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癌症村压力增大 官方承诺强化废物监管


中国环保部门近日提出将进一步加强监管危险废物的倾倒和贮存,特别是重金属和电子废物。 几个月前,中国云南省一家工厂非法倾倒工业生产废物引发了当地的环境危机。

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小百户镇兴隆村距离昆明约两个的车程。村里的3000多人过着世代务农的安然生活。今年六月,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的两名工人将5000余吨金属铬废渣非法倾倒在当地的路边和山坡上,造成70多头牛死亡,村民们也出现皮肤、鼻腔等多种病患,当地甚至流传出“癌症村”的说法。

而在此之前,南盘江边那座庞大的铬渣堆就一直压在兴隆村村民的心头。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汤再杨对媒体说,这座十几万吨的铬渣堆从2003年收购这个厂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已经十多年了,一直没有处理掉。

*村支书:倾倒事件影响健康 损害地方经济*

云南曲靖“非法倾倒事故”后的初步调查结果发现,南盘江江水受到严重污染,而这段江水目前仍被用于农田灌溉。

兴隆村村支书陶自云对美国之音说,村民们意见很大,要工厂搬走,不过政府还在调查这件事,结果怎样还不清楚。他说,事发后,村民们不仅担心自己的健康,也发愁地里的农作物卖不出去了。

陶自云说:“这个事件经过媒体曝光,通过大量的报导,我们这里的农副产品有点销售不掉。我们 的大米、苞谷(玉米)、水果......对我们当地有影响啊。我们现在水果就卖不掉了。”

*独立地质学家:地方病和污染似有关联*

长期研究中国水资源的独立地质学家杨勇对美国之音说,云南目前几个地方都出现了癌症高发的“癌症村”。沿海一带、淮河流域、河南、山东等一些粗放产业比较普遍的地区也出现了一些怪病。

杨勇说,环境对人们的健康会带来哪些潜在的威胁,和一些地方病究竟有什么关系,目前还缺乏科研上的突破。

杨勇说: “环境污染和近两年频繁出现的一些怪病和地方病的关系, 应该用科学 的方法来解释,否则就会产生一些舆论的混乱。但是从这些怪病的分布情况来看,它往往和一些生产活动有关系。一是人群比较集中,二是离生产活动比较近。从污染源的追踪来看,似乎和污染源也有关系。”

*绿色和平:新举措防止“旧债未偿、新债又欠”*

中国环保部9月1日召开了全国危险废物污染防治工作视频会议,提出将采取措施遏制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的高发态势,全面加强危险废物污染防治工作。

环保部表示,从即日起在全国进行一次危险废物专项检查工作,重点是重金属废物和电子产品废物的处置。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污染与防治项目主任马天杰刚刚从发生倾倒事故的曲靖市考察归来。他对美国之音说,政府新出台的这一系列举措可以防止“旧债未偿、新债又欠” 。

马天杰说:“因为我们很多的行业还在不断地产生危险废物,很多的废物因为很难处理,造成一个堆积如山的局面。昨天的会议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决定,就是你在没有处理完现存的铬渣或其它废渣之前不应该继续再生产。这样的举措至少可以避免过去的很多旧帐没有还完,还在欠新的环境帐。”

*绿色和平: 中国不应该成为洋垃圾的倾倒场 *

根据最新的政府数据,2007年,中国产生了4500多万吨危险废物。2011年到2015年间,这个数字预计还将攀升5%到7%。

与此同时,中国还从国外进口大量的固体废料。据统计,中国进口的废塑料、废五金、废钢铁等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达4000多万吨。

绿色和平的马天杰说,中国进口钢铁、塑料等一些制品很多时候是为了作为原材料再利用,这是正常经济生活的一部分。但是重点在于进口废物时,应该明确应该哪些是危险废物。马天杰说,那些明显会对环境和人类健康造成危害的废物在进出口时必须受到严格的限制。中国不应该成为洋垃圾的倾倒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