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独立参选人受阻,基层人大选举缺乏民主


2011年9月8日《明报》报道广州县级人大选举

2011年9月8日《明报》报道广州县级人大选举

中国正在进行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中,独立参选人受到当局各种阻挠,参选历程艰难。学者说,中国现有体制实际上不容忍民众参政。

中国从8月开始陆续在各地举行基层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但独立参选人都遇到程序或实质性的阻碍,有些还遭受着令人不可思议的打压。
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

湖北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

*当局对选举专家姚立法的监管升级*

湖北潜江教育工作者,民间选举专家姚立法就是失去自由、遭受非法扣押的独立参选人。

他对美国之音解释了为什么独立参选人会受到这样的对待。他说:“他们害怕我的参选,以及我动员其它独立候选人的参选会起到一个星星之火的作用,形成一个声势,带动更多人参选。”

“如果更多人当选,那么人大代表的结构变化,代表人民意志的人慢慢多起来,那么社会权力的产生、政府权力委托的过程就要发生质的变化,共产党内的那些腐败分子他们想要去卖官,做违法的事情,他们的空间就会变小,路就会便窄。他们害怕的实质就在这里。”

姚立法连续七届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加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一次成功当选。当局对他既恨又怕, 今年7月初将他关押起来,和外界隔绝,连他的妻子都不知他身在何处,9月4号晚才因病被送回家。姚立法被失踪期间,一直受到极不人道的待遇,体重下降了10公斤。

目前姚立法仍遭软禁。他清早就被当局网罗的人带走“上班”,不能和外界联络,中午不让回家吃饭,直到晚上10点以后才放他回家休息。

*当局雇黑道威胁竞选人*

记者不得已在深夜给姚立法打电话了解情况。他对美国之音说,当局就是因为怕他接触选民和其它地区的独立参选人,才使出了这种方法阻挠他在当地参加本月22号将要进行的选举。

姚立法说:“我们这一次选举是村委会的选举,乡人大代表的选举,市人大代表选举等三项选举一次进行。 但当局非常憎恨独立参选人竞选。”

他揭露了地方当局破坏选举的行为:“独立候选人站出来竞选,共产党的基层组织的村党支部书记就雇黑道、雇村霸去攻击、去威胁那些要站出来竞选的人。我们有些村的村民今天几个人一块儿去找他们(当地政府)去咨询,问投票日是哪天,代表候选人推荐表找谁领等。结果官方一得到这个信息就赶紧动员它的人马,去威胁这些选民。”

他说,中国社会丧失了公平和正义,法律没有威信,没有正义。老百姓的权力没有法律程序的保护,选民在选举人大代表和竞选人大代表上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方面,中国的选举法没有条文来保障。

*所谓人大民主选举是假*

姚立法说:“共产党已经执政60多年了,但它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从法律上就是虚假的。在实施的过程中更假!共产党在1949年之前痛骂、批评、指责国民党怎么暴政、怎么专制、怎么不民主,这些话拿到现在说,我们潜江当局反人民,反法律,反民主的话,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说,“中共党内及当局中的腐败分子心里很清楚,他们不会容忍我这种人竞选、当选。因为有了像我或者比我更优秀的人当选后,他们不仅不能再当官了,而且要去坐牢。因为他们腐败的事实民众信中都有数。只要有人追究,就能把他查出来。所以我跟他们真挚的博弈和斗争焦点在这里。”

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就中国基层人大选举中出现的各种阻挠迫害独立参选人的问题时指出,中共根本就不容民众参政。

他对美国之音说:“一旦民间出现想有政治参与的意图,哪怕这种参与表明是支持共产党的、 是支持毛泽东的、是唱红歌的,它都不会允许你这样参与政治。在官方、在党之外不能有政治。”
《我反对》讲述中国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传奇色彩的参政故事

《我反对》讲述中国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传奇色彩的参政故事

*学者:当年国民党比现中共民主*

他分析说,“如果拿当年国民党和现在共产党相比较的话,国民党虽然当时也是一个威权政党,但它能不断吸纳知识分子,不断吸纳民众,还允许言论自由,允许各种社团的生存,甚至开放国民党本身的职位,让政治参与有可能实现。 国民党时代是一个可以上升流动的一个体制,它在权利的分享上是可以开放的。”

他说,“跟国民党相比,共产党则是一个完全相反的政党,在权力上是不容别人分享的。它完全是一个官僚化的、是一个非人格的运作、是一个像韦伯说的那样的官僚的、多层体制结构。它对民间的政治力量和民间的政治参与都十分抵触,就像对待计算机程序中的病毒一样,随时启动杀毒程序将这些独立参选人抹去。”

陈永苗还补充说,中共这一体制不仅体现在他特有的框架上,它还具有强大的磁场和酱缸效应,它排斥,不吸纳独立候选人,即便吸纳进来,你也迟早变成官方的了。

*明报:广州独立参选人全军覆没*

香港明报星期四报道说,广州市数百万合格选民当天进行区、县级人大代表选举,从近9000名候选人中选出5000多人。但这次候选人全都由各级党政机构提名,独立参选人没有一位成功进入候选人名单。

报道说,广州一些地区针对独立参选人的情况,规定候选人的性别,拖延公布选民名单以及约谈推荐人退出联署等方法对付独立参选人。该市自6月来有至少14人自我推荐参选人大,但由于受到所在机构或家庭的压力被迫放弃,最终无人成为候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