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李双江的新闻


1970年代中期,也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当局推出“文革”开始后的第一批故事片。中国军队歌手李双江为那些屈指可数的故事片之一《闪闪的红星》演唱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一举成为全中国最著名的歌手之一。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歌迷有了多得数不清的中外歌手歌曲可听(今年以来,被中国文化部列入黑名单的中外歌曲就有三百首),李双江已经被许多歌迷认为是个过气的歌手,难以引起轰动了。

然而,近两天来,李双江的名字又产生了轰动效应,甚至产生了国际回响,得到了海外媒体的报道,以至于中国官方媒体显然也认为有必要为他刊发英文、法文新闻,由此引导外部世界看中国。

*李双江再以儿子出名*

当年李双江完全是以他的歌喉出名,获得轰动效应。当年他演唱的“红星照我去战斗”虽然是一首典型的共产党宣传歌曲,但在文化和文艺极其单调贫瘠的当时,他的歌声听上去别具一格,清新悦耳。尽管他当时只是唱电影插曲,没有露面,但他依然是凭着歌喉获得了中国千百万人的心。

在过去的几天里,李双江的名字又产生轰动效应,则是因为他的15岁的儿子李天一。9月6日晚上,李天一无照开车,开着高档的没有挂牌的宝马牌高级车。因为他前头一对夫妇开着车刹车,他便暴怒起来,下车对那对夫妇拳打脚踢。

中国媒体报道说,那对夫妇的5岁的孩子在车里吓得哇哇大哭;李天一的一个朋友开着另一辆车,也停车跟他一起殴打;李天一和朋友显然是出手凶狠,而且一边打,一边威胁旁观者不得打电话报警。被殴打的彭姓男子随后被送到医院,头上要缝11针。

有关的消息最先在《新京报》得到报道,随后中国互联网上传开,成为中国民众的微博热议话题。

*民众与官媒视角不同*

权贵或被认为是权贵的人家的子女在社会上无法无天横行霸道,以及官方为权贵及其子女保驾护航,近年来频频成为爆炸性新闻,成为民怨爆发的导火索,威胁中国当局苦心经营的“和谐”稳定。“我的爸爸是李刚“,“药家鑫”,“俯卧撑”成为当今外国学者了解和研究当今中国官民对立、权贵与小民对立的最佳索引。

跟以往的类似重大新闻事件一样,中国的民间舆论跟亲官方媒体在观察、表述和评论同一个事件的时候,显示出迥然不同的视角差异。

新浪微博的一个的帖子可说是相当典型地代表了中国民间的视角:

“a_ring在Jakarta :刚看到新闻的时候义愤填膺好一阵,现在想想看,最后的结果其实是没什么悬念的,必定会被压下去最后不了了之……无论微博上喊得多大声,最终他们的权利还是大过天,官二代也好,军二代也罢,说到底都是富二代,真是一个也伤不起啊! ”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英文新闻和英文《中国日报》的标题,以及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法文网站有关新闻的标题,则可以说是相当典型地代表了中国官方的视角,它们分别是:

Respected Chinese tenor faces the music over son's disregard for the law(受人尊敬的中国男高音歌手面对儿子无视法律招致的各种批评------新华网,9月9日)

Singer apologizes for son's attack(歌手为儿子打人道歉------英文《中国日报》,9月9日)

Un chanteur presente ses excuses pour l'attaque perpetree par son fils(歌手为儿子打人表示道歉------《人民日报》法文网站,9月9日)

至少从标题来看,对李双江儿子打人一事,中国民间和官媒展现出截然不同的视角。民间视角着重权贵及其家人可以肆意欺压民众;官媒视角则着重打人一方的家人通情达理。

新华网的英文报道标题当中的“music“可谓可圈可点。music最常用的字面意思是“音乐”,“悦耳动听的话”。现在不清楚新华网在这种场合的这种新闻标题中选用这样的一个词,是因为英文不灵用词不当,还是意图对李双江和中国社会及政治进行讽刺挖苦。

(顺便说一句,美国之音也不清楚在这里把新华网的“music”翻译为“各种批评”是否是正确或准确,是否应当把那英文标题翻译为“受人尊敬的中国男高音歌手面对儿子无视法律招致的音乐 [或,悦耳动听的话]“。)

*世界媒体的报道*

或许由于地缘关系,日本媒体对中国这一最新热议话题新闻跟踪最紧。以下是9月8和9日的日本媒体的一些新闻报道标题,明显跟中国官媒不同而更接近中国民间的观点:

“北京:一边打人一边叫喊,‘谁敢叫警察?’ / 军队歌手的15岁的儿子 - 特权阶级 /( 民众)不满爆发“ (时事社,9月8日)

“中国:特权阶级的子弟、而且飙车 15岁无照驾车 因前车突停发怒、向对方施暴“(《每日新闻》,记者成泽健一,9月9日)

“中国:超有名歌手溺爱的15岁的儿子无照飙车、对市民施暴“(工商金融新闻网站Searchina,编辑柳川俊之,9月8日)。

与此同时,西方国家以及菲律宾、科威特国的英文媒体则广泛转载法新社从北京发出的一篇英文报道,题目是,“Chinese army general under fire for son's violence“(中国军队将军因为儿子的暴力行为受到强烈批评)。

(需要在这里说明的是,中国国内有熟悉中国军衔制度的人指出,中国国内外盛传的李双江、宋祖英等军队歌手拥有将军军衔属于误传,这些文职歌手干部级别可以很高,但他们没有将校军衔。)

日本《每日新闻》和法新社都在报道中提到了当今中国的名言名句“我的爸爸是李刚。”

法新社的报道说,“这一事件立即在互联网上招致众人要求惩罚李天一。中国公众憎恶他们一些人所认为的高官及其家人的骄横。中国最火的微波网站新浪微博上(新浪微博关于这一事件已经有15万条微博帖),有一个用户对李双江提出了强烈的批评。

“这位用户发贴说,‘李双江是个什么人?他的儿子才15岁,但开着宝马带着枪。中国这是怎么啦?‘ 这位用户在这里所说的枪,是指李的儿子在被拘留的时候,在他的车里据报发现了一把玩具冲锋枪。”

“另一位网民则说。‘太棒了。中国就是因为有这么一帮人才腐败。’”

“在去年的丑闻中,北方的河北省一个警官的22岁的儿子开车轧了一个学生,然后向周围的人大叫,‘要是想起诉,就起诉我吧。我的爸爸是李刚。’他后来被判刑6年。”

“这两个案件让公众越来越注意中国所谓的‘富二代’的坏名声。‘富二代’是指享受了中国三十年来经济大发展的权势人家的后代。”

*官媒接近民众观点*

公平地说,中国官方媒体虽然在新闻报道或评论的标题上多是明显偏施害方而不是受害方,但报道内容基本上是就事论事,不偏不倚。

有时候,官媒甚至相当靠近民众观点。例如,中国互联网上目前流传的一则标明来源于新华网的评论,题目是,“李双江对伤者道谦作揖为何难让公众谅解。”

从标题上来看,新华网这则评论标题好似有些谴责公众不依不饶不讲理,但其评论内容则显然是站在公众一边谴责李双江,谴责当今中国的权贵。该评论包括如下的段落:

“家庭溺爱的必然结果。所有的父亲都挚爱儿子,但李双江的爱明显是放纵、溺爱。李双江曾公开表示:“要给孩子创造良好的条件和环境,让他们有快乐的收获,能快乐的成长。”李天一所处的家庭无疑是物质条件最优越的家庭,能让他随心所欲,满足一切享受需求。在普通孩子正为上大学学费发愁时,15岁的李天一却能花 28万元改造一台高档宝马,供自己飙车玩乐。如此只知奢华享受的纨绔子弟,哪会懂得同情弱者、理解他人的道理?

“为富不仁刺伤了公众的神经。这些年,社会上富人们炫富、凌贫的案例太多了,开宝马车伤人事件屡见不鲜,平民百姓早就在心中窝着一腔愤怒。李双江无疑是富人阶层。李天一那种下车即骂、上前即打、目空一切、横蛮无理的行径,还有那‘看谁敢打110’的狂妄叫嚣,活脱脱一富家子弟欺负百姓的做派!中国毕竟是人民大众的共和国,岂能只是富人的天下!此情此景,公众心中焉能不愤慨!

“官家子弟在公众中播下仇视的种子。曾几何时,‘我爸是李刚’闹得满城风雨, ‘恃强凌弱’几乎成了这批‘衙内’固有德性。而且‘衙内’们违规违法总能被‘衙门’包容。李双江既是富人,又是官员,准确说,是名人、富人、官员的合体。李天一开着豪车,伙同山西老总子弟,口气之狂,打人之凶,欺人之甚,简直就是官家子弟、富人子弟‘劣性恶行’的集合;还有,李天一宝马豪车此前的36次违章未处,山西老总子弟奥迪豪车的32次违章未处,均证实相关‘衙门’对他们的‘开恩’!面对这一切,公众岂能心平气和?”

到北京时间星期六大约凌晨两点,如果在互联网搜索,已经查不到直接出自新华网的这篇评论,但转载随处可见。现在不清楚这篇没有署名的评论是否确实是出自新华网,以及现在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的这篇评论是否是属于非法传播。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随时可以不说明理由地下令任何一家新闻机构拿掉任何一篇当局认为是过于敏感的文章。

在中国,当局认为是敏感的话题,往往就是民众特别关心的话题。李双江儿子打人的话题显然是这两天中国民众特别关心的话题。

前引的法新社报道说“新浪微博关于这一事件已经有15万条微博帖。“ 但在北京时间星期六凌晨两点半,新浪微博关于这一事件的微博已经接近150万,是法新社发电时的10倍。最新的帖子包括如下一条:

“lym9042252 :道歉背后,尽显将军威严!李天一打人事件过后,多路记者赶到309医院,李双江刚刚离去,记者正欲探访伤者,医院派人将记者拦出病房。《京华时报》记者证件被没收,并被告知到宣传部登记。找到病房,没人。费周折找到新病房被武警拦下,禁入。《娱乐现场》记者表示拍摄时遭恐吓,声称再拍就把机器砸了。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