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一批效忠卡扎菲的人逃往尼日尔


图为反卡扎菲的战士9月6日正在检查枪支

图为反卡扎菲的战士9月6日正在检查枪支

有关卡扎菲支持者的一大批车队已离开利比亚逃往尼日尔的报导激怒了利比亚首都的许多人。美国之音记者阿罗特从的黎波里报导说,利比亚人想要看到他们的前领导人及其周围的人在国内接受司法审判。

据报导,一个由大约200辆装甲车组成的车队9月5日(星期一)晚上已从利比亚南部进入尼日尔境内,有可能是经过阿尔及利亚。随着这一报导的流传,社会上也流传着一种揣测,认为一些效忠卡扎菲的人可能朝布基纳法索的方向走了,布基纳法索主动提出让被推翻的卡扎菲去该国避难。

布基纳法索在利比亚的问题上采取了骑墙的做法,它一方面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一方面违背它对国际刑事法庭的责任,国际刑事法庭以战争罪的指控发出逮捕卡扎菲的命令。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发言人加拉尔说,他们想让卡扎菲留在利比亚。他说:“全国过渡委员会一直明确表示,他们要求所有邻国不要当在逃犯的帮凶。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车队里运载的是什么。它也可能运载的是黄金,也可能是钱,还可能是卡扎菲的家人。我们希望车上没有他的家人,也希望没有卡扎菲本人。”

*卡扎菲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星期二,卡扎菲仍然下落不明。早些时候有关卡扎菲也许计划跟这个车队一起撤离的报导看来没有任何根据。星期一晚上,卡扎菲的发言人易卜拉欣说,这位前领导人仍在利比亚,易卜拉欣本人目前也在藏匿中。

尼日尔官员被引述说,这个车队的规模比报导的要小,并且坚称卡扎菲不在里面。

利比亚人对前领导人卡扎非及其支持者有可能逃跑进行迅速的谴责。在的黎波里的中央烈士广场,会计师法乌兹.约布兰说,卡扎菲及其核心集团的人都必须为利比亚的灾难负责。

约布兰说:“他必须在利比亚人民面前交代罪行。就这么跑了是不公平的。他必须让他们那帮黑社会罪犯都留在利比亚。”

在附近的优赛夫也表达了同样的情绪,不过他没有告诉记者他姓什么。优赛夫说:“有关审判地点,我希望而且向真主祈祷,应该在利比亚进行。因为如果在海牙审判,那里有许多尊重卡扎菲的人,因此他不会感到受罪。可是如果在利比亚审判的话,他将会知道我们遭受了多少苦难。”

卡扎菲的几个直系亲属已经在邻国阿尔及利亚避难。这件事也激怒了利比亚临时当局。

这个装甲车队运载的有可能是利比亚一些重要的前政府官员。而就在同一时间,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正在努力争取控制最后一座仍被卡扎菲控制的城镇。忠于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武装星期二继续在班尼瓦里和苏尔特集结。他们要求卡扎菲的支持者在星期六之前放下武器,否则就将面临攻击。数日来,与部落代表和卡扎菲支持者的谈判一直是时断时续。

班尼瓦里的部落领导人加涅赫乐观地认为,一场战斗是可以避免的。他说,班尼瓦里镇90%的人都支持和平解决,并且希望该镇是利比亚的一部分。

利比亚临时当局领导人还在一些其他实际问题上取得了进展。的黎波里大多数地区已再度恢复自来水供应,供电情况也趋于稳定,人们对局势好转仍然是乐观的。

就连想让卡扎菲受罪的优赛夫都表现出他完全没有丧失幽默感,他津津乐道地取笑卡扎菲说过的一句有名的誓言:要沿着每条街巷、挨家挨户地追捕反政府武装人员。

优赛夫说:“我们将沿着每条街巷、挨家挨户地重建我们的国家。这用不了多久。”不过他又说,他确实想找到卡扎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