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姚立法被失踪多日后,昨因病被送回家


选举活动人士姚立法(资料照片)

选举活动人士姚立法(资料照片)

中国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被失踪近一个月后,因病情严重经住院治疗后星期天晚上被当局送回家,但仍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观察人士说,当局打压独立候选人是普遍现象。

*姚立法回家仍受当局严密监控*

湖北潜江教师姚立法星期天晚上9点左右被送回了家,但这并不意味着当局要给姚立法自由,而是由于此前两天他腹部出现剧痛,负责看守的国保才无奈将他送到医院治疗。因害怕他病情恶化将他送回家,但却没有对他的病情做任何交待。

姚立法的妻子冯玲对美国之音说:“虽然说放回来了,但他们还是控制他的人身自由啊。监控室加强了监控,昨天姚立法放回来之后,门口开始有很多人坐在那里堵着。他们一直没间断对他进行看守。不单安了摄像头,国保还呆在我家楼梯口把守。”

姚立法经过12年努力,1998年当选了市人大代表。多年来姚立法坚持实地走访、基层培训、上书建议,成为推动草根阶层参政议政的专家。由于多次在公共场合揭发基层政府的违法乱纪行为,致力于争取民主的斗争,受到地方当局的严厉打压。

*当局用被失踪手段对付选举专家*

姚立法自从8月7号从北京被抓回潜江后,外界一直不知其下落,当局也一直坚称不知任何情况。

姚立法的妻子冯玲说:“我请求市政,公安局,市长、市委书记,派出所还有他们学校,我都找过,要求见姚立法本人,但是他们一直都没有答复我,也没让我见姚立法,直到昨天晚上他回家前我一直都没见着他人,以前也不知道他一直被关在哪儿。”

事实是,姚立法被抓回潜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关押在潜江和监利交界的西大院农场,后来又转往江汉油田,看守他的人多达22个,其中包括姚立法所在的潜江实验小学的副校长汪潜等隶属于教育局的一帮人,有刑警、特警、国保等。

看守者将姚立法严密封锁,和外界隔绝,而且采取了多种方法对他进行折磨,包括克扣饮食,不准看书,不准看电视,甚至不准说话。

从8月7日到8月30日,看守们每餐只给姚立法平时饭量的三分之一,其中19到30号每天只给两餐,数量少得可怜。从8月7号到18号最热的天气里不让他洗澡。

*条件恶劣,被关押者健康受损*

冯玲说:“天热不给他电风扇吹,不给开空调,不给毛巾洗澡,连他自己的换洗衣服也不给他,关在那里受折磨嘛。再加上身体不好,得不到好的治疗,所以说就瘦嘛,瘦得很厉害。 ”

由于恶劣的生活条件,吃不饱,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姚立法的体重下降了10多公斤。 他因病回家本应静养一段时间,但事实上他到家休息了仅一个晚上,星期一一早就有10多个人要他回到学校工作,并明确交待不准带手机。

冯玲说:“姚立法现在人在学校,他们今天一大早有十多人来把他接到学校去上班,到现在一直没回来。中午11点40多他打电话给我说,中午不回家吃饭,学校不让回。”

她说:“姚立法去工作肯定吃不消,你看他在家睡觉翻身都翻不好,脊柱受伤,再加上疾病,起床都很艰难。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许志永的支持者制作的T衫:许志永,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许志永的支持者制作的T衫:许志永,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许志永:独立侯选人总遭打压*

冯玲说,因为姚立法只有中午和晚上有时间能和朋友联系,所以跟随他的人才不让他中午回家,减少他和外界的接触。

另一方面,星期天晚上姚立法被送回家中时,随身携带的物品,如双手腕部和腰椎的X光片、朋友的联系方式等都被抢走,拒不归还。

北京石油学院法律系讲师许志永说:“打压独立侯选人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每一年选举都有这种打压,我觉得这种行为是不可思议的。”

许志永也是基层选举的民意代表,2003年11月当选为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并于2006年成功连任。

他说:“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是什么一股力量总是这样阻碍最基本的民主。实际上选举就是宪法的实践,是国民宪法权利的实践,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的话,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很危险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