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二等公民二等子女


世界各国的中小学新学年大都开始。北京有数以千计的民工子女无学可上,他们的学校被当局强行关闭。

为中国经济建设流血流汗的上亿民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上的二等公民,他们的子女只能得到二等的教育机会。这种政府赞许或批准的歧视性政策(government-sanctioned discrimination)不但在中国国内,而且也在全世界引起纷纷议论。

*学校与户口*

法新社9月7日从北京发出报导说:“中国的学龄儿童(跟法国的儿童一样)已经开学,但北京几千名民工的孩子却无学可上。他们原先上的没有得到政府许可的学校突然被关闭。上个月,北京当局宣布关闭24所政府不承认的民工子弟学校。到了8月底,只有其中的5所得到暂缓关闭的待遇。”

“根据中国错综复杂的种种居住权法律,大多数民工的居住登记依然是在他们的出生地,因此他们得不到可以在他们打工的地方正式居住的‘户口’。 没有一纸户口,民工的孩子就不能上当地的公立学校。因此,那些收费的常常是得不到政府认可的学校是民工子弟的唯一选择。”

*当今中国二等公民*

日本《新闻周刊》8月30日发表自由撰稿人Furumai Yoshiko(ふるまい よしこ)的文章,题目是“支撑都市的二等公民,民工及其子女。”

文章说:“中国的学校9月开始新学年。本来现在是有孩子的人家准备孩子进入新学期的时候,北京郊区24所学校却得到强制关闭通知。约1万4000名学童无学可上,并成为新闻。这些学校被强行关闭,表面理由是它们得不到正式的开学许可证......它们的学生都是地方来的民工子女,所以,这些学校被称作‘民工子弟学校’。”

在中国新学年开始之际,加拿大主要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9月2日发表社论,标题是,“中国的民工是二等公民。”社论的副标题是“(民工)他们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理应得到平等的社会服务,但他们没有得到。”

社论说:“中国民工所得到的不平等待遇,是中国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挑战,对中国所极端珍视的秩序和社会稳定构成破坏。”

“最近北京关闭大约30所民工子弟学校只能让中国的民工阶层更加沮丧。官方为关闭那些学校提出的理由是那些学校是非法的,而且没有达到安全和卫生标准。很多家长对此表示异议。他们说,这些学校长期以来被准许存在,是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别的学校可上。他们认为,至少是某些学校,地方当局拆毁那些学校,以便可以把学校土地卖给开发商。”

“这只是中国20年来所纠结的一个问题的最新表现。农村居民大规模进入城市,两亿‘流动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他们建摩天大楼,建地铁,清理垃圾,为北京、上海、深圳和其他城市提供廉价劳动力。”

“然而,按照复杂的户口登记制度,民工得不到城市居民的社会服务,其中包括医疗、住房和子女的公立教育。中国的民工在自己的国家被当作非公民。”

“这种政府赞许的歧视必须改变。户口登记制度必须改革,中国的内部移民必须得到平等待遇,享有跟城市出生的人一样的权利。否则,中国将制造出一个永久性的下层阶级。”

*让民工感觉不受欢迎*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9月3日发表报导,题目是“北京的民工没有学校:让民工感觉不受欢迎的新途径。”

在讲述了新学年即将开始之际,北京当局宣布关闭20多所民工子弟学校,招致学生家长、中国媒体和民工权利活动人士的强烈批评之后,《经济学人》的报导说:“在社会各界表示强烈批评和谴责之后,几所学校得到准许暂缓关闭。政府许诺让所有的其他学校的孩子都有学上。但这并没有减少人们对政府动机的质疑。北京的政府先前也试图关闭过民工子弟学校,但自2006年以来没有如此大规模关闭。”

“中国的户口制度使民工很难得到城里人的教育和医疗服务。但中国城市经济依赖民工劳动力。一些中国城市在给民工孩子提供教育方面要比北京灵活得多。上海声言去年成为中国第一个城市为所有的民工子弟提供免费教育,在上海的民工子弟大部分是上公立学校,有一些则是上有政府津贴的民办学校。”

*公开报导,依然敏感*

中国的落后、不公平的户籍制度,以及随户籍制度而来的教育歧视,近年来在中国国内受到来自民间的强烈批评和抗议。这种不公平和歧视近年来也成为中国一些报纸的新闻报导和社论的主题。

然而,尽管户籍制度和教育制度不公的问题时常在中国见报,但这些问题在中国依然属于所谓的“敏感问题”, 也就是说,是统管中国新闻出版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密切监视的问题。

在新学年到来、北京市关闭几十所民工子弟学校成为中国国内外议论纷纷的话题之际,中国官方权威的通讯机构新华网摘要翻译发表美国《纽约时报》有关这个话题的一篇报导。

新华网发表的《纽约时报》报导的翻译包括如下一些看似相当尖锐的文字:“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场运动背后存在别的动机,包括政府为了补充财政而不断卖地的需求。红星学校的校址周围已经矗立起一幢幢价格昂贵的高层公寓楼和一个新的地铁站。”

“但是在学校管理者、家长及许多北京市民看来,强拆学校无非是一种控制人口的做法。据统计,在北京的1960万居民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来自中国内陆农村地区的民工。仅仅从2000年至今,北京的人口就增加了600万。”

“初中以后的挑战会更加令人痛苦,届时民工子女要么回到父母的原籍上高中,从而与父母分居两地,要么辍学。倡导民工权益的人士说:‘这是一个残酷的、不公平的制度,它阻止人们追求自己的梦想。’”

新华网的翻译省略了《纽约时报》报导的部分原文,这凸显出这个话题在中国的敏感。这些省略的文字包括:

“(被强令关闭的)红星学校的校长谢女士说:‘政府对我们所作的事情是丧尽天良。’”

“(仅仅从2000年至今,北京的人口就增加了600万。)这些数字让执政的共产党感到担忧。中共特别忌讳城市贫民窟,以及贫民窟可能成为社会动乱的温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