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维权律师指控中国政府实施酷刑拘禁


维权律师李天天

维权律师李天天

有消息说,中国今年被当局拘留或监视居住的维权律师很多都遭到了酷刑,这包括殴打、不让睡觉、昼夜审讯和逼供等。人权组织抱怨说,当局对待维权律师的手法今年要比以往严酷。

总部设在香港的维权网近日对英国卫报表示,很多遭受酷刑的维权律师都是在“茉莉花”行动后被中国当局监禁、短期拘留或监视居住的。

维权律师唐荆陵

维权律师唐荆陵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被当局监视居住五个多月中,审讯人员分三批对他进行昼夜不间断的审讯,不让他睡觉、休息,直到他浑身发抖、手脚麻木才让他睡上一会儿;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被拘留期间,当局对他进行长达五天的审讯,不让睡觉,导致他最后完全崩溃;

当局还用精神摧残等手段强迫维权律师就范。北京维权律师金光鸿被关进精神病院,连续几天被殴打,并被绑在床上,管理人员对他强制注射不明药物,让他的记忆力受到损害;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被当局软禁三个月中被逼到几乎发疯。

李天天说,国保警察不但剥夺了她的公民权利,还对她这个女性律师施以拳脚,让她多次处于崩溃的边缘。她说:“我关进去当然有权请律师,可是他说:‘我们请示上级了,不能请律师。你自己就是律师,请啥律师?’而且他们做的所有调查笔录,审讯人是谁,记录人是谁的那一栏应该填全了再让我签字,他们就是不填。我说:‘你为啥不填?’他说:‘我们的制度就是不填,我们有规定就是不填。’我说:‘你不填我就不签字。’这是基本的常识,更何况我是律师。他说:‘你不配合,是不是?’上来就抓住我的头发打。”

维权网的王松莲(Wang Songlian)对英国卫报说,“茉莉花”行动后失踪一段时间的权益人士几乎全都遭到某种形式的酷刑、虐待和逼供,并被强迫大声朗读签过字的悔过书。被释放前,大部分还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保证不在互联网上发表政治文章、不同外国人接触等。

王松莲认为,当局对待维权律师的手法今年要比以往严酷。她说:“人们真正感受到了恐惧。这就是他们不愿说出来的原因。”

刘士辉律师被释放后推文说,“我意识到说出真相就会有危险。”

李天天在一个博客网站上感慨地说:“我打赌将来还有人像我一样会越来越沉默。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不少过去在互联网上结识的朋友现在都消失了。”

李天天这个帖子后来也被网站摘除。

XS
SM
MD
LG