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恐怖主义的测试场--东非


索马里青年党的民兵在摩加迪沙向政府军开枪(资料照片)

索马里青年党的民兵在摩加迪沙向政府军开枪(资料照片)

纽约和华盛顿遭到9/11恐怖袭击后的10年里,美国领导的打击基地组织行动把重心放在南亚和中东,但是国际恐怖组织已经在东非立足很久。分析人士说,和索马里青年党激进分子有关联的国际恐怖组织继续对这个区域构成重大威胁。

在基地组织分子挟持飞机撞毁纽约双塔和首都郊外的五角大楼的前三年,这个恐怖组织就在东非作案。1998年8月7号,自杀炸弹手炸毁美国驻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以及驻肯尼亚内罗毕的大使馆,导致几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恐怖组织在东非尝试新战略*

马克.施洛德是全球新闻和分析公司斯特拉福(Stratfor.com)的非洲分析员。他说,由于东非长期以来缺乏有效治理,这个地区是基地组织练习恐怖行动的理想场地。他说:“东非是恐怖组织尝试新方法、新战术和新战略的绝佳场地,这些新战略难以被追踪到。我还是认为,现在他们的招数仍然很难被侦察到,只是没有到以前那种程度。”

*9/11后美国在东非扩展势力*

施洛德说,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确实开始扩展在东非的势力,承认基地组织是个重大威胁。施洛德说:“1998年大使馆爆炸案发生后,这个地区不再被忽略,但是我认为,9/11事件绝对是个转捩点,它产生了一种全球性和全面的做法来了解基地组织,并且把他们当作一种威胁,试图孤立他们,并尽量铲除他们。”

*索马里青年党威胁东非稳定*

现在,这个威胁已经逐步发展。1998年的袭击是基地组织在本.拉登的指示下由中央指挥策划的,但是当前,受人注意的是在索马里的伊斯兰激进组织青年党。

美国主管非洲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卡尔.维科夫说: “青年党是东非最显著的威胁。我的看法是,青年党不仅是恐怖主义威胁,也威胁到稳定,是索马里和东非地区稳定的一大威胁。”

青年党和基地组织有很大关联。就大使馆爆炸案来看,那次爆炸案的主导者法祖尔.哈伦是基地组织特工,也是青年党的高层指挥。

但是青年党的权力结构很复杂。青年党是派系众多的组织,一些成员服从全球性的圣战者思想,其他人则把注意力放在索马里国内的地方战斗上。

*美国依赖非洲地区伙伴*

为了对抗这种威胁,维科夫说,美国依赖其区域伙伴,例如索马里的过渡联邦政府。
维科夫说:“我还想指出的是,就事情的发展来看,跟1998年美国大使馆袭击案有关联的法祖尔是被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在摩加迪沙打死的。我认为这是目前事态发展的一个例子。我们试图使我们的索马里伙伴更有能力,继续支持我们的非洲联盟伙伴。这样他们就能在稳定的前沿上取得更多进展。”

美国支持所谓的吉布提和平进程,以此作为索马里国内达到稳定的途径。联合国支持的这个倡议促成索马里领导人今年达成一项协议,为全国选举和新宪法制定计划。

但是,也有报导说,美国使用隐秘的军事战术,包括使用无人导弹攻击青年党的目标。

斯特拉福公司的马克施洛德说:“过去几年里美国保持了这种隐秘存在和能力。美国过去几年里在索马里进行过特别行动,这种情况不常见,但确实有过。“

*青年党正在弱化*

现在,饥荒严重打击到几年来遭青年党控制和汲取资源的地方,此外,索马里过渡联邦政府(TFG )声称在摩加迪沙打击激进组织取得军事胜利,因此很多人认为青年党的势力正在弱化。

在内罗毕的索马里问题独立分析人士阿卜迪.萨马德说,青年党的中央结构分崩离析,这个组织的外籍战斗者可能会寻求在其他地区进行战斗。萨马德说:“从邻近国家来的外籍战斗者人数相当多。他们可以回到肯尼亚、坦桑尼亚,或乌干达,他们能作些事情,甚至能执行一些行动。”

索马里官员说过,他们打击青年党的成功标志着这个组织灭亡的开始。然而,过去20年里,索马里始终没有一个稳定的中央政府,这使得这个国家成为恐怖主义理想的测试场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