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9/11以来美国情报界的变化


美国新任中央情报局长彼得雷乌斯将军8月31号在维州一军事基地讲话

美国新任中央情报局长彼得雷乌斯将军8月31号在维州一军事基地讲话

美国政府的情报部门经由9/11事件所受到的打击,可以说是最为严重的,因为情报部门工作的职责,就是要在美国国内和国外觉察并侦破一切想要破坏美国利益的企图。自从2001年9/11事件发生以来,美国情报部门以及情报部门所跟踪的那些恐怖组织,在10年当中,都有了很多的变化。

2001年9月11号恐怖分子劫持飞机对美国发动大规模袭击之际,麦克·海登(Michael Hayden)当时正坐在他的办公室,他那时候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主任。美国国家安全局是负责电讯情报工作的,包括监听任务等等。9/11事件发生之后,当天早上,麦克·海登接到了当时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尼特(George Tenet)打来的电话。

*马上猜到是基地组织干的*

海登回忆说:“当年的中情局局长特尼特说:‘麦克,你手上现在掌握着什么?’我回答说:‘乔治,他们现在正在庆祝呢。’我们可以听到基地组织在世界各地各个环节之间互相发送的贺电。我说,乔治,我不能肯定,但是,很清楚,是谁干的。我们都意识到,是基地组织干的。”

如果情报部门马上就意识到谁是9/11的罪魁祸首的话,为什么没有防患于未然、或者事先发出警告呢?这个问题,是9/11事件发生之后,美国情报部门一直无法摆脱的问题。批评人士称事先没有估计到9/11事件是自从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没有被发现以来,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情报失误。 海登后来接替特尼特,出任中情局局长。他认为,没有预料到9/11事件,是“想象力的缺失”。

*想象力的缺失*

海登说:“从基地组织在9/11之前的行为轨迹来看,他们一直是在袭击美国在海外的利益和关切,比如位于也门附近的海军战舰,我们在非洲东部的使馆等等。所以说,虽然我们知道我们身处危险之中,却没有想到敌人会恶到什么程度,没有想象到他们会对美国本土发动如此大规模的袭击。”

美国政府后来设置的9/11特别委员会,对情报部门的失误,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各个情报部门都掌握一部分信息,但是没有在正体上把所有这些信息综合起来。

美国国会后来根据9/11特别委员会的推荐,在2004年设置了一个部长级职位,专门负责所有情报部门的协调工作,这个职位就是“国家情报主任”(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情报和信息量难以应付*

从2009年到2010年五月,这个职位是由丹尼斯·布莱尔来做的。在他看来,问题不是各部门之间信息分享得不够,问题是信息量太大了,难以应付。布莱尔说:“我们做了非常仔细的调查,发现信息分享不是个问题。事实上,问题主要出在信息量太大了,以至于人手和机器加起来,都很难处理那么多的情报,很难去芴存精。”

布莱尔是一位退役的海军上将。他说,从那以来,信息分享方面确实有改善,但是国家情报主任工作中仍然有阻力,一些情报部门还是不那么情愿分享手上掌握的资料。

*本位主义还存在*

布莱尔说:“情报界的具体那些机构,包括国防部在内,所有机构都是一样,大家都以为,‘我这方面做这个就够了,需要的时候,会跟其他机构协调的,但是日常的运作,我不需要这个部门在我头上指手划脚’。但是事实上,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确实是需要有一个总体上的规划部门,决定人力和物力资源的分配,并且迫使各部门之间互通信息。”

另一方面,美国国会设置了国家反恐中心,请来自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和其他情报部门的代表聚在一起,互通信息。

*情报多总比情报少要好*

迈克尔·莱特(Michael Leiter)2007年到今年五月间,一直是国家反恐中心的负责人。他说,9/11过后的10年内,仍然还有情报和信息量过多的情况,但是他说,这总比情报以及信息太少要好。

迈克尔·莱特说:“你在反恐的前线,不会知道对于后方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所以说,需要所有的信息都综合进来。需要分析的工具,因为最终,你不知道哪一点信息对于解开疑点来说,是最关键的。”

*从中央到地方*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过去这十年里,从各方面给予基地组织的压力,包括今年5月本拉登被除掉,已经迫使基地组织快要被完全消灭掉了。全国反恐中心前主任莱特说,尽管位于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总部目前的处境已经比较艰难了,但是,一些分部仍然很猖狂。

莱特说:“像阿拉伯半岛上的基地组织,和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青年党 (al-Shabab)、以及受到基地‘启发’、位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一些恐怖组织或者是个人,这些如今都还构成决不是虚假的威胁。所以在我看来,我们应该为已经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但是还有很多基地组织的因素在那里,要给予足够的关注。”

*以小规模恐怖袭击为主*

前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布莱尔说,美国如今面临的威胁,大多来自小规模的阴谋策划,比如像2009年在胡德堡发生的枪击案,去年策划在纽约时代广场进行的未遂爆炸案等等。

布莱尔说:“我认为,如果再有像9/11那种多团队、经过协调的袭击事件发生,我们现在应该能够事先发觉。但是,现在面临的威胁是小规模的、一两个人发动的破坏性袭击,而这些小规模的袭击的破坏性还是很大的。不过其规模终究不像9/11那样。可以说,我们现在处在更加安全的一种环境里。”

前美国国家反恐中心的负责人莱特说,尽管反恐官员在9/11以后粉碎了不只一起恐怖袭击阴谋,但是,不能够百分之百地打保票。

*反恐为长期斗争*

莱特说:“在我所在的反恐界,大家工作都非常努力,每一天都是如此,在世界各地,一年365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但是,不管我们做得多么好,工作多么努力,如何互通信息,如何改善我们的信息科技、如何提高在文化和语言上的专长,还是会有疏忽和漏洞的。”

9/11事件过去十年了,具体的战术和人员方面可能有了一些变化,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情报界人士还是在“摸黑作业”,继续和伊斯兰极端分子做斗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