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追踪恐怖资金动向效果显著


我们在纪念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的恐怖袭击发生10周年的系列报道中专门介绍了一场没有公开的反恐战争。美国进行的反恐战争一直没有停止,不过,这场战争不是通过流血的方式,而是通过数码的方式,通过银行帐户来进行的。

从事打击犯罪的人员都知道要抓住坏蛋的方法之一就是追踪资金的动向。不过,既使2001年在纽约和华盛顿发生的恐怖袭击改变了关于坏蛋的定义,但一个完全不同的战争还是启动了。这场新的战争主要是通过摄像镜头的跟踪和电脑数据库来展开的。

马修.列维特(Mathew Levitt)是华盛顿研究所反恐和情报项目主任。他说:

“打击跨国威胁的金融活动,现在看来,是扰乱敌人活动的一个有效方法。”

9/11以后,恐怖分子要发动攻击需要的不只是宣传。美国情报部门开始过虑数据,观察旅行特点、电子通讯和资金流动。列维特说:

“如果有人给我送钱,这就有意思。这可能并不意味着你很重要,或者我很重要。但可以意味着我们在某个很重要的事情中充当着中间人的角色。所以,只要在资金管道的上上下下跟踪这些资金的移动,最终就能够发现资金的源头,弄明白资金的去处。”

为了追踪资金的移动,美国财政部里面增设了一个叫作“反恐与金融情报中心”的新机构。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斯图亚特.列维(Stuart Levy)是这个中心的主任。他说:

“财政部设立这个完整的情报机构在全球同行中是第一个。它反映出一个重要的共识,就是金融情报具有高度的可靠性。”

反恐与金融情报中心成立以后就发现,9/11袭击行动所使用的资金大约为50万美元,是通过欧洲银行和中东的银行转送到在美国的那些劫机分子手中的。部分情报是来自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金融财团“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

外交委员会的列维说:

“我所讲的这个数据库是从一个专门提供短信服务的私人企业调出来的。”

通过这些数据库,美国政府下令冻结了那些跟恐怖组织有公开联系的组织和个人的资产。这些资料还为抓获基地组织人员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比如2002年巴厘岛旅游胜地爆炸案的主谋--基地头目翰巴里(Hambali).

但是,政府利用金融信息的能力引起公众对隐私的担忧和这种能力被滥用的不安。列维说:

“人们以为我们的工作就是梳理那些信息,不论我们需要不需要都会把所有信息翻上一边。而实际上,我们有着严格的限制。”

这场反恐战争中最大的一个突破是在今年5月。美国突击队在巴基斯坦的一处私人住宅里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美国官员说,在这次袭击中获得的情报证实,基地组织陷入了财政困难。

列维说:

“奥萨马.本.拉登是一个魅力型的头目。他在筹款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他在招募人员、保持内部团结方面也是举足轻重的。所以,击毙本.拉登是打击基地组织的战斗中取得的一个巨大的成就,也是一个巨大的进展。当然,这个行动还没有达到彻底消除恐怖威胁的最后目标。”

没有达到最终目标的原因是恐怖组织在不断变化。一部分人转而从事一些犯罪活动,比如走私毒品、绑架等,以此来获取组织运作的经费。经费用完了,他们会转而发动一些规模较小、成本较低的攻击行动。

列维特表示,无论规模大小,追踪资金走向还是值得的。 他说:

“是的,恐怖袭击的成本相对来说都不很高。但要说由于恐怖袭击成本相对较低就认为追踪资金动向没有效率则是一种误解。实际上恰恰相反。一,你如果需要5000美元,这笔钱不算多,但如果你拿不到的话,我们就胜利了。”

但这并不是说,恐怖袭击就不会发生了。专家表示,在对抗恐怖组织旨在滥杀的宣传活动的同时采取多头并进的方法阻止恐怖资金的流动需要各方在今后多年中保持警惕、坚守承诺,加强世界各国之间的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