。

戈伯坦说:“母亲们鼓励儿子起来行动,甚至妻子们也是如此。这很不容易。我们失去了多少人?有5万人丧生,5万人哪!这些人是国家的玫瑰。我们怀念他们。”

说到这儿,家庭生活的挑战又来了。一头沾满煤灰的白猫走进客厅。戈伯坦为这头猫道歉。她说,这头猫老是把她们住家街上的灰尘带进家里。上星期发生的战斗一路打到她住的这条街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